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靜觀明原
  • 339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辨證思維與經典解讀(上)

經典中求「道」

(丁永健  攝)

中國廣義的儒家,其實包含儒、釋、道經典的智慧,事實上應該予以再度的復興。我們平常認知的經學,應區分為考據之學,即是經典中的「小學」;另外屬於義理的經學,即所謂的「大學」。「小學」是學問的基礎,「大學」才是學問的發展。學問分為義理、詞章、考據,考據的經學跟義理的經學綜合起來就是經世之學。考據的經學以現代的概念來講就是知識之學,至於義理的經學,用現代的概念不妨稱它為生命之學。這種考據的、生命的經學,包含了道學、理學、心性學、佛學…,是求安身立命的學問,在這求安身立命的學問裡,有一種終極真理的探索與實踐,這個終極的真理貫穿「儒」、「道」、「佛」,通通都稱為「道」,乃至基督教,聖經第一句話就是「太初有道」。因此,我們可以把「道」作為生命之學最終極的永恆歸宿,也就是生命的真理。

回歸生活的自然,身心才能還原為真實的自在。(蔡明原  攝)生命之學所探索的「道」,就在飢時餐、倦時眠的日用尋常當中。(蔡明原  攝)生命之學也就是義理的經學,所要探討最核心的對象就是「道」。不管是儒家、道家、佛家的經典,都是要從經典中去探索「道」,只是我們如何從經典中找到「道」呢?我們不妨坦白說,經典中沒有「道」,經典是指引我們去求道,而不是經典就是「道」。「道」不在經典裡面,我們要怎麼從經典中求到「道」?這顯露出一種詭譎的現象,既然「道」不在經典裡面,就不要去讀經典好了,那「道」到底在哪裡?其實,「道」在天壤之間,「道」在生活之中,所謂的日用尋常,也就是吃飯、睡覺。有學生問禪師說:「您是怎麼樣修道的?」禪師說:「很簡單!飢時餐,倦時眠。」似乎就是餓了就吃、睏了就睡這麼一回事!

簡單的回歸生活的自然,生命就能還原為真實。我們在生活中求道,尤其在家庭中、親子之間、夫妻之間,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君子之道肇端夫婦,這是很簡單的道理,可是,我們不能認為「道」既然不在經典中,就直接往生活中去求。因為,在生活中求很容易就求錯了!現實的社會環境、世界已經是非常的複雜、駁雜,真假混淆,真實生命的「道」,總是被假的表象所遮蔽,在真實生活中,反而不容易求到「道」。

聖人言行實錄

經典是一種特殊的設計,經由這樣一個設計,那種永恆的、無限的、純粹的、優美的「道」,反而在經典中比較容易看得見。然而,經典中的「道」,其實並不是真真實實的「道」,真實的「道」,只存在於真實的生命所展現出來的生活之中。經典由語言、文字構成,它不是一個真實的生命,當然「道」不會在那裡面。不過,它至少是「道」曾經存在過的陳跡,那是聖人的言行記錄。

我們的生活是亂七八糟、駁雜的、假的,但是聖人以其一生誠誠懇懇的實踐,自我的釐清、沉澱、提升、純化。我們把修道有成者的生活忠實描寫下來,所以我們讀到忠實的聖人言行記錄時,恍如聖人又活在我們眼前。但是,古今聖人能有幾個呢?於是,用另外一種方式,經由文學性的設計來記錄。文學性的設計可以取材自真實的人生,也可以綜合許多人生命中清純的部分,創造一個完美的人格。另外,生活中有純、有駁,可以抽取純淨的部分,來經營裡面的生活情景,也可以有一些不純淨,作為清楚的對照,或者,描寫一個人由駁而純、由假而真的歷程,當生活中所有不相干的雜質都過濾掉後,很清楚的看到一個生命如何成長,這就成為一種文學性的記載。

