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靜觀明原
  • 339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外籍媽媽現身說教

大眾在談論外籍婚姻時,首先矚目的焦點,是來自東南亞國家的外籍配偶。自民國七十六年兩岸人民開放交流以來,國內大陸籍配偶已超過二十萬人,佔所有婚姻移民人數的三分之二,但因大陸籍配偶在語言、文化上與我國相通,所以並沒有成為社會大眾關心的對象。在此,針對差異性較大的東南亞籍配偶進行探討,分別邀請越南、柬埔寨及菲律賓籍的外籍媽媽,談一談遠嫁台灣後,如何面對孩子學習及課後輔導的種種教育問題。

世界大不同  入境先問俗

東南亞籍配偶中有些具有華僑或華裔的血統,其文化及習俗大致與我國類似,但生活習慣、語言、價值觀等,就未必全然相同,尤其是孩子的教育問題,光是國內都有上下代教育觀念殊異的情形,更何況是不同國籍的教育觀念。

溝通語言是外籍配偶最先遇到的問題,到台灣已經十年的的越南籍媽媽阮秀瓊表示,街坊鄰居會質疑的對她問道:「妳說什麼,妳兒子聽得懂嗎?」有趣的是秀瓊她兒子會回答說:「我聽得懂啊!我媽媽說什麼我都聽得懂,我也會講啊!」或許有人直覺的認為,語言的隔閡會造成親子溝通障礙,但大家忽略了重要的一點,媽媽是每個人的第一位老師,國人對外籍親子間溝通的疑慮,其實是不可能存在的。

從柬埔寨嫁到台灣八年的黃文蘭說:「孩子的管教問題沒有什麼差別,但這裡的老人比較疼愛孩子,所以很多地方都讓他們,他要東就東、要西就西。」文蘭表示,她娘家的家庭教育較為嚴格,剛開始她在處罰孩子時,公公婆婆會出面袒護小孩,她則會把孩子叫到跟前,不許爺爺奶奶成為孩子的靠山,經過幾次之後,公婆了解她的管教態度,當她在管教小孩時,就只是靜靜的在一旁觀察,不再插手孩子的管教問題,文蘭清楚知道孩子的眼睛都很亮,只要有人出面解圍,久而久之就會變得肆無忌憚,這是她覺得與長輩在管教孩子上的差異。至於老公的態度比較不喜歡見到孩子哭哭啼啼,因此就像國內家庭一般,偶而會為了孩子的管教問題而發生爭吵,文蘭感恩的說:「公婆對我很好,也夠了解我,反而老公插嘴時,會罵我老公。」

相較於台灣父母教導孩子的方式,文蘭疑惑的說:「也許是人家的小孩子命好?還是富有?還是怎麼樣?我覺得有一點不太對,小孩子才讀國中,生活就亂七八糟,可能跟家庭教育也是有關係。」秀瓊心有同感的表示,現在她們國家還是比較傳統一點的,在道德行為上,台灣家庭的孩子顯得放縱。文蘭清楚的點出:「如果將來有什麼變亂,這些小孩將很難生存,他們太過嬌生慣養,要什麼就有什麼,根本就不知道珍惜。」

另外,秀瓊觀察到台灣孩子不會做家事,大部分的父母太忙,孩子三餐就在外面解決,她表示以前在家裡兄弟姊妹會自己去買菜、煮飯、拖地…,現在自己也一樣教導孩子生活上要獨立自理。文蘭立即回應說:「我的小孩同樣能做得到,現在也會洗碗、也會擦桌。」反觀國內的孩子,在養尊處優的環境下,終日飯來張口、茶來伸手,有些到了上小學都不會自己穿鞋,文蘭覺得她們教導孩子學習獨立,而本地的孩子可能是寵習慣了,未來如遇上問題將沒有解決的能力。

