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靜觀明原
  • 339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寫好作文,從大量閱讀開始!

滿紙荒唐言  一把辛酸淚  中文教師的D槽

國中基測是否加考作文?如何考?都不過是評量學生分析與組織能力的方法,而教育的目的終究是要學生習得知識及技能,當大家把目光焦點放在能力評鑑上時,是否更應該關心學生作文能力弱化的現象。立委程振隆以台北市立師範學院語文教育學系為例,指出在一○五名參加「國語文基本能力檢定」的大二、大四學生中,受檢成績及格者僅有六人,及格率不到一成,師範體系學生成績表現如此,怎不讓人憂心思考,「連未來老師語文能力都這麼差,以後的學生該怎麼辦?」

近來網路上流傳一些學生作文,其中「我的D槽」還登上電視新聞報導,這些傳為話題的學生作業有一個現象,就是內容充滿AV女優名字及性暗示。一篇作文,呈現的是個人生活經驗與邏輯思考能力,當性暗示及暴力性詞彙被大量使用,是否顯示學生不僅國語文能力不足,而且人格培養也值得大家關注。

把孩子送到作文班就一定能提升作文能力,著實令人質疑。(蔡明原  攝)

在網路注音文橫行及九年一貫課程減少國文課的影響下,多數老師認為學生的國語文素質低落,有二十年作文教學經驗的王蜀桂感慨的表示,家長一昧的注重英文學習,不重視中文教育,學校其它語言學習又排擠中文課程,加上考試不考作文,老師在有限的教學時間裡,自然而然將需費時批改的作文犧牲。如今,作文能力下降的後遺症逐漸浮現,學生無法條理分明的描述事件,表達時又多出現跳躍性思考,當無法完整的表達想法,真不知道孩子的未來在哪裡?

過去家長送學生補作文是好還要再好,現在是學生語文程度已經很差,甚至連作文題目都看不懂,才開始想要學作文。否則,平時的時間已被其它補習課程排滿,哪裡還有誰要學作文?作文老師葉玉琴說:「家長把孩子送到作文班,在心態上只是求個安心,認為孩子送到作文班就能馬上提升作文能力,其實作文的學習,不是區區兩個鐘頭就能看到成效,而是家長也要投入陪孩子一起讀書,但令人氣餒的是,建議家長讓孩子每天作十分鐘的朗讀,都未必做得到!」

現在學生作文能力連造句都有困難,王蜀桂舉了一個「生靈塗炭」的成語造句,有學生寫「乞丐囝仔生活在生靈塗炭的環境中」,那是把「生靈塗炭」原本兵險戰亂、喪身滅國的意思,誤用成貧窮艱苦的生活。然而,學生的程度差,教師的品質亦不盡理想,當各大學紛紛開設教育學程,師範體系被打亂後,不少國小語文教師同樣是造句不通、錯字滿篇,這個現象因都市退休教師比鄉鎮多,在非師範正規教師大增的情況下,都市教師中文能力更有待考驗。

學生作文能力問題不僅於此,如要學生書寫二十六個英文字母大都沒有問題,但要學生默寫注音符號,可能沒有幾個能夠寫得完整,學生對中文的字音、字形、字義都不求甚解,同音字無法分別字義,往往得依賴字典,不論是造辭、造句亦都要靠字典才能寫出句子,嚴重的程度是已經沒有字句組合能力,更有甚者是連閱讀理解能力都沒有。

新興高中教師楊嘉敏認為,作文的教導不該只停留在文字的程度,身為教師可以從多重的面向去啟發學生,由多元智慧的觀點來提升學生的作文能力。在時代快速變遷下,少數教師仍有教學上的盲點,未能跟上世界的腳步,徒用過去的經驗與觀念,來教導學生面對未來競爭的趨勢,也是造成作文學習效果不彰的原因。

