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靜觀明原
  • 339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從西洋鏡看媒體現象

人生悲喜當消費  他人尊嚴專賣店

今年的春節特別冷,「許純美現象」卻是熱呼呼的被推上另一高峰,社會公益團體及監督媒體聯盟,紛紛提出呼籲,期盼媒體「消費」他人尊嚴應適可而止。「許純美現象」從大賣場流浪兒小雲這則社會新聞,不斷炒作成話題人物藝人化的演變,傳播媒體炒作許純美的手法,隱含著傷害他人達到娛樂效果,及「消費」他人尊嚴的作法,在嘲弄式的基調下,對當事人無疑是一種傷害。

最近幾年,幾乎每隔一段時間就有一位女性的負面新聞事件,包括璩美鳳、王小嬋、薛楷莉、莉莉等都是,儘管媒體大言不慚的以維護民眾知的權益為由,但有誰樂見親人、好友成為電視上大眾訕笑的對象?當電視台把新聞炒成綜藝節目,新聞主播到底是專業主播還是綜藝主持人?TVBS是少數能堅持新聞專業的媒體,總經理李濤表示,TVBS寧可沒有收視率,也不能掉進八卦的跟風裡。

將人生悲喜當娛樂除了嗜血性強的新聞媒體外,亦有綜藝節目曾以協調之名刻意製造衝突,在「集體偷窺」的行為下,將夫妻或情侶間的私生活,活生生的搬到螢光幕上公開販售,傳播學者指出,這類節目雖然沒有「露點」,但卻明顯傳達了意識上暴力與色情,對青少年的身心影響更甚。

柯董VS.上流美  我們的社會生病了?

猴年開春假期,柯賜海與許純美天天上電視向大家拜年,多數人都見識到這兩位話題人物犀利的演出。台灣實在太小,媒體實在太多,電視台「作」節目的情形處處可見,像柯賜海、許純美這樣的話題人物,自然成為鏡頭追逐的焦點,善於搞噱頭玩花樣的電視台,可能用更多虛虛實實、誇大灌水、噁心嚇人、揭人隱私的節目與報導,來提升節目收視率,電視台如此的「製作方式」,節目怎麼會有水準可言?

另外,綜藝節目中算命的內容也大幅度增加,甚至連新聞節目都充斥著安太歲、流年運勢、趨吉避凶等等開運話題。只有兩千多萬人的台灣,卻有上百個無線、有線電視頻道,多數充斥著談命說理的節目,大眾跟著被迫多看命理節目,受媒體強力的洗腦後,多少變得迷信而缺乏自信,因而失去個人掌握命運的能力。

事實上,命理與民生的關聯性很低,就像多數新聞都是不必看的一樣,該深入探討的議題,反而著墨不多,媒體似乎只對鬧事、受爭議的人感興趣,對於單純的百姓受害情況再嚴重,媒體也不一定有興趣,於是,在劣幣逐良幣的效應下,有專業的卻失去應有的水準,甚至一窩「瘋」靠八卦找題材。

媒體綜藝化、廣告化、最IN羶色腥

「我的一顆心,獻給一個人…」,這是女丑「如花」的成名曲。當上流美被炒得沸沸揚揚之際,媒體沒放過機會將當紅的如花找來較勁一番,年代主播張雅琴在訪談中直問如花「處女」問題,引發閱聽人媒體監督聯盟的指控,並要求公開向大眾道歉。近來諸如此類的爭議可說屢見不鮮,媒體綜藝化、廣告化的現象,在今年初已呈現檯面下搬到檯面上的趨勢。

新聞綜藝化現象有多嚴重,從話題人物紛紛變成藝人可略窺一二,媒體觀察基金會執行長顧玉珍表示,從以前的王筱蟬、璩美鳳、莉莉、薛楷莉,到現在的許純美,在在顯示媒體呈現的負面女性形象,經過全面的剝削和消費之後,當這些新聞人物的話題沒了,媒體就忘了她們的存在和處境,反映出商業機制的可怕。廣電基金會執行長林育卉則指出,新聞節目與綜藝節目不同,許純美現象反映新聞綜藝化的現狀。新聞主播不僅搖身變成編劇,原本應該報導事實、挖掘真相的新聞媒體卻走歪風「製造」與「編造」新聞事件,不斷搧風點火,實在是新聞媒體的沉淪。廣電基金會從去年四月就開始監督「新聞綜藝化」的亂象,美伊戰爭時,主播穿著防彈衣、防護裝備,甚至新聞採訪過程,部分主播不斷引導、挑撥受訪者的言論與情緒,誘導閱聽大眾窺視受訪者隱私,這些都是目前新聞媒體失序的亂象,許純美事件更是明顯的負面教材。

媒體除了綜藝化的問題,還有廣告化的現象,許多電視台為自家新節目作專訪,原本無可厚非,但現在為特定廠商或商品連續播出介紹新聞,媒體廣告化的情形可見一斑。而廣告化的現象不僅存在於新聞當中,其他如談話性節目、連續劇等,也都在置入性行銷的操作下,紛紛淪陷為廠商效勞。

媒體美其名為還原真相、公正客觀的報導國內外大事,以維護社會公益、滿足民眾知的權益。然而,民眾所見所聞多的是譁眾取寵的報導,如社會上檳榔西施與鋼管女郎清涼的穿著,不免遭衛道人士以破壞社會風氣、引誘犯罪等罪名大加撻伐,當媒體在處理新聞時,一面以主流觀點批判此種不良風氣,一面則用鏡頭以各種角度捕捉女孩們青春的肉體,如此弔詭的現象,電視機前的觀眾難免產生質疑與認知上的錯亂。

以羶色腥作為大眾口味,呈現了媒體偽善的一面,在無聊的口水政治新聞之後,緊接著播出清涼養眼的鏡頭,收視率馬上可以扶搖直上,這樣以「性」來刺激收視率的手法,新聞專業嚴謹與客觀自律,在滿足感官享受的商業機制下,總敵不過資本市場對人性潛在慾望的操弄。新聞中的今「是」明「非」,同樣讓閱聽大眾分不清是真實還是戲劇,綜觀媒體諸相,果真「演戲的是瘋子,看戲的是傻子」?

