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靜觀明原
  • 339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俗擱有力就是本土「話」?

話多不如話少,話少不如話好。現在的社會現象是話多,但卻不見得能把意思表達清楚,個個說起話來俗擱有力,似乎深怕他人聽不見,多數人平時說話不但沒有修飾,有時更是充滿暴戾之氣,讓人不忍耳聞。粗俗的談話內容突顯說話者腹中無物,要不就是缺乏待人處世的修養,顢頇的人反正橫說、直說都是有理,只要敢說出口的話,也不管別人聽話的感受。並且,大眾對不當用語向來抱持高度的包容態度,以致國人不分士農工商,還是芋頭番薯,都練就了一口流利的粗言惡語。

上流社會下流話

八點檔連續劇中,扮演連珠炮式咒罵的上流社會角色讓人印象深刻,這台上演的正是台下人生百態,現實生活中確實有許多重表相不重個人涵養的情形,說話有禮得體在今日似乎成為一件稀有的事,這年頭想聽好話,還得找對人說話。

開口說話很簡單,要說受歡迎的好話卻不容易,因為說話不僅是傳達訊息,更呈現一個人的道德素養,前台南啟智、啟聰學校鄭武俊校長表示,道德素養一般可分為「心德」、「身德」、「口德」三種。「心德」指的是悲天憫人的思想觀念;「身德」是個人所作所為的外在表現;「口德」則泛指一切說話的表現。通常「心德」與「身德」經過一段時間的相處才能體會,「口德」卻是只要一開口就馬上察覺得到。

國內政治人物經常說一些汙衊對手的話,對於這種居上位或指標性公眾人物語言惡質化現象,鄭武俊說了一句讓人受用無窮的話:「口才好不如口德好。」社會上許多人口才一流,但是口德缺無,事實上口德比口才更為重要。一句足以讓人聽了激動暴跳如雷的話,如果可以忍著不說,那就是有口德的表現,鄭武俊進一步說:「德是本、才是末,能才德兼修最好,是謂有德有才是聖人,有德無才是賢人,無德有才是小人,無德無才是傭人。」我們的社會亂象不斷,許多紛擾皆出於人的三寸不爛之舌,想知道是誰在搬弄是非,從個人口德修養,便可以很簡單的判斷出,在上流社會人士當中哪些是聖人、賢人,哪些是小人、庸才。

有感於人際溝通品質的低落,前嘉義大學副校長,現任吳鳳技術學院余玉照教授,早在民國七十七年即創立中華民國演說藝術學會,就是希望藉由團體的力量,推廣說好話等有意義的活動,這幾年不論他個人或協會皆以發揚口德為努力重點,目的就是要提升溝通品質,讓說話變得有品味,讓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越來越和諧圓融,他懇切的呼籲表示,透過媒體報導,政壇上很多溝通遣詞低劣的惡例,實在需要大家一起來設法改善。

競選期間許多候選人不重口德,不入流的口號漫天價響,惡劣的競選文化不斷污染善良風氣,余玉照認為,溝通品質低下表面上只影響社會生活的一端,如果把其負面影響擴大思考,那將影響我們生活的環節,例如夫妻吵架、親子不睦,都是家庭溝通出了問題;政黨惡鬥,很多是肇因於說話時態度不對、語言不對,以致造成惡質口水戰每天上演;政府與人民也是一樣,政府官員不當的發言,可能引發民眾示威抗議;就算是學校老師也要注意,如果對學生任意責罵或用詞不當,師生之間因此結怨,最後引發學生挾怨報復;企業內上司與下屬平常就言詞交鋒,檯面下一定是明爭暗鬥。

國內措辭不當的情況導致社會不安,於國際外交場合說話凸槌更會引起軒然大波,外交官應是最善於辭令的專業人員,如果對外用詞失當,很可能因此影響兩國關係,可見說話留「德」的重要。余玉照以「說話十要十勿準則」提供大眾審視「好話」與「壞話」的利害差別:一、要以口修行,勿造謠誹謗;二、要管好情緒,勿濫發脾氣;三、要樂於讚勉,勿吹毛求疵;四、要就事論事,勿攻擊人身;五、要合理論斷,勿以偏概全;六、要尊重異見,勿剛愎自用;七、要寬容體諒,勿撕破面子;八、要慎思謹言,勿胡言亂語;九、要幽默自然,勿出言施暴;十、要將心比心,勿自大自私。