傳統的管教觀念與寵溺放縱的差異產生不同的教育結果,秀瓊舉了孩子穿衣的例子說:「小兒子上一年級,早上穿制服扣釦子,手指很短十分鐘還沒扣好,每次哥哥等得快發瘋,我就說一定要扣完,剛開始我媽媽從越南來,看他很慢,要幫忙他,我說不能幫,因為一個禮拜要穿兩天的制服,您幫忙他要幫到什麼時候啊?現在他要早十分鐘起來扣釦子,他會說媽咪釦子很難扣呢!哥哥就說,我上一年級的時候也都自己扣,媽咪也沒有幫我,所以要讓他自己練習。」文蘭說:「我的小孩都固定七點起床,起床以後自己刷牙、自己洗臉、自己換制服,鞋子、襪子什麼都是自己用的,我只負責時間到送他們上學。」反觀,國內的印象又如何呢?不少家長送孩子上學時,孩子的眼睛還沒睜開過,穿衣、穿鞋的工作全由父母一手搞定,然後匆忙的趕到學校,想一想,如此長大的國內孩童,生活自理能力,真的是不如外籍婚生子女。

不同的文化背景,自然造成某些教養觀念上的差異,盧雅惠具有大學學歷,在菲律賓擔任中學英文教師,千里姻緣一線牽的嫁來台灣轉眼九年,兩個兒子分別就讀小三及小一,她覺得南部恆春比較保守,長輩的教育觀念說一就是一,他們說了就算,這與她會聽聽孩子的意見比較不同,她認為即使孩子年紀小,也一樣應該有表達意見的權利,不過這樣的教養方式卻讓阿嬤認為會寵壞孩子,雅惠試著解釋為何要聽孩子的意見及尊重孩子想法的原因,但往往阿嬤會說孩子還小,媽媽怎麼可以聽小孩的話,因此,雅惠只好趁著阿嬤不在的時候,跟孩子解釋阿嬤不聽他們意見的原因。

生活當中阿嬤也不許孩子沒事就跟媽媽撒嬌,阿嬤認為男孩子不宜跟媽媽摟摟抱抱,甚至是玩親親的動作,雅惠覺得媽媽跟孩子本來就有這些親密接觸,為什麼不對?阿嬤的說法是現在的孩子早熟,不應該讓孩子有又親又抱的習慣,孩子也對阿嬤說:「她是我媽媽啊?」阿嬤卻說:「不行,就是不行。」婆婆傳統的觀念讓雅惠覺得過於古板,因此,如有需要商量的事情,只好一方面尊重阿嬤,另一方面再與兒子共同討論決定處理的方法。

雖然雅惠娘家也是個保守的家庭,但姊妹們都會喊喊「親愛的…」之類的話,開心的時候經常彼此擁抱,與朋友間不論男女亦有這樣的生活習慣,這只是久未謀面的熱情招呼方式,沒有什麼不正經,但是本地的長輩似乎無法接受如此的生活文化,要如何化解文化觀念上的落差,雅惠無奈的說:「你如何跟她解釋也是不會了解的。」後來雅惠只好聽歸聽,做還是做,她不希望長輩干涉得太多,畢竟是已經結婚的大人,又不是小孩子,加上在娘家很小就培養獨立的性格,許多事情都是由自己作決定,若是每件事情都要報告,那就會讓人覺得很煩。

外籍配偶新蕃薯

偏見讓我們看不見許多事情的真相,有人擔心外籍婚姻降低台灣的競爭力,外籍婚姻家庭是弱勢的族群等等,顯然事實並非如想像傳說一般。過去娶外籍配偶的國人,其社經背景與教育水準多為社會中下階層,有人便擔心外籍婚姻的下一代無法得到良好的教養,因為他們是弱勢一族,所以是社會未來的包袱。秀瓊表示,無論是到哪一個國家,首先是適應那裡的環境,等到適應了之後,社會需要給予發展的空間,不該任意的給他人貼上弱勢的標籤,她幽默的說:「如果『弱視』,那就要戴眼鏡。」雖然,她沒有對外界加諸在她們身上的標籤提出抗議,但卻清楚表達不願被污名化及需要社會公平對待的想法。