迎合大「重」口味?  媒體宛如暴力與黃色笑話學堂

去年「台灣霹靂火」延燒全台,同時也引燃了媒體批評之火,劇中解不開的男女關係及主角動不動便以言語威脅、暴力相向的劇情,傳達了暴戾意涵與「嗆聲」文化。在惡質的商業競爭中,媒體為增加收視率不斷加重口味,並在商業制度下用簡單、煽情、灑狗血的劇情來刺激觀眾的腎上腺,不管內容是否合理或合乎邏輯,只要能賺錢,有什麼不可以?

眾多戲劇節目中,除了威脅恐嚇、流血衝突的肢體暴力,其他綜藝節目裡氾濫的黃色笑話、女性歧視、雙關語,亦是另一種語言暴力的表現,尤其多數節目屬闔家觀賞的時段播出,對心智未臻成熟、模仿力超強的青少年必然產生巨大的影響。有學者認為:想要求媒體「以社會興亡為己任,置個人利潤於度外」,無異是緣木求魚。然而,媒體是應有重要的社會與文化意義,不應以迎合大眾口味為由,反倒成為大眾學習負面知識的學堂。

媒體為滿足大眾窺視的心理,綜藝節目中更是出現光怪陸離的現象,節目中常可以看到情侶、或夫妻,在節目錄影現場爭得面紅耳赤,連陪同錄影的親戚朋友也加入戰局,場面一時演變成更激烈,雙方甚至大打出手,這時主持人會趕緊好言相勸充當和事佬,保全、工作人員也急著上前勸架,這樣激烈的畫面,如何不令觀眾為之捏把冷汗。而事實真相,他們竟是上節目表演的臨時演員或真的情侶、家人,為了賺取高額的報酬,或滿足自己的表演慾望,於是在節目冷血無情地和自己最親密的人惡言相向。檢視整個製播過程,看戲的觀眾成了傻子;演員是十足的瘋子;媒體則是當仁不讓的大騙子。

德不孤必有鄰  為優良節目開一扇窗

去年,閱聽人監督媒體聯盟宣布東風衛視的「陶子娛樂秀」為該聯盟抵制的不良節目,遭點名的原因為內容戕害青少年身心。但根據廣電人市場研究分析指出,「陶子娛樂秀」的收視族群主要為二十至三十四歲,至於平均收視率也僅為○‧二○,並非青少年愛看的節目;至於優良節目如台視「超級大富翁」,分布族群為四至十九歲,平均收視高達二‧三六,可見好節目並不寂寞。

另外,廣電人市場研究公司也對優良節目民視「異言堂」、八大「大冒險家」、東森新聞S台「台灣尚美」、華視「華視新聞雜誌」等節目收視群進行了解,發現這些優良節目的收視率表現,多高於被點名的緯來「娛樂大網ㄎㄚ」、中天「社會記者的故事」等不良節目,由此可見「羶色腥」並非收視高低的關鍵。

由台灣媒體觀察基金會主辦的「九十二年兒童暨青少年優質節目五星獎」,在去年底頒獎鼓勵獲得五星獎的十三個頂級優質節目。這些優質節目如:東森幼幼台的「哈姆太郎」、「嚕嚕米」、「天線寶寶」、「認識台灣系列─小小地理家」與「YOYO DIY學園」五個節目;公共電視的「天線寶寶」與「清秀佳人」;Discovery頻道「傑考溫闖天下」與「野鳥世界」等。媒體觀察基金會常務董事林孝信表示:「電視,是一個從搖籃到墳墓,都在我們身邊的強勢媒介。我們每一位公民,都有權利收看到優質的、多元的節目。」

放下手中遙控器  選擇樂當「關機族」

國內民眾平均每天看三小時電視節目,老年人看的時間更多,許多觀眾不斷罵電視節目不好,卻不知怎麼辦而仍繼續開機,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研議推動「關機日」活動,基金會董事長、政治大學新聞系教授馮建三表示,透過「關機日」活動,除了讓電視公司自省外,同時督促政府拿出良好有效的政策,讓電視台能製作出好的電視節目,而非靠罰款去處分不良的節目,治標而不治本。

由於媒體過於強調血腥、煽情及負面的報導,綜藝節目又常常以損人為取樂的題材,帶給青少年是弊多於利的不良示範,於是一些家長選擇關上電視作為消極的抗議。這群被冠上「關機族」的例子在生活中愈來愈多,而且這些關機族似乎以高學歷、高社會地位的人居多,他們只想重新把生活的掌控權從媒體奪回,不再被動地接收媒體所提供的資訊。

關掉電視多出來的時間做什麼好呢?忙碌的現代人苦於沒有時間自我充實和陪伴家人,正好可以將電視時間運用來看書、聽音樂,或強化親子間的互動,生活品質與內涵都能因此提升。當我們早已厭倦媒體粗製濫造的節目內容時,我們除了選擇繼續收看覺得滿意的媒體內容外,當然,也還可以選擇放下手中的遙控器,當個快樂的關機族。(原文刊登於「百世教育雜誌」15120044月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