關於部落格
靜觀明原
  • 339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甄選入學指定面試拼輸贏

    大學甄選入學第二階段指定項目甄試,各大學校系於四月一日至廿四日的周五、六、日已陸續舉行完畢,在指定項目中除了審查資料及測驗外,還有一項高中生較為陌生的面試項目。雖然面試的時間不長,但各校為協助同學順利通過面試考取理想中的校系,早在三月初即展開各項輔導工作,這場面試可能是許多同學生涯中的第一次面試,但卻不會是最後一次,因為日後不論繼續升學或就業,都還將有一連串的面試關口等著他們去挑戰。

 

憑一張嘴上大學

 

入學面試項目在八十三年第一屆推薦甄選時就已開始採用,雖然當時參加的校系不多,但大部分校系都有面試的機制。或許就因為是甄選入學,應不同於聯考單純憑藉考試成績的入學方式,因此在考試成績之外加上面試的選才機制,以便透過面試的方式得到考試測驗不出來的能力,其中包括學生的人格特質、態度、表達能力以及對人、事的熱忱等等。另一方面也是參考國外的考試制度,以美國行之多年的申請入學方式而言,同樣是要審查在校成績和參加面試。

 

過去大學聯考一試定終生的僵化制度,除了讓人認同考試成績的公平性外,似乎無法讓有才能卻不擅於考試的學生得到良好的入學管道,但現在所施行的多元入學方案,正好能以面試的機制彌補考試的不足。

 

現今多元入學方案逐漸形成一種現象,甄選入學方式是學校選擇校系需要的學生;而指定考試入學方式則是學生選擇自己想就讀的校系,所以甄選入學時學校會利用指定項目來了解考生是否為學校需要的學生,內容包括學業以外的各種表現,各校指定項目的比重會依實際需求各有不同,有些只要學生送審查資料,多數還需要經過面試,小部分外加筆試或上台示範、及時搶答等等。

 

正因為選才的需求,各校指定項目考試也就不盡相同。雖然學科能力測驗成績佔有一定的比例,但同樣是各校系大不相同,一般是學測成績與指定項目成績五比五最為常見,不過也有學測僅佔百分之廿的情形。由於約有百分之八十五的校系採用面試,因此,口語表達良好、臨場反應佳的同學,想考上自己中意的校系機率便大幅增加同時,學校也能錄取到適合校系的學生。

 

但是,如台大、清大、交大、成大等理工學院就有許多系是不採取面試,而直接以審查資料或筆試作為錄取的方式。這些校系雖以學測成績倍率篩選出符合要求的學生,卻由於多數報考學生具有七十四、五級分的實力,因此在指定項目上,便採取加考專業科目的方式來決定錄取與否,其他如義守大學、立德管理學院及稻江科技暨管理學院等,也都是較不採用面試的院校。

 

學校要不要面試其實沒有一定的準則,有些學測分數標準高的學校會將學測成績佔的比例壓低,有些指定項目測驗仍舊採取筆試,完全是校系自行決定。屏東女中輔導室主任姚秀瑛表示,採用面試的目的具有了解學生人格特質及驗證審查資料的作用,性質上與求職面試相當的類似。

 

練就一口廣長舌

 

考試制度多元的演變,造就面試成為甄選入學的關鍵項目之一,各高級中學為協助同學順利考取學校,無不使出渾身解數加強學生的面試能力,通常學校採取的輔導內容有:形象儀態、甄選資料寶鑒、考古題庫、模擬面試、個別輔導等等。

 

當學生申請甄選入學通過第一階段的學力測驗考試,屏東女中即針對將參加第二階段指定項目測驗的學生召開說明會,目的是讓學生重新檢視目前已作的準備;接著是依不同學群分配專業的老師進行輔導;然後辦理模擬面試,讓學生有機會實際體驗面試過程,並就面試當天的服裝儀容、台風表達給予修正的意見;除了大團體的輔導方式,並搭配學生需求提供個別輔導。姚秀瑛表示,有些同學從一開始不知道要如何介紹自己,慢慢修正到能非常完整得體的介紹自己,那完全是靠不斷反覆的練習,許多學長後來返校分享經驗時都表示,面試過程是高中三年所有學習課程中印象最深刻的經驗。

