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靜觀明原
  • 339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師嚴而後道尊

師道觀念的變遷

傳統師道隨著時代不斷變遷,在今日社會自有它應有的價值與定義,尊師重道原是我國非常悠久的良好傳統,比起西方文化,東方文化的師道觀念更能影響學生人格的成長。因此,師道觀念不但不應受時代環境的影響,更應該予以發揚光大。過去人們不必刻意尊崇師道,老師就已能受到世人的敬重;現在師道已經不復,當然更需要後人大大的闡揚。二千多年前,禮記學記篇即提出尊師重道的精神,明確倡導「師嚴而後道尊,道尊而後民知敬學。」文中說明了民眾惟有先敬重老師,接著才會因此重視聖人之道、為人處世之道,要等道術被大家器重了,然後才知道學問的重要。

現在學生心中的疑惑,需要老師加以關心。(蔡明原  攝)

今日社會快速轉變,身為老師或學生都必須重新省思尊師重道的涵義。以前的學習環境規矩比較嚴格,學校被視為神聖的殿堂,如今的現況是老師在台上講課,學生在台下講行動電話,這樣的改變多少是源自西方思潮的影響,校園裡不再允許教師體罰學生,老師原有的權威性不再,加上個人意識形態高漲,從教育體制、家長、社會輿論各方面而來的壓力,已經嚴重影響到老師的教學方式,外力干預教學的案例屢見不鮮,學生對老師的教導方式如有不滿,甚至不念師生之情對簿公堂,演出學生告老師的

從前教育體制中群體意識較強,學生較為循規蹈矩的遵守群體規範,當個人主義抬頭,多數人著重個人利益的維護,常常只重視個人而忽略了群體。教育體制在個人自私自利的心態底下,尊師重道的精神逐漸模糊,師生關係轉變成師不師、生不生,傳統敬師如父的優良美德自此淪喪。校園裡老師如不管學生,這似乎有失老師的天職,然而,老師所以不管,是因為不敢管,校園裡動輒有學生告老師的報導,老師為息事寧人,只好採取明哲保身的消極態度,古人應機說教的情景,只能成為大家心目中的記憶。世道變遷至今,師道正為今人淡化,歸納其原因,其一是個人主義的抬頭,學生的自主性更高,外界對教學的干預也更高;另一方面,迫於社會現實,老師為了保護自己避免受到傷害,只好反過來敬學生而遠之。除此之外,高師大經學所黃忠天所長表示,現在教師對文化傳承的使命感較為淡薄,老師原本扮演傳道、受業、解惑的角色,如今僅剩下受業與解惑而已,其實那祇是知識層面的教導。韓愈將傳道列為首要,受業次之,解惑又次之,當今的教育現況卻是本末倒置,教育過程忽略了文化道統的傳承,落得學生品格習慣的養成,只能靠個人造化的地步。

老師與學生打成一片,才能有良好的師生關係。(蔡明原  攝)

從現實的層面去看問題,過去的師生關係為何可以情同父子,在書院的教學環境裡,老師同時扮演了生活導師的角色;但是,現在的師生互動來去匆匆,下了課老師即趕赴別的教室,學生則忙於應付其它課程。教育體制上呈現出買辦教育的薄情寡義,師生間僅存知識面的互動,卻少了人格、生活教育的互動,學習的價值已被功利主義包圍,這種現象由社會中人人急功近利可見一斑。有教師就不諱言的表示,確實有少數教師把教職視為一般行業來看待,他們將每天到學校教書視為上下班,下班後學校的人事物就與個人無關,在這種缺乏教學熱情的觀念底下,校園裡的師生關係自然不言可喻。

