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靜觀明原
  • 339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慾望人生掀起戲劇龍捲風

主角不壞,觀眾不愛,偶像鄉土用力搞怪!

在無線三台時代,曾以「庭院深深」、「六個夢」、「還珠格格」等超高收視率讓其他電視台望塵莫及,如今,仍以精緻的外景製作,卻被簡單陽春的內搭佈景打敗,獨領風騷一時的瓊瑤戲劇王國光華不再,瓊瑤難掩失望的說:「台灣已經不要我了!」。其實,瓊瑤的戲不是不好,而是沒有迎合台灣流行口味!

目前,當紅的八點檔連續劇,不是採國台語雙聲帶,就是全部以台語發音,特色是劇中有令觀眾看得牙癢癢的大反派。不僅偏愛以大陸演員國語發音,不食人間煙火無大壞蛋的瓊瑤戲紅不了,就是以「霹靂火」劉文聰一角走紅的秦揚,也難在國語戲劇裡再創收視高峰。很明顯的,觀眾口味從過去纏綿悱惻的戀情,轉為喜愛無惡不作壞到骨子的反派角色,似乎「主角不壞,觀眾不愛」已成為當前戲劇的作業標準。

為了能在戲裡大紅大紫,偶像、鄉土劇主角們,個個想搞怪使壞,殺人放火的劉文聰成為競相模仿的對象,霹靂火編劇鄭文華一針見血的道破「壞人」當道的現況,「現在大家都想演壞人,好人誰來演啊?」然而,觀眾的「愛」與「不愛」並非完全決定於主角「壞」與「不壞」。所以,使壞也好,不使壞也好,如何拍出引起觀眾共鳴的好戲,才是戲劇製作的第一要務。

連續劇教壞囡仔大人,每部戲都這樣?

「如果不爽,就送你一桶汽油和一支番仔火」,一句語帶恐嚇意味的劇中對白紅翻天,同時也引起衛道人士「教壞囝仔大人」的批判,對劇中誇張與偏離事實的演出,編劇鄭文華解釋說:「電視劇就是垃圾,看完就忘掉,就像是吃泡麵一樣,吃完之後得不到任何營養,所以不能說霹靂火』,應該是每一部電視劇都教壞小孩子,因為每一部電視劇都有壞人使壞,不過霹靂火會遵循壞人有壞報的準則。」

雖然,每一部戲都有壞人使壞,但若以為惡有惡報就能圓滿收場,那就太忽視媒體對大眾的影響力了!根據九十一年衛生署國民健康調查,台灣兒童平均每天花兩個小時看電視;到了假日則平均每天花三‧八個小時,而且都會區兒童看電視情形多於其他地區。從這項研究我們可以想像,每天有一群三到十五歲的青少年,正目不轉睛的盯著電視觀看,接收從電視傳送來的偏離價值觀,在長期洗腦之下,青少年未臻成熟的情緒易隨著劇情起伏,並對血腥暴力行為逐漸產生認同或予以同情,其中卡通、電影、綜藝娛樂節目對於他們的魔力,甚至高過與家人的談話與互動。

人們常說「吃什麼就會變成什麼」,看電視也是「看什麼就變成什麼」,看電視和吃東西一樣都得有所選擇。公視、大愛等重視媒體教育功能的電視台,面對眾多反派當道的節目,仍不流俗的推出精緻好戲,並贏得多數觀眾肯定。有人說,電視是插電毒品(plug-in drug),一旦打開就很難關掉,縱使每部戲都在教壞小孩子,要不要看、要不要教壞小孩,還是自己可以決定的。

狗血終於灑完了?劉文聰借屍還魂!

霹靂火延燒兩三百集終於下檔,精明的電視台利用半小時的完結篇後,順勢推出新戲,原以為打打殺殺與多角戀情就此結束,但是,緊接著的卻是千億集團爭奪黑幕及金錢遊戲下的男歡女愛,一波波灑狗血劇情,正引發台灣戲劇一陣瘋狂的龍捲風。

霹靂火劇中角色性格都極為突顯,劉文聰是壞到骨子裡的畜生,公車李艷萍就是賤,同性戀馬律師就是愛講大道理,事實證明,觀眾就是愛這樣的調調。於是,如「天地有情」、「再見阿郎」、「日正當中」等八點檔,就出現「施垃圾」、「鄭香爐」這類的角色,其他有人發瘋、有人失憶,或遊走法律邊緣…,連續劇可說集「異人」之大成。

在霹靂火中大量引用司法偵查、審判等情節,司改會、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都希望媒體描寫法律題材時能力求嚴謹、正確,才算盡有最起碼的社會責任。畢竟,一齣叫座的連續劇能深入人心,傳遞法律觀念效果遠勝於政府教條式的政令宣導。八點檔中人物語言隱含暴力意涵,加上黑道強行押人、私刑等畫面,易對兒童身心產生不良作用,新聞局將處以新台幣十萬元以上、一百萬元以下的罰鍰,以「霹靂火」十三個月,為三立電視台創下十億元以上營收來看,好品質及感人的戲劇,雖還是大有可為,灑狗血也並非吸引觀眾唯一方法,但就目前市場主流,劉文聰從來沒有死過,而是早已借屍還魂。

為在地文化創新風,還是遺留禍害傳千年?