 

屏東女中在教學上強調作中學的教育方式,平時即鼓勵學生收集學習作品,以備將來作為審查資料的素材,教務主任黃再鴻表示,學生從一年級開始即由國文老師指導如何撰寫個人自傳或報告,藝能科就指導如何收集資料,電腦課就教導學生如何把資料美化做成電腦簡報檔,英文老師就指導把內容翻成英文版本…,有計劃性的把學習經驗累積起來。另外,輔導室在高一時會協助學生進行性向探索,並對學生灌輸除了有興趣,同時也要有能力的觀念,到了高三則實施大學校系探索,藉由性向測驗的具體數據,讓學生知道自己的興趣方向,與有沒有那方面的能力。

 

面試的基本評分標準在於個人表達能力,姚秀瑛說:「如果表達能力不是那麼好的人,要透過這個管道進入適合的校系的確是有困難,但是還可以經由指定考試進入想進入的校系;另一個部分在技術上,學生可能有那樣的能力,但因為焦慮、緊張造成失常的表現,那個部分是可以透過訓練提升,因此學校就不停的給予模擬演練,演練的過程學生大概能清楚面試時會發生什麼狀況,並知道回答問題的技巧及重點所在,包括教授可能考的題目及歷屆考古題,學校也就是提供面試同學臨場的經驗法則。」

 

屏東高中輔導室主任周立甄表示,屏中已連續四年聘請國立高雄餐旅學院李昀老師擔任學生形象顧問,負責指導學生穿著打扮及舉手頭足應注意的儀態表現;其次,學校替同學印製了指定項目備忘錄,收集歷屆考古題供同學參考,並詳列必備基本題型,指點同學做好充足的基礎準備;再者,舉行兩場聯合模擬面試,依文史、理工、農醫、商管等不同學院,分組進行模擬面試;另外,學校並安排個別輔導,由經驗豐富的教師與輔導室職員組成責任歸屬編制,讓需要的同學有個別諮商、釋疑的管道。周立甄說:「學校對這些已經一隻腳踏進去,只要再加把勁,第二隻腳也進去就是大學生的同學,學校是比較寬容的讓學生請公假,接受老師的個別輔導,但有些學生害怕或擔心投入太多,萬一又沒考上,反而這段時間功課荒廢兩頭空划不來,其實是有點像賭注,所以有些同學會選擇規規矩矩的上課,學校安排的輔導便不太參與,基本上學校有輔導的機制,但也尊重學生的個人意願。」

 

精采說自己

 

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面試時想要有完美的演出,必須靠平時反覆的模擬練習。因此,學校除了邀請專業人士到校舉行如何準備面試的講座,同時積極辦理模擬面試增加學生的臨場經驗。模擬面試通常是以不同校系區分組別,有些學校會自校外延聘大學院校教授或專業人士擔任模擬面試委員,有些則由學校老師臨時客串。以屏東女中為例,辦理模擬面試除共同科目由學校老師擔任外,學校方面亦邀請到各院校的專業教授前來支援,例如醫學系就請大學任教的專業醫生;傳播科系就找大眾傳播學院的教授;食品營養就找高雄餐旅學院幫忙,黃再鴻感激的表示,各大學院校教授都很樂意的提供協助,使學校模擬面試辦理得十分逼真、順利。

 

學校模擬面試每組約有三至四位老師擔任面試委員,過程完全參照實際面試情境,學校更要求學生穿著正式面試當天的服裝參加,好讓模擬面試更具臨場感。模擬的問題也多參考歷屆面試考題,面試委員除了基本題型如自我介紹、為何選讀該科系或高中階段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之外,也會以學生個人背景大作文章,如以個人興趣、活動表現、生活環境等為題材的時事問題,每位面試學生回答的題目經常是因人而異、各個不同,面試委員出題靈活度非常的大。此外,模擬面試委員所提的問題,往往與真正面試題目有很高的相似性命中率,一般而言,參加過模擬面試的學生都有很真實的面試感受

 