俗諺說:「魚吃溪水,人吃嘴水。」意思是說:魚賴水而生,人則靠嘴巴甜,得以愉快與人溝通。具有良好的口德,常能博得眾人的好感,外在的表象或許是吸引人的第一印象,能不能持續成為受歡迎的人,則端看個人說的話,是否獲得肯定及引起對方的共鳴。

出口成「髒」的相罵國

溝通的目的是要讓對方了解自己的想法,可是偏見往往使人吝於讚美,尤其是指標性人物,他們的言行具有一定的社會影響力,所說的話舉足輕重,因此常成為媒體競相報導的焦點,不同於市井小民,即使是走上街頭陳情吶喊,也如狗吠火車般無人理睬,因此公眾人物的發言必須格外的慎重。

然而,我們具備反省思考的能力嗎?台灣社會上下充斥著相互推委與指責,你我都見慣了一隻手指向著別人罵,四隻手指向著罵自己的情形,彷彿我們是一個相罵之國。鄭武俊認為,「各自責,則天清地寧;各相責,則天翻地覆。」社會如此混亂就是因為一昧的互相要求、互相指責,其問題在於對他人不夠了解,並且個人缺乏反省,只會反彈,也不肯學習從同理心的角度去思考問題。

我們開口批評別人不好的時候,其實是因為自己存有不好的念頭,蘇東坡與佛印和尚的故事說明善惡就在你我心中。蘇東坡問佛印看他現在像什麼?佛印認為蘇東坡像一尊佛,佛印反問東坡同樣的問題,蘇東坡認為佛印像一坨大便!結果東坡回家告訴蘇小妹,蘇小妹一語道破佛印心中有佛,反倒是東坡大哥心中裝的是什麼啊?

大家惡言惡語恣意說出口的時候,心中呈現什麼醜陋的面貌實在值得好好省思。鄭武俊舉了個故事:「有一個人批評公司虧待他而想要離職,朋友勸他深入了解公司運作後再請辭不晚,於是他全力以赴了解公司運作,在積極投入工作的過程中逐漸受到公司重用,一年後朋友問他離職了嗎?他說升官又發財離不了膱,而朋友早就料到會有這樣的結果,過去他不肯了解、也不努力學習,現在知道反省,當然受到公司的器重!」當我們身旁抱怨聲四起時,是否正反映了我們缺乏反省、缺乏學習、缺乏同理他人的能力?

曾幾何時,台灣從禮儀之邦淪落成為相罵之國,然而說話就是個人品德修養的展現,要改善這個不良社會風氣,必須從建立口德觀念做起。余玉照認為,口德觀念「應該」與每個人的生活哲學、價值觀息息相關,因此,我們要把說好話當成人生追求的目標來看待。可是,有些人就是缺乏這樣的價值觀,只論誰的聲音大,誰的語言粗暴,那就能佔上風,社會上變成耍狠的人得逞,斯文儒雅的人反而吃大虧。這個現象說明我們的人文素養還要再加強,否則強調彼此尊重、時時存好心、開口說好話,都將會是緣木求魚。

正確的人文素養須從小培養,而當前青少年常把髒話、粗話掛在嘴邊,因此如何與人溝通,應成為教育環節中的重要課題。針對人文素養,余玉照提出十個字作為一般的判準,他說:「德、禮、誠、雅、美、思、學、格、趣、新,這十把量尺可運用在言行上,反過來可以衡量我們人文素養的高低。」當大眾具備良好的人文素養,說話時就會設身處地的替對方著想,有同理心的人說話自然得體,否則就淪為粗俗。另外,具有口德的人,也一定是高EQ,展現高度情緒控制能力的人。

語言暴力份子

說話的素養可以簡單區分為「觀照」與「關照」兩個層面,「觀照」是用來對己,要常常檢視自己說話得不得體;「關照」則是對人,覺察他人聽了話後的感受如何,是用來照顧別人的。如今的情形恰好相反,往往自己「關照」得很好,對別人卻是瞪大了眼睛「觀照」,所以形成對他人不斷叫罵,對自己不知檢討的情形,粗心的人無形中說了許多傷人的話而不自知,語言儼然成了行使暴力的隨身武器。