 閩南語連續劇從原本六點檔晉升為八點檔主流,並得到超高收視率的熱烈反應,這與劇情本身吸引人,也和整個社會結構的改變有關。輔大傳播系林維國教授表示,霹靂火成功的因素,除了它跳脫本土戲劇以往的固定模式,發展出屬於自己的風格外;另一方面,它也成功設定了一個受爭論的議題和流行用語。

在目前戲劇的內容上,常表現出全球化、資訊化的即時性與後現代的拼貼現象,劇情也牽扯到不同國家的文化環境,劇中人物國、台、英三語夾雜,連時事都即時被編入劇本,是以往台語劇不曾有過的現象。商業與收視率掛帥下,挑逗觀眾情緒、男女情慾、正邪對立、暴力恐嚇、性氾濫等等,幾乎成為連續劇的固定元素,有媒體工作者自覺,縱使是灑狗血的劉文聰,仍有部分教化觀眾的功能,戲劇對觀眾的影響還是很大,媒體工作者應要多思量。

面對連續劇強大的影響力,媒體不應忽略本身的「教育」責任。當前台灣人民面臨政治、經濟與民生多方面的極大壓力,尖酸刻薄的台詞,正好紓解現實生活中的苦悶,電視節目既反映社會,同時也在形塑社會,我們喜見本土戲劇不斷向上提昇,並為在地文化創新風格,但也拒絕媒體遺留殘毒,禍害社會。

戲劇反映社會環境,什麼人拍什麼片!

戲劇的熱潮總引爆相關論述與辯論,其中多半聚焦在惡質內容對社會的不良影響,而話題是如何燃燒起來的則較少人注意到。然而,有一群觀眾很值得注意,他們多半是青年學生,喜歡在網路上討論或取笑荒誕不經的劇情,同時創造了許多無厘頭式的次文化,如:霹靂火的名言語錄、合成照片、劉文聰考題等。

這群網路觀眾讓戲劇更添熱鬧,當越來越多人討論劇情時,也引起了大眾媒體的注意,在主流媒體推波助瀾下,想不討論戲劇內容與現象,或不接收有關的訊息,都變得很難。討論中常有批評惡質內容對觀眾負面的影響,但也就因特定的社會背景與文化現象下,才會出現這些永無止盡的衝突、無趣的拖戲、羶色腥情節、刻板印象、偏差錯誤觀念、沒有佈局及不合邏輯劇情。

跳脫貧乏失焦的題材,公視與大愛的戲劇就猶如精緻的心靈饗宴,公視以文學作品為題材,拍攝了一系列佳評如朝的「文學大戲」;大愛則改編自真人實事,呈現感人肺俯的「大愛劇場」,其共通點是人物刻畫生動、場景考據真實、­­­­­­配樂細膩動人,尤以光線的處理自然且合理,更重要的是都選擇了非常好的劇本。拍攝大愛台「望海」、「大林春暖」的導演洪智育說:「公視及大愛因為沒有廣告壓力,及其台性必須負擔起某種的教化功能,所以還能作某些程度反映社會的工作。但是,並非所有反映社會的戲,都是要教條或一板一眼,其實商業電視台依然有其空間,端看主事者如何想。」

霹靂火燒盡娛樂果,能否留下省思舍利花?

電視節目是最廉價的休閒活動,打開電視機就能坐擁全世界,而電視節目可以紅到什麼程度?「台灣霹靂火」可說是最佳代表,超重口味的劇情、尖酸潑辣的對白及狂飆的的收視率,有人正面期許,也有人看了直跳腳,一齣將娛樂效果發揮到極至,引起全民討論的連續劇,實在有許多值得我們省思的空間。

由於收視率具有排擠效應,電視人自然也會提出意見。瓊瑤即表示,如果戲劇被收視率牽著鼻子走,品質會被拉低,今拍明播的作業方式,則是開倒車的作法,大家應該救救台灣電視劇。華視節目部經理丁琮鈴則認為,戲劇能夠成功,意味觀眾在某個時期的某種偏好被挑了起來,這只是一時的流行現象,未必會一直紅下去。導演朱延平強調,有人看的東西,就不必否定,如果還能引領風潮,那就是了不起。對於負面的批評聲浪,朱延平則說,如果要比較對青少年造成的負面影響,立法院亂象有過之而無不及,他寧願兒子看「台灣霹靂火」,也不要看電視新聞。廣電學者表示,一齣戲最初以煽情、誇張的劇情演出,應是可以理解,一旦其具有影響力,就應發揮該有的社會責任,畢竟媒體仍是媒體,除了市場的回饋,也該拿捏分寸、自我調整,對社會有所交代。

從戲劇與觀眾的互動來看,大眾文化即是通俗文化,以通俗文化為劇本的連續劇,特別關注大眾文化的焦點,民眾看電視有其選擇權,口味也不斷調整,當觀眾不看爛戲時,自然就沒有爛戲,所以戲劇的品質還是取決於觀眾。(原文刊登於「百世教育雜誌」15120044月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