這一代學生語文表達能力退化的現象確實無庸置疑,從歷史脈絡看是具普遍性的,這與世界各地都一樣,現實面已呈現文字閱讀失去原有優勢,取而代之的則是圖像閱讀。現今語文的表達經過英語、鄉土母語的滲透,從語文學的角度很難去釐清何為純正?新興的語法增加了語言的豐富性,許多新聞標題、網路笑話內容語多雙關,這個現象宣示多元化時代的來臨,成功大學中國文學系許長謨副教授即表示,年輕世代對語文的創新,我們應該給予鼓勵及喝采,但在欣賞之餘,正規教育還是要教導如何正確、優雅的表達。

基測不考的科目

在語文師資都可能有問題的情況,加上考試引導教學的效應,現行教育政策的影響下,教育杜部長表示,升學考試只考電腦閱卷的選擇題、不考作文題,是一種「教育偏差」,「更是一種危機」。當要不要考作文也成為教師甄試的問題時,絕大多數準教師都贊成加考作文,雖然考試不是提升作文能力的唯一途徑,但就如許長謨所說的:「考作文,不能提升語文;不考作文,語文一定更糟。」

現在學生的文字使用能力實在有待加強。(蔡明原  攝)事實上不論是國中基測或是大學學測,生活化的命題方式都較過去為優,但由於題型靈活,導致家長、學生更忽略基本功夫的重要性。王蜀桂舉新詩寫作為例說:「如果沒有古典詩基礎能力,不懂得押韻,寫出來的詩難免出現不協韻、拗口的情形,當然無法表現出詩詞特有的節奏美感。」換言之,學生不了解各種文體的寫作方式,也就沒有能力將各文體運用自如。因此,學生面對作文,卻沒有論說能力已是一種普遍現象。

葉玉琴用大勢已去的喟嘆表示,考試題目生活化,並不表示就不需要具備寫作的基礎能力;考試不考,也不表示就該不按部就班的學習。家長錯誤的認知與學生不夠努力,把作文班當成大力丸、運功散,作文能力絕不是靠加持可以提升上來的。

以考試為依歸的學習方式,結果造就的是沒有書寫能力,甚至聽寫能力的「作文盲」,當未來要迎戰激烈的國際競爭時,恐怕都不知道自己輸在哪裡!學生不願在作文能力上加強,直接的反應是學了也沒大用,所以學生可以從幼稚園開始補英文,一路補到高中畢業,然而英文程度未必好,中文程度卻可能更差。學生作文能力基礎功夫不足,從錯別字太多、成語誤用不解原義及語詞張冠李戴的情形可見端倪;另一個現象,部分資優生還有自負的心理,沒有謙虛向學的態度,若教師也缺乏專業素養,心態上跟學生一樣得過且過,作文學習可能就這樣犧牲掉了。

以往學生一個學期要寫六到十篇作文,現在整個學期可能連三篇都不到,有些在名目上以「寫作」替代「作文」,教學方式大玩文字遊戲,簡單的兩三行造句輕鬆帶過,作文教學質量上與過去有明顯的差異,老師對學生作文能力的督導,在九年一貫的時間分配下,同樣顯得力有未逮。

都是網路惹的禍?

當學生中文學不好,有些人就將矛頭指向網路的盛行,在留言版或討論區的網路世界裡,溝通方式呈現英文、數字、注音文一起來的亂象,網路溝通愈來愈懶得打字,令人迷惘的「火星文」就這樣在網路世界冒出頭,多數不懂使用者邏輯的網友根本看不懂。因此,已有許多討論區版主明訂禁止注音文的使用,更嚴禁教人不知所云的火星文出現。

圖像閱讀大量取代文字閱讀,寫好作文將不在有美好的明天。(蔡明原  攝)

作文能力低落果真都是網路惹的禍嗎?有些教師站在多元文化的觀點,認為網路實在是背負了非戰之罪,更有教師直接指出,學生為何要用注音文與符號,就是因為作文程度不足,不該倒果為因將責任全推到網路身上。現在小學五年級生還有很多簡單的生字不會寫,一篇簡短的作文,總會夾雜許多注音,詞彙也明顯的簡化。學校的要求低,學生也覺得沒有認真學的必要,加上網路世界講求速度,語句的使用便不求章法,於是英文、注音、符號全混雜一起,讓人無法理解。

