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靜觀明原
  • 339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從外籍婚姻 尋找台灣競爭力

不是猛龍不過江

諸多外籍婚姻報導中,有人認為外籍婚姻將對社會造成負面影響,降低台灣未來的競爭力,這樣的言論已嚴重傷害眾多漂洋過海而來的外籍配偶,及他們的下一代。我們是否應先自我檢視,外籍配偶真的會降低台灣的競爭力嗎?如果有這一層的憂慮,政府單位又如何做好防範未然的工作?

根據瑞士洛桑管理學院(IMD)經濟競爭力指標,其中有兩項重點,一是教育、一是政府的效能。其中,與外籍配偶較為相關的競爭力指標為識字率問題,過去我們一直將入學率與識字率混為一談,因此,若以洛桑管理學院競爭力指標來評定外籍配偶,她們將是不具經濟競爭力的族群。但是,如果把國人放到俄羅斯的陌生環境,同樣我們也不懂俄語,但是,經過一年半載,我們仍會生活適應不良?或則是開創出另一種生活模式?

人類最基本的需要是求生存,因此每個人都在思考自己的生存策略,外籍配偶在其國內都是受過教育的正常成人,這一點當然也不例外,尤其外籍配偶跨海遠嫁,其實對未來的生活是充滿想像與憧憬。高師大成人教育研究所何青蓉教授長期關心外籍新移民發現,外籍配偶希望透過婚姻,改善她生命中某一部分的事實,或是現實生活中經濟條件的不足。她說:「像這樣的人,其實是具有冒險犯難精神,世界各國古往今來的移民,相較於不願離開當地的人,他們擁有積極進取及開拓的精神,是一項非常重要的屬性。」

今天,我們常會將移民生活開始的適應期與實際的能力表現混淆不清,尤其在談教育問題時,常陷入他們的語言能力不好,也就會適應不良;因為適應不良,所以就教不好小孩;因此孩子就會有發展遲緩的思維模式。何青蓉表示,這樣的邏輯概念其實是我們不了解對方,甚至是不願去了解一個人。當我們從另一個角度探討競爭力的教育功能,其目的是要引導一個人把他的潛能開發出來,而回到教育政策作檢討時,我們是不是有做到這一點?因此,由個人的潛能來思考,外籍配偶是否會造成台灣競爭力衰退,我們很難說兩者之間一定有直接的關係。

有人認為外籍配偶中有許多來自教育程度偏低的鄉村,因此有可能降低國內的平均知識水準,如果我們以國內的教育作為基準,外籍配偶的教育水平確實偏低,但就移民人口來說,應該是以她們國內的平均教育水平作為比較。另外,從邏輯上來推理,移民人口可概略區分為不滿生活現狀有能力出走,及因為生活艱苦必須到外地討生活兩種類型,有能力可以主動移民者不會是社會的底層,生活艱苦被動移民者就如台灣早期唐山移民,具有開拓的精神,並且一般人要移民必須要有相當的勇氣,因此,我們客觀來看外籍配偶的整體能力,她們個個可都是過江猛龍,競爭力一點都不輸本地人。

若從個人潛能來談競爭力,其實外籍配偶是有機會的!何青蓉認為,政府發展對外經貿,曾大力的推動南向政策,但我們長久以來對東南亞國家所知有限,若能善用外籍配偶對東南亞文化、社會環境、生活背景的了解,加上語言溝通上的優勢,就經濟發展來說,很快就能彌補企業人才不足的窘境,或許能成為台灣競爭力的重要助力。

台灣羅漢腳終結者

近來大家在討論外籍配偶時,概念上很大一部分是來自東南亞國家,事實上今年東南亞國家的外籍配偶人數也已經超過大陸籍人數,國人為何鍾情東南亞配偶,根據與外籍配偶的接觸經驗,我們可以歸納出東南亞配偶具有勤奮、吃苦耐勞、傳統保守、期待未來及相對於國內配偶較不抱怨的特質。在台灣有許多外籍配偶,為了分擔家計,可能擺攤作生意或從事勞務工作,忙碌一整天後還要承擔家務,甚至抽出時間到學校接受識字教育,她們這樣的生活型態,其實是非常辛苦且積極進取的。