眾多粗俗用語中,有些人認為那是本土的鄉俚語或口頭禪,但那些不雅的用語就是本土的鄉俚用語嗎?鄭武俊表示,本土絕對不是等於粗俗,本土應是指純真未受污染,重視本土固然有助於保有原來的特色,但太強調本土也會少掉一些國際觀,因而忽略更高層次的視野。

反觀,國內政治人物經常在國會殿堂以三字經相互叫囂,不論是台語版或是國語版,罵起對手真是語出驚人,各個口齒伶俐決少NG,只是這般駭人聽聞的言行,足以教壞全國上下的大人、小孩。尤其是政府官員說了不該說的話,除了不願承認已對社會造成負面教育,卻還要強說是本土話的表達沒有不妥之處,最後演變成更為激烈的口水大戰,真是令純真、樸實、敦厚的本土話大大的蒙羞。

講話的目的是為了溝通,如何界定表達的內容具有本土精神又能達到溝通的效果,先決條件必須是雙方都有相同的認知或生活經驗,否則很可能造成表錯情、會錯意的狀況,對談話的一方是極不禮貌的行為。鄭武俊說:「講話一定要讓人聽得懂,比如兩個閩南人,另有一個是聽不懂閩南話的客家人,兩個閩南人一直用閩南話交談,對那位客家人就是很不尊重的行為。」但是,我們發現許多民代刻意用某種特定的語言進行議會質詢,這種語言上的不尊重,其實是另一種形式的暴力表現,台灣號稱是民主進步的國家,但我們的民主素養卻如此低能,對於「尊重」二字,可說是完全的無知。

不論用本土還是非本土的語言交談,話中引用的諺語必須雙方都能理解其意,如果說出來的話會令對方感到憤怒,表示那句話是非常的不得體,國外就曾有留學生誤用俚語而遭槍殺的案例,避免禍從口出,說話前不能不考量聽話對方的感受。為了不讓自己成為語言暴力的受害者,怎麼聽對方說的話與說話一樣重要,聽話的人應先確認說話者的意圖,即使對方有意為難或貶損,皆可一笑置之相應不理,對於許多曖昧不明的玩笑話,也可免於小題大作、表錯情,反而造成更大的口角風波。所以,提升溝通品質,談話的雙方除了要有好的人文素養,還要具備高度的EQ。

口下留德  為耳朵請命

社會上粗言粗語充斥,對聽話的耳朵無疑是殘忍的酷刑,有些人說起話生冷不忌,不管在場的是男人、女人、老人或小孩,都可以旁若無人的高談闊論;也有人習慣批上罵下,似乎全世界的人都對不起他一樣,專家強調講話時首先要考量到對方的感受,即使親密如夫妻,也不能隨便開不堪入耳的玩笑,否則對方不認為是句玩笑話,不僅是玩笑開不成,甚至連親家都會變冤家。

鄭武俊在其「說話的藝術」書中提到說話最忌諱以下幾點:一、嘲笑(譏諷);二、否定;三、威脅;四、命令;五、自炫(自我吹噓、自吹自擂);六、打岔(插嘴);七、喋喋不休;八、責備侮辱;九、隱、躁、瞽;十、失人、失言;十一、反教育。平時說話不經思考,一開口就損人,揭人瘡疤,挖人隱私,正是「口開神氣散,舌動是非生。」那倒不如不要開口說話,還比較讓人愉快一些。

說話看似簡單,說出讓眾人都覺得舒服的話卻不容易。有一則笑話,一位好客的東道主熱情宴請賓客,只因三句話就將難得的稀客全部氣走,第一句話是「該來的怎麼不來?」話聽在已經到場的賓客耳裡,真是尷尬萬分,難不成我們這些不該來的,怎麼都來了?心理不舒服的客人於是提早離開。第二句話是「怎麼不該走的都走了!」留下來的客人臉色一陣青綠,因此又走了一批人。最後一句話是「我又不是說您們!」這下子,僅存的客人即使有再好的交情,也受不了連續三句尖酸刻薄的逐客令,結果可想而知。

