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靜觀明原
  • 339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粗話時代 誰來說好話?

 站在五光十色的街頭,來往行人一身華麗的裝扮,手上提的、身上背的盡是LV、GUCCI等名牌包包,面前呼嘯而過的雙B汽車則如過江之鯽。經濟奇蹟成就了台灣繁榮景象,使眾人擁有了光鮮的外表,但在金玉華服的表象下,卻往往口出令人難以消受的不當言詞,不是用詞不當,就是引喻失義,更有用語粗俗不堪者,硬把噁心當有趣,若交談雙方認知不同,在彼此各自解讀時,很可能因此造成不必要的誤會與衝突,乃至演變成惡言相向、橫禍上身。

 頂著一張醜陋的嘴臉

 因為一言不和而大打出手,或因一句不中聽的話而命喪黃泉,三不五時就登上新聞媒體的社會版,為何表面上我們經濟富裕了,人與人之間談話的修養竟愈來愈貧窮,似乎不逞口舌之快,心中就是有口怨氣無法紓解。這種外在講究高雅尊貴,內在不修邊幅的情形,顯然有極大的落差。

長庚技術學院何進財副教授認為,造成內外表裡不一有幾項的原因:首先,是現在社會變化快速,人際關係越來越疏離,傳統上溫馨的話語被忽略,加上生活緊張、工作壓力大,以及媒體不當的傳播,不斷的傳遞人非我是的訊息,在上下交相指責的聲浪中,形成人人有委屈、個個有怨氣的情形。

 其次,社會上典範指標型人物的言行,也造成口語表達內涵雅俗的影響,大人物對社會大眾具有風行草偃的示範作用,其言行經傳播媒體大量的散佈,如果沒有謹言慎行,反而成為眾人有樣學樣的壞榜樣。

 另外,家庭結構的影響也是重要因素之一,現代以小家庭結構居多,加上孩子生得少,父母捨不得責罵,小孩若說了不適當的話,過去大家庭中有叔叔、伯伯、阿姨可發揮監督教導的功能,現在則缺乏這股制衡的力量。

 最後,社會一昧追求卓越,品格教育有意無意的被冷落,雖然品格教育政策不斷推陳出新,卻不見落實甚至兌現,久而久之讓學生與家長認為推行的運動形同口號一般。

 現代人追求成功與卓越的人越來越多,存好心、說好話的人相對越來越少,社會大眾當然期望教育能發揮端正社會風氣的功能,但是教育無法脫離經濟、社會、政治、文化等各方面的衝擊,曾任教育部訓育委員會常務委員的何進財說:「冀望學校、家庭、社會三環教育能充分發揮力量,說實在的壓力是有點大,以前單純從教育著力比較容易執行,現在則必需靠大眾一起來推動。」

 然而,媒體關注的焦點多為教改、升學等問題,鮮少碰觸教育基本面的實質問題,面對社會風氣的影響,學校單位強調學術卓越、企業單位講求企業菁英、政府單位力捧政治明星,整個大環境功利導向的結果,就出現看似衣冠楚楚,但一開口就可知說話素養不足的漏餡情形。

 是言教?還是身教?

 為何台灣人無法說出一口得體的好話,這與整體社會文化累積的修養有關。過去學校、家庭、社會三環一體的教育,由於受到經濟、政治、傳播…各方面的衝擊,一些原本羞於啟齒的粗話,如今大眾說出口是臉不紅、心不跳,變得如此的理所當然。

 例如有些話是傳統上父母教導我們不能講的,大人物輕易脫口而出後,還要硬拗說是長輩教導的「本土話」,真沒什麼道理的事,也硬說是有典故依據,儘管傳統社會中長輩會有一些不雅的口頭禪,然而長輩們總會告誡受過教育的孩子不可以跟著說,他們認為讀書人是知識份子,決不能口無遮攔的說那樣子的粗話。

 反觀現在的讀書人,似乎並不那麼在乎別人的眼光,只要自己說出來爽快,任何不堪入耳的話照說不誤,有些人還振振有詞的說,這就是「本土話」,由此可看出部分讀書人向下沉淪的情形,他們非但沒有把社會風氣向上提升,反倒是把典雅優美的台語話誤導、誤用了。