綜合人一生修行的經驗,最後歸納、提煉出,人之所以為人,真之所以為真,道之所以為道的原因;也可以是由假而真、由駁而純的修養過程,裡面的一些訣竅、課題及重點,把它化成一種理論方式來表示,這個稱為哲學性的記載。所以經典可以分成三種,一種是歷史性的言說,一種是文學性的言說,一種是哲學性的言說,裡面都蘊含有「道」的存在。

經典裡記載的是聖人的言行實錄。(蔡明原  攝)

記錄雖然不是「道」的本身,但它至少是「道」的投影,就像我們替「道」拍了一張照片,雖然照片不是真的人,但還是跟真的人非常的相似。我們用歷史性的、文學性的、哲學性的方式來作記錄,當然可以綜合起來如多媒體,所以我們中國原始的經典,很難區分它是歷史性的?文學性的?還是哲學性的?它們都揉合在一起,中國稱文史哲一家,其實是各有重點,但是彼此卻又互相闡釋。因此,某些經過時間的淘洗,而被列為經典者,它一定是直接從聖人的行誼取材,藉由文學優美的設計,哲學精煉所架構形成的。

「一元演譯」與「兩端互動」

要如何透過經典找到「道」?一方面「道」不在經典中,「道」應該在我身上,因為我這個讀者才是一個真實、具體存在的生命;另一方面,我這個現實的生命或生活不夠純,然而經典是純的,但是卻不是真實的,正好與我相反。因此,我們需要彼此支援配合,於是讓經典的純,純化我真實的生命;同樣也讓那個雖然純,但已經不夠真實的「道」,通過我的實踐再一次的真實呈現。

我們解讀經典從中掌握到「道」,「道」就是一種真實的、永恆的、絕對的、理想的生命存在情境,或者說理想的生命型態。我們說理想的生命與理想的生命型態同義,而理想的生命所指的是實存,但是經典中的「道」不是實存,它是理想或實存生命的記錄,所以它是一種完美的型態。但它並非真實的存在,而只是「道」的一個圓滿的虛廓,「虛」不代表真實的存在,可是它是圓滿的形式,所以它有待我們以真實的生命灌注進去以充實它。

「道」要經過實踐,才能再次真實的呈現。(蔡明原  攝)

經典並不能一廂情願的讀,那麼經典會異化變成教條,我們得要有一個互動,這樣的方法我們稱為辯證。辯證最基礎的意思就是有兩造對話,如果只有一造發言,另外一造百分之百接受、聽從,那是一元演譯的詮釋方式,科學就是屬於這種一元演譯的分析性思維。西方的科學思維發展出所謂的思想三律,思想三律源自於一分為二的方法,分別為同一律:A是A;不矛盾律:A不是-A;排中律:A不能又是A,又是-A,或又不是A,又不是-A。科學思維以此來釐清分析的精準,落實在生活中,知識的演譯就構成了制度、機構的運作。所以,這個科學性的思維就叫一元演譯,一元演譯是權威的,但是中國的生命之學,經典的閱讀不是一元演譯,經典中是平行的兩端互動、兩造在對話,兩造在對話就是我不是屬於你,你也不屬於我,兩個都是主體。

既然都是主體,不似一元演譯上面命令、下面服從。平等的兩造互相不隸屬,也因此要通過互相摸索、溝通來求了解,就像是男女雙方,男人陽剛、女人陰柔,男人通常比較像一元演譯的科學性思維,因此,男人喜歡命令,要求對方服從;女性的思維比較屬於中國傳統陰柔思維,是曲線思維不是直線思維。孔子說:「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他並非以權威的態度說:「學而時習之,說也!」全稱肯定的說法。相反的,他說時是一種邀請,「學而時習之,您說是不是一件快樂的事情呢?」是邀請性、徵詢性,不是命令式的。對方不是你的一部分,你不能規定他、決定他,他也是個主體。因此,互相要用一些試探的話、邀請的話,這樣才形成一種互相摸索,才形成溝通,一元演譯中沒有好不好,那只是個命令,而溝通就是要互相尊重,互相設身處地的將心比心,要走出自己的立場,進入到對方的生命中,並不是所有都以我為主,這就叫作兩端的互動。(原文刊登於「百世教育雜誌」155期2004年8月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