功利的想法亦表現在家長對老師的態度上,在中學任教的孫老師表示,現代人孩子生得少,因此對孩子產生過度的保護,生怕孩子學習狀況不如人家,然而家長在家時,又只想看電視或做其它事情,卻不願多花點時間教導自己的孩子。同樣的情形也發生在國小校園,家長都要求老師對孩子好一點,有些家長就因此向老師示好,甚或巴結老師。文元國小張小鳳老師說:「教育學生是老師的天職,老師應把學生視為自己的孩子與老闆來看待。」可是,家長總覺得要與老師培養良好的關係,孩子在學校才能受到特別的照顧,因此造成家長挑選名師的現象,同時形成教師間不必要的排擠與對立,這絕不是尊師重道的正確意義,而是私利驅使下的逢迎拍馬。

尊崇師道的積極意義

「師嚴而後道尊,道尊而後民知敬學。」的師道觀念,現在實際的情形似乎是要倒過來解讀,學生到學校裡只著重知識的追求,學問的實用與否才是選修的要件;其次,是哪些管道可以取得這些知識;最後,才是什麼人在教授這些課程。至於教授的老師是誰已不是那麼的重要,在知識的取得過程是功利為先,可以提供資訊或協助的就多親近,不能滿足需求的就形同陌路,一切皆以達到知識的取得為目的。

師嚴而後道尊,道尊而後民知敬學。(蔡明原  攝)知識經濟的時代,知識是有價值的,但傳授知識的老師價值何在呢?人在冷酷無情的知識經濟之外,如何恢復老師應有的價值,再度從「尊師」的角度去「重道」,而不是因為「重道」才去「尊師」,甚至不懂得尊師。黃忠天所長認為,尊師重道雖是老調重彈,卻是歷久彌新的觀念,學生敬重老師,老師也全然的付出,師生互動彼此是相對的,如果學生既不好學又不尊敬老師,老師的教學熱情自然減弱,最後損失的還是學生。尊師重道對教學品質產生的影響,是許多人沒有思考到的層面,在師生互動中透過對師長的尊重,而得到師長全心全意的教學指導,實質上是彼此互惠的情形,更何況每位教師何嘗不想得天下英才而教之!

尊師重道不僅是我們的優良傳統,對今日社會更有其正面的積極意義,人人想要獲得有用的知識,但是,憑什麼老師就得教導你,何況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毫無保留的教學態度,反省這些問題,令我們必須重新審視現有師生關係,並思考師道在現今社會的意義及價值。師道是否受到重視,媒體扮演了推波助瀾的角色,校園事件常是媒體追逐的焦點,如果媒體對老師作正面的報導,等於給所有老師打上一記強心劑;如果媒體採取負面報導,那就猶如將老師判了重刑一般。眾人皆知過去老師是坐著,學生站著;今日則是老師站著,學生坐著;未來呢?會是老師站著,學生趴著嗎?我們急需媒體以強大的傳播力量,闡揚師道的正面價值,而不是把多數老師辛苦的付出淡化了。

見賢思齊,學生的品格教育必須從小培養。(蔡明原  攝)

學校教育不光只是知識的教育,重要的是品格的養成,雖然學生學習的心態有些功利,然學習的主要重心仍在學校,因此,如能以尊師重道為基礎,擴及到家庭裡也孝順父母、兄友弟恭,在人際互動上更注重倫理觀念,從學校師生的倫理,到家庭倫理的建立,乃至社會倫理的建構,逐步形成人與人之間的良性循環。

儒家思想影響中華文化數千年,傳統師道精神亦以孔子為代表,然而,培養教師人才為主的師範學院中,卻已有多所學校將四書改列為選修課程,一般大學文學院甚至有將四書課程取消的情形,高雄師範大學是目前仍堅持把四書列為各科系學生必修課程的學校之一,經學所黃忠天所長說:「高師大始終認為師範學校所教育的學生,將來很可能從事教育工作,儒家的教育思想,四書佔有極重要的地位,高師大藉由四書的教育,來培養學生尊崇師道的精神。」