 去年底一則台灣高等法院的判例,一名黃姓男子不滿被罵三字經,控告葉姓男子妨害名譽,台灣高等法院審理後,對照當時對話的內容、語氣、連接的前後文句,認定這三個字是葉某的口頭禪,雖然不雅、失當,卻很難認定是用來罵人,因此判決葉某無罪。雖然,過去不乏有類似案件判定罪名成立,但如今此一無罪判例確定,恐怕將來有更多人,會無所忌憚的用三字經向人請安問好。

 從各種造成說話缺乏素養的現象來看,身為一個教育工作者,何進財表示大家應該要好好沉澱一下,回過頭思考教育的本質,其實是要教導我們基本的做人處世之道,他舉父親教導的兩句話說:「對父母不孝,拜神無效。兄弟若不合,廣交無可取。」意思是回歸家庭倫理對父母要孝順,否則光靠求神拜佛,也得不到諸神的庇祐;擴大來說是為人的基本要求有沒有做到,而不是做那些不切實際的表面功夫。

 「惡馬惡人騎,胭脂馬遇到關老爺。」上一輩的父母用這句話教導小孩要多忍讓,退一步可避免沾染是非,氣焰囂張的人不可能一直都橫行無阻,用不著太過與其計較,因此,少一句頂撞的話絕對能降低禍從口出的機會。從教育的觀點看,何進財認為教導孩子要由基本的禮貌、習慣做起,他說:「命好、運好,不如觀念好;不如態度好;不如習慣好,如果觀念正確、態度積極、行為與習慣正常,怎麼可能會招惹麻煩?小孩如從小要求,加上父母起示範作用,就能達到言教、身教與境教的效果。」

 言教、身教、境教對孩子的行為發展有重大影響,站在教育第一線的老師必須充滿高昂的熱情,有堅持才有品質,態度溫和的老師受喜愛,要求嚴格的老師則令人懷念,何進財自掏腰包購買週記本,並不惜花五、六個鐘頭的時間批改,他利用週記與學生進行筆談,目的是要學生多寫一些感恩的事,並提醒學生「良言一句三冬暖,惡語傷人六月寒。」與人相處要當心惡語傷人,應心存感恩、多讚美。

 何進財常在演講中引用曾國藩的話:「局外議論吶喊無益,躬身入局才有希望。」來與家長、老師互勉,大環境的形成要靠所有的老師、家長一起來努力,他提到教育部醫教會常委黃崑巖出書談教養,書中寫到「有讀書的人不一定有教養」;相對的,書讀得少的人並不表示就沒有智慧。回歸到教育的基本面,我們要存好心、說好話、作好事、讀好書、有好報,即使未必有好報,如能自我要求堅持下去,那便是高貴的情操,那正是現在讀書人最缺乏的重要特質。 

惡言惡語宅急便

 上一輩父母不管有沒有讀過書,只要有正確的價值觀,就能以身教來教好自己的孩子,但現在的社會環境與過去大不相同,社會結構的改變,父母不見得有時間教導孩子,反而是大行其道的媒體,正以強大的渲染力影響著下一代。但是,今日媒體常隨著政治溫度起舞,忘了大眾媒體應負的社會教育責任,往往藍綠統獨擺中間,羶色腥及八卦謠言擺兩邊,溫馨善行只能當花邊,幾乎失去媒體可以好好發揮的正向傳播功能。

媒體用詞遣字不單只有政治、社會新聞辛辣,連藝文新聞都要跟著「本土話」,一則關於古根漢美術館的新聞,某報記者寫道:『這位向來有點口不擇言的伊拉克裔女建築師,隨即在電話那邊幹譙起來:「建築師真可憐,全世界都知道案子停了,我是最後一個知情者。我要打電話到紐約,問問克萊恩!」』看似一則普通的藝文新聞,裡面卻用「幹譙」來形容女建築師的憤怒。

 藝文界一直是具道德反省能力的族群,當發現媒體降格以求時,不禁令人覺得感嘆,或許媒體只是想貼近「本土」,但是,如我們今天不覺得這樣的用字有什麼不雅之處,他日更不堪的字眼將陸續出現在藝文新聞當中,這如溫水煮青蛙般的逐漸麻木,正是當今社會大眾養成出口成「髒」的重要因素。

 媒體服務到家的傳播能力,隨時打開電源都會受到媒體價值觀的影響。何進財認為媒體應多報導正面的訊息,例如南亞強震海嘯,許多小孩在艱困的環境中存活下來,其中有許多溫馨的感人故事,台灣葉佳妮小朋友卡在樹上廿二個鐘頭後獲救,如果不是大浪來時母親推了女兒一把;如果不是小佳妮相信媽媽一定會來救她而堅持下去,事情的結果就會大不相同。