學校煞費苦心安排模擬面試,事前準備工作當然不可少,通常學校透過參加面試的學長收集歷屆試題,並彙集成題庫供同學準備與練習。周立甄表示,屏東高中自八十四到九十一年,每年都出版一本指定項目試題彙編,九十二年開始就刊登在學校輔導室的網頁上面,同學們可以上網自行查閱。屏東女中黃再鴻則表示,除了刊登在學校網頁,屏女考慮南部地區家庭寬頻上網尚未完全普及,因此更貼心的將面試相關資料製作成光碟,好讓同學不上網也能獲得面試所需的準備資訊。

 

學校、同學大費周章的辦理和參與模擬面試到底能產生多少效果,周立甄說:「最大的效果有兩個:一個是讓學生有臨場感;另外一個效果就是讓學生大概知道會被問到什麼題目。」因為學生都是從作中學,雖然準備面試的方法聽了許多,老師也耳提面命該準備的事項,但獨自練習與實際表達出來還是不一樣,有模擬演練的機會,才能讓學生清楚知道自己的缺點所在。

 

姚秀瑛認為經過模擬面試,學生可以增進自我的認識,了解自己表達上的優、缺點,並在經過專業的老師指導後,知道下次該如何去修正;另外,對選讀校系也有較清晰的概念,即便這次甄選沒有上榜,對所選校系的課程內容,亦作了深度的探討;同時,也讓同學印證所有成功都必須付出代價,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唯有積極主動才有機會進入理想的學府,若是消極被動等著別人提供資料,去到面試考場還是一片茫然。

 

結果說說就好

 

養兵千日,用在一時。學生同時要面對甄選入學第二階段的面試,還要準備參加指定考試入學,對於投入多少時間準備面試,確實是件左右為難的抉擇。周立甄根據經驗表示,通常在第二階段積極投入的學生,結果通過甄選的機率都很高。但是,全心投入準備也還是會有變數,因此站在輔導的角度,她常會提早告訴學生,萬一這段時間花了很大的精力及時間去經營,最後卻一場空未能順利通過甄選,那時候也不要覺得洩氣,因為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參加面試的同學也獲得了許多不一樣的經驗,那是其他未參加面試同學所沒有的經驗,在人生過程中也是難能可貴。

 

參加面試的學生總是一顆心七上八下,不安的情緒反應出內心害怕與恐懼,卻還得擔心指考的準備功課,凡參加各種考試都是件「個個有信心,人人沒把握」的事。因此,學生決定參加甄選入學的時候,學校通常都會先給予心理建設,分析甄選入學的好處與缺點,讓學生了解有競爭就有落榜的可能,所謂凡事盡其在我,只要學生盡全力的準備,如果自己準備的部分順利獲得面試教授青睞,那固然可喜,若不幸成為榜外遺珠,也不需壓抑情緒,而是要把它發洩出來,並在兩三天的時間裡很快的調整情緒回復平靜,以準備應付下一場指定考試的挑戰。

 

擔任多年輔導工作的周立甄認為,其實甄試的結果如何應該都還好,從四月中旬到廿九日各學校就會陸續放榜,若要準備指定考試入學也還有兩個月的時間,倒是這段時間老師與家長扮演的角色相形重要,學校老師一定是鼓勵學生繼續加油,家長則千萬不要給孩子責備或增加壓力,只要提供良好的讀書環境,未來參加指定考試還是大有可為。

 

黃再鴻建議學生不要因為準備參加第二階段的面試,就輕易將學校課業荒廢,畢竟有人上榜,就有人落榜,同學應兩者兼顧,總之七月份還有一次指定考試的機會。他呼籲同學說:「人一輩子會遇到無數次的挫折,這次沒成功就當成是學習挫折容忍力的機會,學業上繼續維持正常的作息及精神狀態,蓄勢待發準備七月的指考。」

 

辯才無礙的意義

 

通常選擇甄選入學的學生會認為這個升學管道對自己是較有利的,比如個人有某方面的特殊才能;或是自己的表達能力較為突出;過去社團活動非常活躍;審查資料比人豐富等等,面試對他們的意義可能是拿手的項目,因此才會選擇甄選入學的方式。周立甄從多元入學的角度說:「我們發現比較活潑的小孩,甄選入學比較容易上榜,這就是說不同的人,適合進入不同的門,讓口語表達能力比較好,書寫能力比較差的同學,他有機會透過這個管道上大學。」