說對話真是不容易,但也不是一件完全無法學習的事,溝通能力從小就要培養,家庭教育應多留一點讓孩子表達意見的空間,父母可透過家庭會議鼓勵孩子多表達,藉由引導的方式教導小孩適當的發表意見,不論孩子的想法正確與否,除非是錯誤的價值觀念,否則只要不傷大雅,理應受到合理的尊重,過程中父母也需學習放下權威與身段,進一步認同孩子和善、建設性的意見。學校教育亦可培養孩子練習修辭的技巧,讓話說得具有條理,並言之有物;中、高等教育則可養成良好的溝通EQ,讓說話成為大方、自然而得體的表達。

如何說話以達到良好的溝通效果,余玉照建議可以在春節期間推行「好話節」活動。平時媒體報導的內容以負面新聞居多,如大眾利用過年期間多說好話,並藉由各種活動鼓勵大家說好話,經由媒體的廣泛報導後,當可達到寓教於樂的效果,發揮帶動社會說好話風氣,改善目前粗言惡語的歪風。

幽自己一默

有人說了半輩子的話,都未必能把話說好。說話其實是一門有趣的藝術,只要說話的方法正確,除溝通上可收事半功倍之效,甚至還能增添說話的樂趣,幽默大師林語堂將「humor」翻譯成「幽默」二字,其一生用無數風趣睿智的話語豐富溝通的內容,有卅幾年演講經驗的鄭武俊表示,真正的幽默是一種自性的啟發,不是肉麻,也不是有趣,幽默與智慧具有高度的正相關,因此,智慧高的人才有幽默感。

幽默是最高段的說話藝術,每個人都需要一些幽默感來潤滑溝通的過程,即使說不出幽默的話,起碼要有感受幽默的能力,一句幽默的話,足以讓我們的身心靈都笑起來。相反的,使用嘲諷等負面的說法,總是令人產生不舒服的感覺,除非自己有能力轉念化解尷尬。鄭武俊說了個幽自己一默的故事,他說:「以前在台南啟智學校,當時我擔任校長,剛創辦時人力不足,割草的工友只有一個,那時我有一個能不能幫他忙的想法,於是扛著鋤草機幫忙割草,結果工人對我說:『你當校長,還在幹工友的工作,不會覺得太委曲?』我反過來對他說:『我幹工友的工作,還領校長的薪水,你看怎麼樣?』對方本來要把我激怒的,但是我沒有生氣,對方也無可奈何。」鄭武俊用四兩撥千金的話化解了一場不必要的尷尬,調侃自己的同時,也幽了對方一默。

優質的談話內容與技巧讓人欣悅誠服,幽默的話語使人回味再三,創辦中華民國演說藝術學會的余玉照說:「演說藝術有其基本技巧。首先,內容強調新鮮豐富,具有創意。其次,語言貼切有力,運用比喻、象徵等修辭技巧。第三,表達要生動自然,表情、聲調、肢體語言都很重要。四者,說話者要滿足聽眾需求,合乎知性、理性、感性三大要求,不浪費彼此時間。第五,善用時空條件。最後,要凸顯獨特風格,創立個人說話的品牌。」

基本上,說話的技巧可以由「多讀書」、「多思考」、「多歷練」、「多觀摩」、「多演練」這「五多法」來自我訓練,另外,還要養成獨立判斷的思考能力。說幽默風趣的話,其先決條件是說一個出人意表的答案,至於幽默感的培養,為避免傷害到他人,可從自我調侃開始,還有說話的場合也應注意,如正式場合、異性在場的場合、與現場聽眾相關的話題等等,都要特別考量,不可過於輕率,造成失言傷人。

「人若氣你你不氣,你若生氣中他計,不氣不氣不能氣,氣壞身體無人替。」說話的人要有素養,聽話的人也是一樣,銅板沒有兩個不會響,若我們不逞口舌之勇,不計較,多寬容,是非紛爭自然減少。本土話讓人感覺到情感上的親切,不過並不表示可以粗俗、污穢,說話者必須尊重他人聽的權利,話說出口前記得多留口德,才不會發生禍從口出的憾事。(原文刊登於「百世教育雜誌」161期2005年2月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