當然,外籍配偶中城鄉知識水平的差距確實存在,但若就思考判斷能力及生活適應而言,她們可不認為自己是弱勢的族群,文蘭慷慨激昂的說:「是我們沒有機會,缺少機會,講坦白的,我們IQ、EQ又不輸人家。」經營越南河粉小吃的秀瓊舉了一個店裡的故事,她鼓勵一位南洋姊妹到學校讀書識字,不要到台灣七、八年,卻一個字也不認得,那孩子要怎麼教呢?而那位姊妹卻認為一切靠老公就好。從這裡讓我們發現,有些外籍配偶嫁到台灣後是積極的學習,有許多則是在人生地不熟的環境下,存著以夫為天的想法,或許就是因為這種想法,使得她們成為眾人口中的弱勢,或許更因為社會沒有提供機會引導她們走出家庭,才使得她們曲縮於社會的角落。

若要以學歷來論社會競爭力,外籍配偶不論是大學或高中畢業,學歷在台灣不被認同,就無法與人平等的競爭,即使像雅惠擁有大學學歷,卻對她的生活產生不了幫助,過去在中學教英文,現在卻只能擔任專櫃小姐,其他為數眾多的外籍配偶,多數只能從事勞務工作,那也就不足為奇了。因此,外籍婚姻家庭就算想好好教養下一代,也是心有餘而力不足,若說他們是弱勢族群,不全然是受家庭本身的因素影響,有部分原因是我們的社會沒有善用他們原有的能力所造成。

外籍媽媽一定教不好

如果外籍媽媽無法用本地的文字、語言來教導小孩,那麼孩子的學習發展就會受到嚴重的影響嗎?不管是本國籍或是外籍,媽媽一向是教養孩子的重心,孩子從媽媽的身上一點一滴的學習生活行為能力、思考判斷及語言能力…等等。因此,會有人從加諸在外籍配偶身上的標籤,轉而認定外籍媽媽沒有能力教好自己的小孩。

秀瓊表示孩子上幼稚園、小學都是她在帶,先生好像認為孩子有她帶就可以了,孩子的問題通常都交由她做主。當然以秀瓊的例子,一方面是先生忙,一方面是她的學習能力強,先生放心把孩子交給她,但其他外籍配偶就不見得是如此幸運,她感慨的說:「有些家庭很著重教育問題,但認為外籍配偶因語言、文字等溝通問題,外籍媽媽是不能提出意見的。」

跟秀瓊一樣幸運的文蘭也主導了孩子的教育問題,她認為在大眾的眼中,孩子的媽媽是「外籍新娘」,小孩如果在學習上不積極一點,將來就跟大家講的一模一樣。對於大眾以異樣的眼光看待她的國籍背景,文蘭自信的表示,外籍就是外籍,即便現在領有身分證,她還是柬埔寨人,外籍也是人,她說:「學歷上也許我沒能跟台灣人比,可是我滿有自信在教育方面,我的小孩子出去也不會跟人家差多少!」

事實上,外籍媽媽到台灣來就一直在學習本地的語言及文化,等到懷孕、孩子誕生,基本上都已經具有一定的溝通能力,當孩子開始上學,她們已經有能力來指導孩子功課,畢竟她們都受過教育,與孩子的溝通在這時候已經不是問題。

家住恆春的雅惠提出一個有趣的現象,她說:「因為這裡的男性工作機會少,多數女性都必須到外面工作,在家帶孩子的不是先生,就是婆婆。」別以為外籍配偶具有經濟力就擁有家庭地位,雅惠表示,只要家裡還有長輩,大部分外籍媽媽就沒有發言權,更悲慘的情形是外籍配偶受到虐待,甚至是家暴的情形。因此,若認為外籍媽媽教不好新台灣之子,有可能是外籍媽媽忙得沒有時間和機會參與孩子的教育,如果先生也不用心去關照孩子的教育問題,或是婆婆用過去陳舊的觀念教導孩子,那麼影響外籍婚生子女的教育問題,家庭整體環境不好才是一個比較大的因素。

他很優秀  他是我孩子

因為外籍婚生子女的身分,使得有些人偏差的認為,這些孩子的基因遺傳會導致學習的遲緩,文蘭的鄰居就曾經說她家的小孩上學一定跟不上其他人,然而實際情形卻未如她鄰居所預言。根據研究,外籍婚生子女學習遲緩的現象,與本國籍父母的學童並無特別的差異。文蘭認為,一般外籍婚生子女的智能並不會比較差,而是家庭因素的影響,當爸爸不懂得教,媽媽沒有能力教,才會產生學習遲緩的現象。