從網路現象觀察其對語文能力產生的影響,網路次文化或多或少與中文寫作呈現互為因果的關係,但究其主因是不注重語文能力與學生基礎能力差,學生在學習的心態上不能給予中文肯定,自然就無法用心學習,以致程度越來越低落。

另一個影響學生語文能力的原因,是學習資源的貧乏。目前國內語文類教材陳舊,市面上不少是舊酒裝新瓶的舊教材,往往內容缺乏創意且與生活脫節,相較於對岸中國大陸語文的學習,書店裡隨處可見國語文學習範本,並且種類版本繁多,學生的選擇性高,葉玉琴說:「早期各級考試都有作文題,學校老師會要求學生背作文範本的文章,在大量閱讀的情況下,學生讀多、背多,文章不通順也變得通順。但是,如今沒有新的東西,範本多數是一些老舊的題目,學生閱讀的機會原本就少,現在連優良範本都沒有,學生當然更不愛閱讀了。」

雖然有少數出版社移植大陸語文教材到國內,但是教材的使用還是需要有基礎的語文能力,光是小學程度的成語書,就得改由讓國中生才能使用,沒有基礎能力的學生仍只能望書興嘆。國內教材偏向選擇題,不斷簡化學生的思想,國語文中重要的字形、字音、字義的練習貧乏,學校雖有習作本,不過內容簡易只能用來作為練習,有些家長、學生認為這樣就夠了,想加強的也不過是買參考書來寫習題,對於真正寫好作文,需靠大量閱讀紮好根基,還是有相當大的距離。

根據經濟合作發展組織 ( OECD )的調查,各先進國家閱讀量都很大,例如鄰國日本,地鐵站裡幾乎人手一書,歐美國家暢銷書也都以小說、文學類為主,反觀我國閱讀人口遠遠落後其它國家,各圖書館圖書借閱使用率偏低,少有人反應藏書不佳或藏書量不夠等問題。

根據教學經驗,許長謨認為,閱讀習慣跟網路閱讀是可以同時並進的,閱讀資源的缺少根本來自需求的不振,需求不振是因為消費者沒有閱讀的習慣,歸咎起來仍是未從小養成。當大眾在怪罪網路時,就好像怪罪多語化發展與圖像閱讀一樣,學生寫不出像樣的文章,其原因是本身閱讀能力不足,和教學系統未正確因應所致,面對現實的網路潮流,實在不該讓多元文化的發展,背上學生作文能力低落的黑鍋。

滿腹經綸靠文化滋養

作文能力是一輩子都用得到的能力,楊嘉敏奉勸學生不要放棄與文字接觸的機會。現今學生捨棄文字閱讀,大量的資訊來自影音,普遍呈現閱讀能力下降的現象,語文的表達內容乏善可陳,明顯是我們的文化刺激不足。現實環境沒留給學生充足的閱讀時間,學校裡語文課程受到排擠,課外時間排滿補習課程,回到家則要寫作業,最後還想把握有限的時間上網聊天、打電玩,如此緊迫的時間安排,先捨棄的必然是被認為最不重要的語文學習。

作文能力是一輩子都受用的能力。(蔡明原  攝)

當影音閱讀大量取代文字閱讀,一般學生無法從快速閃逝的影音當中留下深刻的文字印象,相較於大量閱讀,經常接觸文字的學生,就比較能以文字書寫的方式,來傳達個人的見解與思想。多數學生不作文字閱讀的現象甚至禍及漫畫,根據漫畫店業者的觀察,以前許多國小學生會去租漫畫書,現在漫畫書已被遺棄一旁,而是改到網咖打電玩。許多學生無法想像過去的學生會看報紙副刊,還要閱讀課外讀物,他們閱讀的範圍只侷限於學校課本內容,如此貧瘠的語文素養,不說要學生寫出文采生動的文章,就是要寫篇語句通順、表情達意的文章,都是一件難事。

