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吹動的風

關於部落格
靜觀明原
  • 32755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留空間讓鼓說人生—王錫坤

响仁和——一塊鐘鼓界赫赫有名的招牌,創業藝師王阿塗與泰山鄉蔡心瓠、蔡寬諒父子並稱台灣製鼓三大名師。因為一場突如其來的意外,王錫坤為維護父親辛苦建立的基業,三十歲才正式投入製鼓工作,經過多年艱苦的經營及創新,終於再度擦亮「响仁和」這塊金字招牌。
做了才知道
王阿塗師傅早年在鐘鼓界即享有盛名,由於本身未受過教育,因此深覺教育的重要性,特別希望晚輩努力向學,所以也不要求子孫得繼承他的衣缽。長子王錫坤雖然從小耳濡目染,但卻沒有實際的製鼓經驗,在他廿八歲那年,阿塗師因心肌梗塞驟然往生,加上鐘鼓廠原有的技師另起爐灶,他想身為老新莊人,必須替父親爭一口氣,於是毅然決然扛起鐘鼓廠的傳承重擔。
 
製鼓工作看似簡單的去毛、削皮,直到真正動手去做才知困難重重。雙子座的王錫坤表示,剛開始的時候他什麼都不會,以前看師傅們把水煮開,接著放進牛皮再取出,便能很容易把毛去除,自己則因經驗不足常把牛皮煮熟而報廢,反覆嘗試後才得到適當的去毛水溫。牛皮去完毛後還得削掉脂肪層,王錫坤由於不得要領,一張完好的牛皮老是被他削得凹凸不平,所謂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等到他體會刀要「銳」才會「利」的道理,鼓皮的製作總算漸入佳境,這段長達三年的磨練期,每天只休息二、三個鐘頭,王錫坤心裡只想著:「真惱!為什麼不會?甘心嗎?不甘心!」就在不服輸的心態下,他憑藉著自己的毅力一步步摸索,歷經三、四年的時間終於逐漸成熟,也重新打響了「响仁和」的名號。
 
尼采說:「受苦的人沒有悲觀的權利。」這是製鼓師傅王錫坤經常用來自勉的一句話。他告訴自己必須開朗的面對一切,悲觀於事無補,唯有做出讓大家都認同的鼓,才能在鐘鼓界立足。當旁人問他製鼓這樣勞力的工作是不是很苦?他常用把工作想像成運動來回答對方,尤其外出送貨時,也可以視為外出旅遊,一路欣賞風景,心情轉換所有事物都跟著轉變。
 
一次只做好一件事情的工作態度下,「响仁和」的鼓除了散見於佛光山、中台禪寺、靈巖山寺、土城奉天禪寺等全省大小廟宇,並外銷至日本、泰國、馬來西亞、香港及尼泊爾各國,穩定的音色更是受到專業團體的認同,優人神鼓、朱宗慶打擊樂團、蘭陽舞蹈團、漢唐樂府…等等,全都是「响仁和」鐘鼓廠的愛用者。
 
堅持凡事用心
王錫坤發自內心的說:「剛接响仁和時其實是一種很無奈的心情,後來鼓像是我的生命一樣!」現在,鼓已經成為他的生命內涵,直到未來都不會改變,他說等到自己無法再做出好鼓,就會宣布退休,他不想等到七老八十,做不出好鼓了,卻仍利用過去的名聲繼續賣鼓。王師傅表示,他不要讓爸爸丟臉、讓「响仁和」丟臉,傳統工藝有同業的肯定,才是光榮與驕傲。
 
過去曾有電視台到「响仁和」採訪,製作人員認為製鼓是即將消失的行業,王錫坤特別向對方澄清說明,鼓的運用很廣,包括信仰、娛樂、表演都有需求,自古到未來都將會存在,他希望因有很多人製鼓,而自己的表現出類拔萃才被採訪,若其他人都不製鼓只剩下「响仁和」一家,那也沒什麼好值得高興的了。
 