 

事實上在社會中能做事的人,未必是過去學生時代會考試的人。因此,對具有口語表達能力的學生,當他們可以透過這個管道上大學,面試即具備了自我肯定的意義;其次,對原本羞於表達但參加面試的同學而言,過程中也許令人非常的緊張、害怕,但卻是一次難得的成長學習機會。黃再鴻提醒同學說:「面試的準備不要認為只是針對大學入學,以後出社會到職場也是一樣,自傳就像履歷表,怎麼講、怎麼做都是一種自我表現的方法,收集資料則是寫企劃時的組織能力,這其實是我們日後必備的基本能力。」即使不是為了大學入學考試,面試對於學生基本能力的提升,透過這次的洗禮之後,對日後升研究所或求職都有很大的幫助。

 

所謂凡走過必留下痕跡,既然選擇甄選入學,不論是否上榜,對所有參加指定項目面試的同學,都有特殊的意義與價值。姚秀瑛很肯定的說:「不管成功與否,我們如何有自信的介紹自己、成功的推銷自己,如果覺得自己已經盡了力,那麼這個過程就是非常有意義的了。」

 

身懷口技闖江湖

 

一般甄選入學的學生不論在學習或公共參與上都比較主動,而甄選入學指定項目的評分標準涵蓋範圍廣泛,審查資料除了德、智、體、群、美的優異成績,也包含學生社會參與的程度、學校社團的表現、個人人格特質…等等,尤其面試項目首重臨場感,如果表達得不夠流暢、答非所問或是膽怯支吾其詞,相對的面試就無法拿到好成績。因此,活躍、不怕生、敢在陌生人面前秀出自己的學生,就比較有獲得高分的機會。

 

既然主動積極的態度能有較好的成績表現,學生當然得加強這方面的能力,因此參加甄試講座、模擬面試或個別輔導絕對是不可少的準備功夫。學生從對面試毫無經驗,到對面試的準備胸有成竹,確實能夠學到許多豐富有用的知識與技能,其中有個人禮儀、正式場合的穿著打扮、說話的表達技巧、不可多得的臨場反應訓練及養成平時關心專業科目訊息的習慣,這對學生未來在升學與就業都會產生深遠的影響。

 

也許,首次面試無法讓學生成功的進入大學之門,但日後再度遇上需要面試的場合,學生要如何準備面試資料、建立良好形象或強化個人自信心,必定不再陌生。周立甄認為,面試的準備過程,學生能學習到組織架構能力,及如何把觀念有條理的運用口語方式表達出來,這是我們學校教育比較缺乏的部分;其次,提前涉獵大學領域的學習內容,學生可以從接觸當中,進一步評估自己對所選科系的喜好程度;最後,對訓練個人膽識及自信心的建立,都是一次很好的機會。

 

表達能力對人與人溝通的品質佔有極大的影響,學生大學或研究所入學需要面試,未來工作進入職場也需要面試,林林總總的場合都有面試的機會,若希望讓人能留下深刻的印象,平時不說的準備工作,才是真正讓人在面試時大放異彩的關鍵因素。輔導學生參加甄選面試的老師們建議,平時同學們要注意個人不良的習慣與動作,一旦發覺就必須及早改正過來;習慣性的口頭禪、語病也要盡量避免;講話時或許不必字正腔圓,但一定要鏗鏘有力讓人聽得清楚;回答時充滿自信,但決不吹噓、浮誇;帶有情緒與肢體語言的表達,更容易精準的呈現談話內容;另外,真心、真誠的表達,才是讓人願意相信的要素。

 

一次成功的面試非一朝一夕可以準備完成,外在的儀態或許可以短期內塑造出來,但肚子裡的基本能力仍要靠個人平時長期的累積,機會總是留給做好準備的人,在說與不說之間,是不是已經做好準備?無疑是行家一出「口」,便知有沒有,面試的成績如何,自然一切盡在不言中。(原文刊登於「百世教育雜誌」164期2005年5月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