寫不出文章除了缺少大量閱讀外,文章要有深度,還得擁有深厚的文化素養。文言文是一種可以同時學習文章結構,還能得到許多寶貴傳統文化滋養的文體,通常能寫文言文的人,其白話文也一定寫得不差,像胡適、徐志摩都是受過文言訓練的現代文人,但從胡適提倡白話文開始,古典文學便逐漸被淡化稀釋,近來去中國化及本土意識抬頭的政治氣氛下,文言文更是受到嚴厲的考驗,教育部杜部長就表示現在高中國文課程中,文言文的比例偏高應予調整。

其實,高中國文六冊當中,文言文已剩下二十七課,白話文有三十一課,以文史不分家、史地不分家的觀點,學生透過古典文學的閱讀,有助於文化認識與歷史的了解。現在的學生因為不解朝代,所以造成只識「張菲」不識「岳飛」的情形,就連歲寒三友松竹梅都分不清楚。因此,文言文精簡洗鍊的文句,能提供接觸傳統文化的機會,並有助於增加寫作的深度與廣度,學生閱讀古典文學的價值也就在此。

如何讓學生把一則故事說好,有賴於把閱讀經驗作適當的轉換。事實上不論文言文或白話文都能提供文學素養的滋養,只是現行教育缺乏由淺入深的啟發,學生無法領略文學呈現出來的肌理與生命質感。好的文章需要在文學的沃土中成長,才能開出美麗的花朵,閱讀白話文因貼近現代人心靈,因此易於理解,但閱讀文言文,可以教導學生為人處事與積極的人生觀,教學者應可以從文學經典中取材,再以今日的語言跟生活去比對,並尋求適合學生需求的方式,作為文學性的轉折和引導。

作文學習  起承轉合

文章的構成包含「意」與「法」兩個部分,不同文體傳達的精神亦不相同。文章中的「意」,是意思、情節、精神內涵的表達,當我們要表達對父母內心感動,會聯想到「蓼莪」;談到團結互助會想到「三劍客」;論說搏鬥與挑戰會想到「老人與海」、「天地一沙鷗」,這就是不同「意」的分別。至於文章的章「法」,大多數學生會從閱讀和生活經驗中類比(Analogy)而來,所以情感概念清楚、閱讀量多、生命感強的人,比較能捕捉到事件的相似性,作文時就較能適切的表達意念。

多讀、多寫是寫好作文的必要功課。(蔡明原  攝)

現代人情感平板又薄弱,往往無法以文字表達出旺盛的生命力量。然而,閱讀提供了不同的人生描述、抒情及義理經驗,所以閱讀量越多,各種記敘描繪的Analogy能力也就越強,如果生活空洞少了人生體會,要言之有物,就好比豬頭皮炸不出油,是不可能寫出感動人心的文學作品。許長謨以肯定的態度說:「閱讀的重要性,正是幫助學生以Analogy的觀念,將人生、感情的交融,以文字工具表達出來。」

起承轉合的作文方式常被喻為是八股的象徵,但對不懂得如何寫作文的學生而言,不啻是一種簡易可行的寫作模式,若能從起承轉合中培養出基本作文能力,進一步認識各種文體,其文字表達能力將可以逐漸熟練。

其實,作文的學習可以從「起、承、轉、合」四個步驟著手。「熟讀唐詩三百首,不會作詩也會吟。」作文能力的基礎根植於豐富的文學經驗,因此,大量閱讀是必備的功課,學生可以選擇讀報、背誦文章作為起點。楊嘉敏表示,不妨用玩的心態來了解作者的想法或心情,不要用嚴肅的態度來學習。專業作文老師認為,學生多閱讀像「8○○字小語」具有完整結構的小品文,在熟悉短篇文章的寫作方式後,對統合作文的起承轉合能有非常大的助益。

累積了豐富的閱讀經驗,實際的寫作練習當然不可少,避免問道於盲的學習,早期作家如琦君、張曉風等人的作品,會是學生很好的臨摹範本,閱讀王鼎鈞著作的「作文十九問」、「作文七巧」、「靈感」等書,也都能啟發寫作的智慧,至於一般基礎練習教材,則可參考螢火蟲出版社的語文訓練叢書。