 因此,媒體若報導值得大眾學習的內容,將對大眾產生莫大的影響力,相對的,媒體也需要大眾給予鼓勵的掌聲。媒體傳播善知識、說良善的柔軟語,理應受到社會的重視與讚美,去年十二月廿三日行政院青輔會首度舉辦的「競報NPO媒體報導獎」舉行頒獎典禮,便是以實際的獎項來肯定報導非營利組織的新聞工作者,社會上需要熱心公益的非營利組織,更需要為他們說好話的媒體,所謂遍灑香水自己手上也沾香,一個人與人彼此讚美的社會,也會是一個充滿和諧的社會。

 誰來教我說話?

 透過媒體可以營造一個說好話的社會,在校園中則可利用週會或班會的時間練習說好話,何進財舉大同大學及高雄餐旅學院為例,推崇林挺生校長要求學生上台表達及走路儀態等生活行為各方面都必須注重,因而形成良好的校園風氣;餐旅學院拜師禮則讓學生在耳濡目染的環境中,養成尊師重道、對人彬彬有禮的學習態度。

校園裡說好話確實會產生正面的作用,曾有宏森木業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徐一石先生,到屏東師範學院校園散步,遇到滿是親切的臉孔,充耳所聞皆是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問候聲,有感屏師全體教職員工、學生彬彬有禮,陸續捐贈屏東師範學院數百萬元的獎學金,學校亦特別將東校區迎曦湖涼亭命為「尊師孝親亭」,說好話的善行一時傳為地方佳話。

 見面打招呼是件極為平常的事,但如果認為是件小事而忽略,人與人便在無形之間越來越疏離,因此,如何讓學生見了面就說好話,便成為改善說話素養的當務之急。實際的做法有許多,學校教學最基本的可以是言教;或如屏東師範學院伍鴻沂學務長一樣自我力行的身教;也可以用制度來讓學生養成習慣。傳統農村社會父母會要求孩子,見到任何村人都要打招呼問好,現在,我們一樣可以運用環境來塑造學生,當師長、學生都能主動關懷問候,慢慢的就能養成多讚美、多感謝的習慣,何進財引用小王子書中的話說:「唯有用心的你,才能擁有對你微笑的星星。」

 說好話如口吐蓮花

 話是表達訊息的重要媒介,鄭石岩老師在「發揮創意教孩子」一書中提到,說話的效果有八:三七:五五的比例,以內容取勝只佔百分之八,講話的技巧則佔百分之三七,真心、真話、真性情的表達卻佔百分之五五,由此可見真誠的話語才是打動人心的主要原因,當我們說一句好話,聽眾同時感受到好的心情,回饋給說話者是相對尊重的聆聽。

說好話如口吐蓮花,說者芬芳,聽者歡喜,一方面可以尊重他人,實質上也尊重了自己,何進財用他熟練的台灣俗諺說:「飯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講。」意謂不能因自己隨性的一句話,而去傷害了他人;「關門要閂,說話要看。」說話要講重點,高談闊論不如有用的一兩句話;「心壞無人知,嘴壞最厲害。」說話不能只逞一時之快,要知道我們所說的話像潑出去的水,稍一不慎,就像利刃般傷人於無形。

 與人相處常念三分情面,但一句聽來刺耳的話,卻足以令彼此的情感起風波,所謂「嘴緊亂講得罪人,擱再解說無采工,講話謹慎頭一項,嘴閒減用用耳孔。」何進財表示老一輩教導我們一張口、兩隻耳,應該少講、多聽,並用兩個眼睛多看,他舉了其它富含智慧的諺語說:「有閒說別人,無閒說自己。」、「有酒當面喝,有話當面講。」、「相罵無好嘴,相打無撿位。」、「接罵不聽,接打不疼。」、「好壞在心內,嘴唇皮子相款待。」、「好話講在先,就不會來相揍。」、「好話不出門,壞話氣死人家肚子腸。」

 本土諺語中有那麼多教導我們說好話的優美詞句,可是有些人偏愛以粗俗的內容作為本土的象徵,真是汙辱了「本土話」。同樣是一句話,我們都想聽讚美、舒服的話,社會上不乏一句話改變一個人一生的例子,當我們詛咒身處粗話時代,是否該以積極的心態,用正向的想法,從自己先說好話開始,期望你好、我好、大家好。(原文刊登於「百世教育雜誌」161期2005年2月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