四書是儒家教育的重要經典,特別是論語中記載了許多師生關係的典範,如因材施教的概念、有教無類的態度、孔子誨人不倦的精神等等…,這些作育英才的典範,在四書中充分表露無遺。儒家四書教育不在提升個人文學能力,而在使學生領略經典中的師生互動,以激起對天下人的關懷,並效法儒家悲天憫人的仁愛精神。儒家師道的師生關係與教育觀念的塑造,對日後教育品質有著重大影響,其作用是提升國家社會的整體文化水平,當今師範教育體系應再度發揚傳統儒家師道精神。學校要提供給學生的不是只有知識教育,還要有品格、品德的教育,有些學業成績好的資優生,卻不懂得將心比心的道理,這是缺乏德行教育的潛移默化,要能培養健全的人格態度,還有賴社會、學校、家庭三方的配合。孫老師說:「要振興師道,大眾須有共同的認知才有可能。」

古今師生態度大不同

學生不知尊師重道,行為處事上就容易偏差,個人價值標準,品德的表現皆大受影響,多數學生變得不在乎行為的規範,一副只要我喜歡,什麼都可以的態度,師範院校的學生將來可能成為人師,因此,表現上比一般學生較顯得尊師重道,在校的言行基本上較為安分守己,或許學生自覺將來也是人師,所以特別循規蹈矩,當一般學院屢傳校園事件時,師範體系的學務處,其工作就顯得單純許多。

良好的師生互動,呈現學生勇於發問,老師樂於解答。(蔡明原  攝)

除了品行的差異,在學習精神方面,學生的學習精神也大不如前,在功利主義的驅使下,必修課程可能迫於規定,所以缺課的情形有增無減,選修課程因出於個人自願,學生出席的情形相對較好。過去許多學生會到外系旁聽,甚至是跨校旁聽,現在已不多見,反觀學生修課的方式,往往算準剛好達畢業學分的門檻,而不願超修學分,學生關心的重點,只是學分及格與否,師生彼此關係顯得淡薄。整體而言,現今學生好學的精神蕩然,宋代游酢、楊時程門立雪的典範,恐怕要讓學生譏笑是「頭殼壞去」的行為。

東華大學人文社會科學院顏崑陽院長在聯合副刊發表了一篇「哀大學」的文章,他認為我們的教育環境在強勢的教育決策下,一種以「經濟」為招魂旛,「競爭力」為符咒,「經費」和「員額」為法劍的「新威權」正在日益茁壯中。在政治威權環伺的教育環境下,不可否認的有許多教師患有「狹心症」、「冷感症」、「焦慮症」,這些教師把自己關進研究室或實驗室,心眼中的世界,就狹窄到只剩下幾個燒杯、一部電腦或一堆圖書,對時代社會的公共議題沒有感受也不關懷…。影響所及,大學生唯功利取向而缺乏理想,這種校園文化,也就可以想見了。

當老師努力保住自己的飯碗,奢談「理想」的情況下,師範體系是否還能傳承師道精神?黃忠天所長表示說:「尊師重道的精神還是存在的,只是在比較上與過去確實落差很大。」實際去了解師生關係的改變,發現其與社會結構的演變息息相關,今日的老師窮於應付各項升等研究,或者忙於撰寫計畫書來競標國科會計畫,學生則忙於打工及各式各樣的休閒娛樂,過去如同父子的師生關係早已不存在,反而是功利的氣氛瀰漫在師生之間,校園裡真實的現象是虛假的師生關係充斥,在功利主義發酵下,如何讓學生心悅誠服的尊師重道,或許也是教師都該反躬自省的課題。

如何傳道?如何受業?如何解惑?