越來越多台灣男性選擇東南亞國家的外籍配偶,其原因是東南亞國家在十八世紀中葉以前受中華文化影響很深,所以外籍配偶受的文教傳統,與中華文化很接近,而且她們待人彬彬有禮,見到比自己年紀稍長的女性就稱呼阿姨。因此,在如此優秀的條件下,形成國內適婚男性願意選擇外籍配偶為妻的風潮,而且是不分任何社經背景的情況。此外,衛生署國民健康局今年八月間所做的調查發現,國內二十至卅九歲未婚女性中,有高達四分之一的比例不想結婚,而男性不想結婚的比例只有一成左右,值得注意的是抱持獨身主義的男性不到女性的一半,台灣男性在國內娶不到老婆,所以只好往外發展,這項調查報告,也可以解釋近幾年台灣男性選擇外籍配偶為結婚對象的原因。

我們習慣把經濟水平等同於文化素質,這種以自我為中心的思考模式,其實是有問題的,不論是娶外籍配偶的台灣男性,或者是他們的配偶,教育程度的高低與個人競爭力並沒有直接的影響,大眾媒體常藉此貶低他們,對外籍婚姻家庭顯然非常不公平。

也許我們是用過於攏統、概念化的印象在談競爭力。何青蓉認為,如果我們承認外籍配偶在她們國家的學歷,並在她們進到台灣的時候,施以適當的語言訓練,相信他們很快就會跟上我們的社會,然後將她們原有的潛能發揮出來,而不是像現在把她們視為同質性的人,統統送往補校課程,這對具有大學、高中或國中學歷的外籍配偶而言,似乎有待商榷;反過來說,我們是否應該提供她們一套適性的教育政策,這對她們或對我們國家的發展才更有幫助。

預約一個充滿希望的未來

外籍新娘已嫁到台灣當媳婦,許多人還是用異樣的眼光看待她們,我們一直倡言國際化與多元文化,可是實際表現出來的卻是以自我為中心的想法,外籍配偶的出現,正好提供機會刺激國人反省,何謂多元文化?她們也可以讓我們體驗多元文化的同中取異、異中取同,與學習尊重他人,培養不同文化內涵的包容力。何青蓉說:「當生活中對待外籍配偶,如果可以用心去了解外籍配偶的行為反應,是屬於她們國家社會文化環境下正常的反應,而不是以我對你錯的思維,並進一步從人際互動中學習,那就是台灣社會最大的進步跟福祉。」

對於外籍配偶人數逐年增加,我們到底有哪些積極作為,難道不能預約一個充滿希望的未來?教育單位為弭平外籍婚生子女的學習落差,加強照顧外籍婚生子女,進而提昇國家競爭力,目前在各縣市推動教育優先區、關懷弱勢弭平落差、外籍與大陸配偶子女教育輔導、教訓輔三合一及學齡前幼童優先就讀公立幼稚園等計畫,高雄市教育局長鄭進丁表示,外籍婚姻不見得會為國內造成負面影響,但是如果沒有經過一個比較好的教育使他們學習成長,很可能就會給社會帶來負擔;相對的,可以幫助他們發揮所長,相信他們會成為社會正向的力量。

舉例來說,外籍婚姻促成多元文化的交流,外籍配偶帶來原生國的文化,為台灣現有的文化添加許多新的東西,當台灣的文化增加新的元素之後,新的文化會更加的充實燦爛,鄭進丁說:「彩虹之美是因為它有多色並存,文化也是一樣,要燦爛美麗,就要有不同的文化彰顯其特點,從多元文化的觀點來看,應該是有益於現有文化未來的創新。」

外籍婚姻急速的增加,已成為一項重要的社會議題,教育部重視此一問題,特別在十一月廿八日舉行「外籍配偶家庭終身學習成果博覽會」,會中展示各縣市平時辦理外籍家庭終身學習的成果,透過靜態展示與動態表演活動,讓社會大眾了解教育部目前推動外籍家庭終身學習的現況,同時吸引更多的外籍家庭,攜手走進終身學習的行列。

外籍、內籍比一比

有學者對外籍配偶家庭採取特殊輔導持不同的看法,因為外籍配偶和其子女與本國人在能力上並沒有差異,為何要用特別的教育方式把他們區隔成另一個族群,那對他們反而是一種「標籤化」,是一種歧視的不公平對待。

我們需要正視「外籍」與「內籍」的學習能力有何差異,根據台東大學教育研究所林璣萍的研究發現,外籍婚姻子女確實存在整體學習弱勢的現況,其中,父親之社經地位、父母親之語文能力及親友協助三項對子女的學校適應有影響。鄭進丁表示,「外籍」與「內籍」的婚生子女是有差異,這個差異不是天生智能上的差異,而是文化上的差異,換言之,文化的差異相較大於天生的差異。外籍婚生子女面臨的問題來自語言、文化、家庭社經背景等因素,有些問題是既成的事實無法改變,但有些因素可透過教育及政策的施行,達到語言文字溝通、文化融合的實質改善。