平時自己必須上班,先生又在外地工作不常在家,雅惠把指導孩子的責任託付給安親班,在她沒能親自教導孩子的情況下,安親班確實扮演了良好的替代角色,加上安親班老師能提供高於外籍媽媽在語言溝通、文化素養、資源取得運用等多方面的優點,於是有不少外籍媽媽採取自己努力工作賺錢,讓孩子上安親班接受課業輔導,這樣的教育的方式,孩子的學習成果竟比自己教導要好上許多。

無可否認,部分外籍婚姻家庭的社經背景不高,外籍配偶又來自教育水平低落的鄉下,許多家庭為了生計辛苦打拼,連外籍配偶都要努力的工作,根本沒有能力關心孩子的學習發展。因此,如要探討外籍婚生子女學習遲緩的現象,我們不得不了解在某種特殊的時空背景下,台灣郎娶了外籍娘,由於彼此社經背景與教育程度都不高,以致影響了下一代的學習發展,所謂的「學習遲緩」,其實是一種「社會現象」,而不是一種「生理現象」,我們不該將莫須有的罪名,強加到外籍配偶的頭上。

 雅惠比較本地與外籍婚姻家長教養孩子的情形表示,國內的家長會要求小孩上補習班學東、學西,孩子沒有自己的時間,也沒有自己的意見,功課很多又沒有自由時間,而且父母的要求很高,孩子每次考試都必須一百分;而她通常會問兒子有沒有學習的興趣,如果兒子喜歡就學,不喜歡也不強迫,她對兒子說:「弟弟,看你想學什麼東西就跟媽媽講,我們商量一下是不是真的喜歡,真的有興趣我們就參加。」她舉兒子的同學為例,有一次班上同學多數都參加一個活動,他同學不想參加,但本地的媽媽卻強迫孩子得跟同學一樣參加,她覺得參不參加活動,讓小孩自己決定就好了;另一種狀況是什麼都不參加的情形,多數外籍婚姻家長會認為不必要、浪費錢,在她家附近的外籍婚生子女都沒有上安親班,只有她家的兩個小孩是例外。

 

外籍婚生子女沒有如本地的孩子上安親班或才藝班,雖然看似隨著自性發展,但從贏在起跑點的角度去看時,外籍婚生子女卻是更像自生自滅,深入探討其中的原因,也未必如他們的家長所言,「會就會哪裡需要補習」,而是外籍婚姻家庭的社經能力較弱,無力供養自己的孩子參加那些花錢的課輔,因此,說他們的孩子學習遲緩、落後,恐怕是因為出身背景所造成的必然。

外籍婚生子女除了被先入為主的認為有學習遲緩現象外,在校與同學相處尚不至受到歧視或排擠,文蘭說:「最怕是老師的排斥,小朋友之間根本就搞不懂什麼是外籍?什麼是內籍?」在孩子的世界中,原就沒有國籍或界線的區別,反倒是成人世界,用分別心將國籍作為區隔你我的界線。

老師都有講  媽媽怎麼講

孩子在學校與同學相處的情形並未造成學習上的困擾,反倒外籍媽媽與學校老師的溝通聯繫,國內老師還要多一點點主動的關心。文蘭表示,外籍媽媽因不熟悉國內學校採用聯絡簿的方式與家長進行溝通聯繫,甚至學生的家庭作業、學習準備事項也都寫在聯絡簿當中,孩子剛上學搞不清楚狀況,學校老師也忽略了外籍媽媽並不清楚國內的教學方式,因此開始時造成不少困擾。

身為一位外籍媽媽,想關心孩子的學習狀況必須比本地媽媽更為主動積極,對於學校教育方式的差異,文蘭常以電話向老師詢問不解之處,在帶孩子參加開學典禮時,便曾主動對老師表達自己是外籍媽媽的身分,對於國內的教育制度完全不清楚,希望老師在日後能夠多多關照與提醒,而女兒在學校的學習狀況,實際上並不亞於國內學童,還會經常詢問老師有沒有工作需要幫忙,老師則常在聯絡簿上留下「盈瑄是老師的小天使」、「盈瑄是老師的乖寶貝」等嘉勉的句子。