要讓學生「如七十子之服孔子也」,教師在傳道、受業、解惑的過程裡,不僅要扮演好經師的角色,更要成為學生人格的導師,老師的言行都是學生人格教育的一部分,少數教師有遲到早退的現象,教學敬業態度也不足,或者只顧研究與教學,卻忽略生活教育等等。如果為人師表將精神放在積極爭取計畫,寫升等研究報告書,甚至是個人旁鶩上,想要讓學生認同與敬重,那就很困難了。

尊師重道的觀念根植於待人接物的倫常表現。(蔡明原  攝)

俗話說:「一個孩子活跳跳,被老師教到死翹翹!」這點出老師若未能善盡教職,就無法教導出優質的學生。或許現在老師確實難為,在對學生沒有管教權的情況下,如何協助學生獲取知識,及指導學生人格的養成,張小鳳老師說:「老師的角色要像父母,也得像良師益友,更要能成為學生心目中的偶像。」可見在多元開放的社會裡,老師的角色亦要隨著七十二變,扮演好受業、解惑都只是人師的部分工作,要能與學生打成一片,並贏得學生的尊重,才能獲得最好的教學效果。

老師的角色隨著時代改變,過去學生怕老師的情形愈來愈少,師生相處更像兄姊與朋友。雖然,老師不再給人高高在上的感覺,但其社會地位不論城鄉仍受到大家的敬重,如今大眾討論維護師道尊嚴的目的,無非是希望師道不要因為社會變遷而淡化,甚至是向下沉淪。在學生充滿自主性的時代,老師的權威性不如父權時代一般,師生關係必須要學習雙向溝通,建立一種新的師生關係,以拉近彼此的距離。

師生間的互動,不論任何形式都有益雙向溝通,只要願意,不論是傳統執經請益的形式;或者是師生不分你我打成一片,重要的是師生要保持互動溝通的狀態。與人溝通首先要降低自己的姿態,當彼此站在同一高度,才易於溝通,師生間更是需要讓溝通毫無障礙。不過,老師也不宜為迎合學生,因此隨便輕挑有失老師形象,甚至忘了師生間應有的分際,既然為人師表,還是要自我要求,表現出成熟穩重的行事風格,所謂君子不重則不威,身為老師如果不重個人形象,學生當然也就隨便,一昧空談尊崇師道,無疑像空中樓閣一樣虛幻。

要面子先要有裡子!

人格教育從小就須養成,將來才能落實到人際互動關係。(蔡明原  攝)

自重而後人重,老師要贏得學生的尊重,首先還是得從個人做起,黃忠天所長表示,老師可以從提升專業能力及提升人品道德兩方面著手。現在老師得不到學生的尊重,往往是因自毀形象,破壞了老師原有的格調,或是刻意討好學生,使得學生僭越師生間應有的倫常;部分老師在課堂上說人是非,或將個人政治意識帶入教學,凡諸種種都是不當的作為,身為師,就應有為師的風骨,其一言一行都會是學生注目的焦點,學生心中也自有評斷。孫老師認為,老師對學生應該採取主動出擊,激發學生學習興趣,本身則應自重,不說空話,常以身作則;其次要時時進修,豐富個人的專業知識,不斷充實人文涵養,並進一步帶動學生好學的校風。張小鳳老師則認為,師生之間還要加強與家長的關係,必須經常和學生家長保持聯繫,並適時反應學生狀況。張老師說:「教學的重心有七分是用在學生教學活動,有二分用來處理校務工作和與家長聯繫,一分則用來進修,充實自己。」

除了老師要先端正自己,以成為學生學習的對象外,學生也該善盡其本務,現今學生太多外務,缺課的情況猶如家常便飯,有些學生還本末倒置把家教當本業,學校課業卻反而成了副業,身為學生同樣要素位而行,才能在學習過程中得到最大的收穫,因此,學生要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多與老師親近,師生間沒有距離的隔閡,知識的傳遞、人格的養成,就能造就一加一大於二的教學效果。孫老師充滿希望的說:「不要對學生失望,學生就會給我希望。」

面對廿一世紀社會急驟變遷,師道所影響的層面不僅是校園裡的師生關係,而是社會倫理的建構,但願透過尊師重道的養成,讓我們能夠重建一個富而好禮的社會。(原文刊登於「百世教育雜誌」156期2004年9月號)

精采戲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