除了多看、多練習是寫好作文的主要法門外,生活經驗與觀察則是豐富內容、提升文章深度的重要依據。多數學生忙於接收外來訊息,經常無暇觀察與思考,以致觀察能力薄弱,對事物的描述既不豐富,更達不到細膩與深入的呈現。「學而不思則罔,思而不學則殆。」當學生無法思考所接收的資訊,又缺少多采多姿的生活觀察和體驗作為後盾,寫出來的文章就無法產生生命的厚實感。一篇好的文章常是從生活中汲取養分加以成就,如何把生活經驗轉化為生動的內容,唯有靠平時多用心觀察與細細品味了。

提升作文能力的方法還可以多寫、多投稿,透過不斷的磨練,久而久之熟能生巧,生花妙筆下不難寫出信達雅的好文章。學校或社區也可以藉由鼓勵學生辦理校刊、社區報及作文比賽,讓學生有參與發表的機會;學生則可以用投稿報刊、雜誌、網路徵文或貼文分享的方式,來訓練自己的創作能力。總之,寫好作文沒有捷徑,如能大量閱讀、多臨摹、常創作,最終鐵杵就能磨成繡花針。

攀上中文學習列車的尾巴

半導體教父張忠謀曾提出「中文優勢論」,他認為在大中國市場興起的時代,中文能力正是台灣吸引外資的人才優勢。日本經濟大師大前研一也表示,未來提供中國大陸知識服務,台灣人擁有全世界沒得比的中文優勢。這兩位前瞻性的經濟大師看到了台灣競爭利基,但是他們可能是以三十歲以上的台灣人為基準,因為台灣人才的中文優勢正快速消失中。

「補中文」會是將來非常熱門的課程。(蔡明原  攝)

世界各地此刻正興起中文學習流行風潮,而台灣在原有中文優勢下,卻忙著學英文及應付九年一貫勤補才藝,多數學生忙得沒時間閱讀,家長為了拼經濟也無心陪孩子閱讀,學生的作文能力在多方角力下自生自滅,將來要與世界接軌,或說與大陸接軌,只怕是更形困難。也許有人會想,等需要用時再來加強,曾在補習班兼職的楊嘉敏說:「中文補習的效果還是令人存疑,因為語文學習是無法在短時間見到成效的。」家長普遍存有補習就有效的迷思,卻未認真考慮「越補越大孔」的可能。家長偏頗而錯誤的觀念替孩子作好安排,殊不知孩子是輸入的質量不足,閱讀的作用是將前人正確的語法、優美的辭彙,積存在孩子的腦內,就如養分不斷滋養樹苗一般。

許多人對學生中文能力低落憂心忡忡,他們擔心我們的下一代,會變成「肩不能挑、手不能寫」的低能兒,以後就算要到中國大陸當「台勞」,都不見得有競爭力。有人提議,要挽救學生中文能力,教育部應實施「全民中文檢定」。其實,中共教育部、勞動部早就發展出類似全民英檢的漢語水平考試(HSK),其方式是以客觀的鑑別制度,提供公家機關或企業作中文能力認證,全國工作人口中包括教師都須通過考試。

面對未來的國際競爭,少數自覺的家長已積極培養下一代中文能力,目前補教業中國語正音班、作文班有逐漸復甦的跡象,也許「補中文」會是將來非常熱門的課程。未雨綢繆之際,我們是不是應該先培養孩子養成閱讀的習慣,閱讀的書不必求多,而是要熟練即可。「書讀百遍,其義自現。」學生可以選擇唐詩、中國古典文學、經典或世界文學名著加以熟讀,孩子看這些書或許不能完全了解其義,但重要的是在潛移默化中,把書裡傳達的精神內化。

語文的表達可以是口語,可以是文字,兩者卻都要有一定的能力才能完整表達意思。因此,經常作三分鐘演講及養成書寫習慣,都有助於口語發表與文字表達能力的訓練,但最基礎的工夫仍是需要大量閱讀。「巧婦難為無米炊」,腹中若是空無一物,要說、要寫都會覺得力不從心,想要寫好作文,真得從大量閱讀開始!(原文刊登於「百世教育雜誌」157期2004年10月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