 

生了兩個兒子的秀瓊跟老師說:「因為我兒子很皮,如果有時候他們皮的話,妳盡量處罰,沒有關係。」在親自教導孩子課業方面,由於外籍媽媽個人能力有限,秀瓊的'想法像傳統教育觀念一般,把大部分教育孩子的責任託付給學校老師,即使學校辦理親子同樂會或家長會,皆因自己作生意的緣故,許多活動常無法親自參加。

在民風純樸的恆春,雅惠告誡兒子要守規矩、不可以說謊,如果在學校不遵守秩序,媽媽會很生氣,老師也會懲罰。有一次,老師反映兒子上課時不專心,她到學校告訴老師,孩子如果不聽話,老師要如何處理都可以,完全授與老師孩子的管教權;相對的,雅惠也告訴兒子,如果他在學校有被誤解的情形,媽媽將會到學校跟老師說明清楚。

媽媽不懂中文孩子怎麼教

許多外籍媽媽想教導自己的孩子,卻不見得具有教導的能力,一方面是因為不懂中文,一方面是為了營生沒有餘力,能否有兩全其美的方法,可以使孩子得到更好的學習機會呢?秀瓊表示,因為她作生意忙,沒辦法在中午時間接送孩子,所以她將孩子交給安親班,如此一來,孩子的課業有專人可以指導,她也能安心的作生意,這樣的教養方式,其實與國內眾多家庭並沒什麼兩樣。

文蘭的女兒剛上一年級,目前功課還是親自指導,她表示等孩子升上中、高年級再作打算,目前女兒的學習狀況尚稱平順,很少讓人操心,甚至放學作完功課,還能指導上幼稚園的弟弟。文蘭表示,她對孩子的教育態度是基礎一定要打好,因為當孩子上了國中、高中、甚至是大學,身為家長的未必有能力關心孩子的課業,因此,從小就要讓他們養成主動學習的習慣。

在教導孩子的過程中,外籍媽媽發現,孩子嘴巴唸得很溜,卻不見得是真正的學習狀況,秀瓊會要求孩子默寫課文,而不只是用背誦的方式;文蘭則採取隨機點選的方法,技巧性的了解孩子的學習狀況。秀瓊說:「弟弟上幼稚園時ㄅㄆㄇㄈ學不來,搞得哥哥、爸爸頭昏腦脹,我就告訴弟弟『爸爸是ㄅ』、『葡萄是ㄆ』,結果弟弟很快就學起來了,安親班老師還說我好厲害。」面對孩子的教學,較令她們頭疼的問題是孩子靜不下來,學習時也不夠用心,這似乎是現在孩子的通病,但他們卻善用各種教學技巧,讓孩子適性的學習。

外籍媽媽要教新台灣之子,乾脆與孩子一起學習,雅惠老二上幼稚園時,她跟著去上了一星期的中班,然後轉上大班一個月,接著社區大學開班,她連續上了幾期的外籍新娘識字班,本想繼續上國小補校,卻因輪早晚班的緣故,時間無法配合,因此至今遲遲不能如願。生活中雅惠常與孩子們聊天,談他們在學校裡上課及同學相處的情形,對孩子的成績則以個別實際能力作不同的要求,她表示不要給孩子太大的壓力,順其自然會比較好,曾經老大在安親班上得很痛苦,於是幫兒子換了一家安親班,結果在不給壓力的環境下,成績反而大有進步。

外籍婚姻家庭在孩子教育方面要跟上一般家庭的程度,往往全家總動員都不見得有很高的成效,因此有人提出「新台灣之子大家一起幫忙教」的主張,部分人士認為,政府應提供合理的社會資源,加強新台灣之子的學習輔導,但目前教育部實施「教育優先區計畫」及「學齡前幼兒優先就讀公立幼稚園」的措施,多數外籍婚姻家庭並不是很了解,甚至不知道有這麼一回事。