常常有人談到外籍婚生子女的學習能力比較差,言之鑿鑿似乎若有其事,如有學生因為長相、膚色、說話的腔調與他人不同,而在同儕中受人嘲笑或不被認同,他的學習能力必定會受到影響,那是因為學校沒有提供一個適當的環境,使他遭受同學異樣的眼光,甚至是老師的差別待遇。何青蓉舉了一個實習老師的例子,她說有位實習老師反應外籍學生都說一些別人聽不懂的話,但我們必須釐清,他們也許是講越南話、柬埔寨話,我們雖然聽不懂,但並不表示他們就語言學習遲緩,她認為那是老師的心態問題,老師不能以一般人先拒絕的態度,去面對外籍配偶的子女,這對他們的學習而言一定有影響。因此,學習能力的優劣,跟學習環境的人能不能接納他們有密切關係,而並不是他本來的資質與教養。

何青蓉也提到,父母能不能教養、會不會教養,的確與社經地位有關係,不論是外籍還是本國籍配偶,如果她家是開麵攤子,孩子放學回家還要幫忙做家事,比起公教及社經地位高的家庭,放學回家會有家教指導,相對開麵攤子的就沒有時間讀書。所以,開麵攤子造成的學習差異,遠大於族群或外籍造成的差異。因此,社會上在比較孩童學習能力差異時,應把社經地位造成的影響,和外籍族群造成的影響分開討論。

針對學習能力差異而言,整個學習狀況會受到學習環境影響,這當中有來自同儕,也有來自老師對外籍婚生子女的刻板印象,與對他們的關心程度。具負面印象的老師可能在月暈效果的催化下,認為他們聽不懂,聽不懂就學不好,並且對學習能力低落的學生,產生再教也是如此的消極想法,因此失去繼續努力教導的意願。雖然眾多影響因素中,環境因素佔有極高的比重,但大眾只是普遍觀察到他們的學習能力低落,卻沒有從社會結構的角度看待他們的出生背景,並與國內相同情況的家庭作一比較,實在不能就此判定外籍婚生子女的學習能力,與國內一般子女有學習能力上的差異。

不要用異樣的眼光看我

我們生活週遭有許多以經濟力作為排比的價值觀,同樣是外籍家庭,如果是白人家庭就被認定具有競爭力,反之,則被貼上負面的標籤。會造成這種狹隘的自我中心價值觀,是因為我們對其他國家毫無概念,要改善這種現象何青蓉認為,首先,我們需要認識東南亞國家的文化及對世界各國有基本的認識,換句話說,也就是提升國內文化素養內涵的部分。其次,是要有對媒體的評判邏輯思考能力,我們每天接受媒體灌輸不正確的價值觀,養成我們以膚色來判斷一個人的價值,那根本是沒有意義和道理的,唯有跳脫出來,才能有公正客觀的價值評斷。

由於國人長久以來在歷史教育上的貧瘠,普遍缺乏對世界各國文化的了解,因此造成以自我為中心的思維,認為東南亞國家的外籍配偶素質足以影響未來的競爭力,鄭進丁說:「我們不該排斥外籍配偶本國的文化,她們的文化中有許多是對我們很有利的,學校單位透過國際日的活動,讓外籍配偶可以把她們國家的文化展演出來,讓大眾能夠了解、欣賞,了解以後進一步去接納,久而久之形成本土文化的一部分,自然也就把多元的文化融入到台灣文化裡頭。」

教育部鑒於外籍人口逐年增加,教育國人認識東南亞文化因此成為一項重要的課題,鄭進丁認為,新移民不見得對我們造成不利的影響,不該用異樣的眼光看待她們;相對的,要用接納的心迎接他們進到我們的家庭,在她們剛進入我們社會的時候,親人或教育單位盡可能的提供資料與學習機會,幫助她們適應環境;教育體係則應研議、規劃,對外籍配偶有幫助的學習課程,作為學校教育跟終生學習的成長機會;此外,國人應形成多元文化的價值觀,藉多元文化帶來新的素材,在新舊文化的融合創新下,使台灣文化更為豐富,而當台灣文化更為豐富多元時,台灣的競爭力必然也能相對提升。(原文刊登於「百世教育雜誌」160期2005年1月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