針對外籍婚生子女的教育政策,也有人認為並沒有必要,當社會用額外的資源去輔導新台灣之子,最後只是使他們變得更為依賴、軟弱,特殊待遇更帶來「標籤化」的問題,反而將他們與整個社會隔離開來。文蘭認為,對待新台灣之子,社會大眾應尊重不同的文化背景,並給予他們多一點的關心。秀瓊覺得外籍配偶成人教育班的課程時間不足,過去每期三個月的課程縮短為兩個月,學習的時間太短,根本學不到什麼東西。雅惠則表示,社區大學及安親班老師都很關心外籍配偶,她有許多孩子課業上的問題,經由他們的協助而獲得解決,甚至是家庭裡的任何問題,都可以向他們詢問。

對社會資源的分配與運用,文蘭認為確實有其需要,她說:「雖然許多真的有心要幫助孩子成長,但有時候三餐都顧不了了,哪裡還顧得到小孩的教育。」另外,她表示許多私立幼稚園會提前學習注音符號,公立幼稚園則沒有,當孩子上小學時,若老師認為幼稚園已經學過,那麼上公立幼稚園或沒上幼稚園的孩子就失去了學習的機會,一旦基礎沒有打好,未來學習的路就更為艱辛。

誰來教孩子說「母語」

除了運用社會資源協助新台灣之子順利學習,秀瓊說:「如果有社會補助,現在外籍婚姻那麼多,應該開設外籍人士的文化會館,每星期都有專為我們設計的文化表演,讓我們可以帶小孩來參加,但好像沒有人注意到這點。」

根據統計,以結婚為主的移民人數,到今年九月底已達卅一萬九千多人,台籍男子與東南亞女子結婚的比率占去年總結婚率的卅一‧九%,意即新婚家庭中每三到四戶,就有一戶娶東南亞女子為妻,並且平均每七到八名新生兒中,就有一名「新台灣之子」,面對如此的人口結構及文化改變,誰來教導新台灣之子認識自己媽媽的原生國家,並學習媽媽的「母語」,成為擬定教育政策時必須思考的新課題。

目前,能教新台灣之子「母語」的人,別無第二人選只有外籍媽媽,每天教孩子說「母語」的秀瓊表示,媽媽與孩子本來就比較親近,平時除了與孩子談談自己小時候的讀書成長經驗,偶爾也說一說外公、外婆的故事,曾經帶孩子回娘家玩,小孩到不同的語言環境裡,不僅沒有覺得家人講的話很奇怪,可能是因為對那些話已經有印象,反而一兩天就很快學會講越南話。

立志當個華語翻譯,求學時就努力學華語,嫁到台灣後也時常協助外事科擔任柬埔寨語翻譯,文蘭在娘家講潮州話,在台灣卻不特別教孩子講「母語」,她說潮州話與閩南語很相近,只是腔調上輕重音略有差異,像目前外公、外婆常到台灣來,孩子即使沒有經過學習也是可以聽得懂。

雅惠說她們的「母語」現在很容易學到,加上平時若不常說也會忘記,因此沒有教孩子說「母語」,尤其家人認為在學校說國語,在家裡就應該說台語,這樣孩子才能把國台語都學好,至於「母語」,她認為只要到她的家鄉一個星期就能學會,所以,孩子學習外語,還是先以英語為主。

問到對孩子的期待,外籍媽媽共同的回答是:「健康長大就好!」

文蘭表示,如果書讀得好,就讓他們繼續唸,如果不是讀書的料,也要有社會需求的基本學問,起碼不要輸人家太多,將來出社會才有競爭力。相較之下,秀瓊的態度就顯得開放許多,她認為孩子如果靜不下心,硬是要他坐在那裡讀書,他一個字也看不下去,反而造成不必要的痛苦,還不如讓他去學習一技之長。雅惠淡淡的說:「我沒有那麼高的要求,因為我知道小孩的能力,不需要跟人家比較,最重要的是不要給小孩壓力,將來想要做什麼,讓他們自己決定就好。」

就算瘌痢頭的孩子,還是自家的好,自家的親!不論是外籍、還是內籍,天下的媽媽都是一樣的,期待著自己的孩子快樂長大,生活能夠平安順遂,至於國籍問題,那可沒那麼重要。(原文刊登於「百世教育雜誌」160期2005年1月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