一直強調過程很重要、結果不重要的王錫坤說:「內行人看門道,外行人看熱鬧。專業團體的訂購及同業的肯定,你可以騙得了自己,可是騙不了別人,有人來訪問我如何看一粒鼓的好壞,我說沒辦法,我常跟人講過程很重要,過程影響它的結果,過程如果歹,結果一定歹,一粒新鼓我不知道它的好壞,但我看它的過程就知道好歹。」製作過程是否專注、用心,才是決定一顆鼓品質好壞的重要因素,王錫坤抱持的工作態度,正是過程用心,結果必然肯定。
 
什麼人蹓什麼鳥,什麼樣的樂團用什麼樣的鼓。三峽鎮有位北管樂師表示,一個樂團的能力如何?看那個團體用那家的鼓,就知道他們的實力如何,如果是用「响仁和」的鼓,肯定是個不錯的樂團,一流的團體會用一流的鼓,二流的團體才用二流的東西。王錫坤不斷努力的踏實經營,最後得到普遍稱讚的好名聲,當大家稱他一聲王師傅時,代表的意義是對他專業領域的推崇,而不是被人稱作老闆的一個鐘鼓廠經營者。
 
傳統的人文精神
「响仁和」出品的鼓與人同台較勁,震天的鼓聲壓制群倫,客戶有面子,王錫坤也與有榮焉。一顆鼓響不響並不是靠蠻力搥打就可以,而是要有正確的製作方法。王師傅表示,學習傳統技藝過程辛苦是必然的,最令人困擾的應是技藝為何無法突破?如削鼓皮必須要求皮薄、厚度一致,那樣繃起來的鼓,聲音才會響亮,他當初因為不得要領,結果不是鼓皮滑落,便是刮破鼓皮,甚至是只會使用蠻力,反而造成現在經常咳嗽的身體傷害。
 
一位好的藝師不僅有好的技術,同時也會具備高尚的品格。王錫坤形容父親阿塗師在箍好鼓桶等待繃皮之前,總會點燃淨香在鼓桶內外淨桶,表達對鼓的尊敬之意。其次,有時鼓皮已將要繃好,但發現鼓桶圓度不夠,便把鼓皮整個拆掉重繃,其中浪費掉的時間是客戶看不到的部分。「响仁和」能有今日的成就,是傳統藝師的敬業精神,深深影響王師傅在製鼓時的自我要求。
 
王錫坤感嘆現代人雖然經濟富有,心靈卻十分貧瘠。他說有位客戶開賓士車,並誇耀常到福華飯店吃大餐,但是一兩年也不見對方買一本書。他說:「現代人表面是光鮮的,他們對處世的態度是累積財富,欠缺人文的思維,人際之間冷陌生疏。」目前,我們的社會是文明人過粗魯的生活,王師傅希望藉著成立「响仁和鼓文物館」,向現代人傳遞前輩藝師們在對人對事時的那份用心態度。
 
台灣早期物質條件不佳,多數人過著一樣困苦的生活,社會上充滿勤儉的善良風俗;如今經濟能力已發展到富有的家庭子女並不感到自己富有,見到非洲貧困難民大感不可思議的地步。現代小孩很少機會能體驗到貧窮的滋味,王錫坤認為,要苦過才知珍惜,要有苦才知樂的真諦,他說:「有苦才會有樂,你一直處在樂的中間,不會覺得是樂;你不費力氣的得到,不會清楚要費多大的力氣才會得到,只會覺得那是應當的事情。」
 
俗話說:「艱苦頭、快活尾。」相對的,沒有經歷辛苦的過程,如何感受到成果的甜美。王師傅表示,跟我們買東西一樣,沒有比較就不知道好壞,有些人換了位置,就換了腦袋,這是我們欠缺人文教育的結果,學校教育應該培養學生對人關懷的態度。一個醫生不論他的技術再高明,如果無法真心的關懷他的病人,空有一身學歷、專業,還是沒有一點用處,不能真正服務到人群。
 
留一點空間共鳴
人生是不斷的學習,年輕一輩從父母或長輩身上得到部分的知識訊息,但父母親個人的態度,才是對孩子最為重要的影響。對於現代人待人處世的態度,王錫坤表示,有些人到「响仁和」參觀,會詢問展示的鼓能不能打,但也有些小孩沒有經過允許,自行拿起鼓槌便任意敲打,缺乏尊重別人的觀念。王錫坤說:「這不是青少年的過,這看爸爸、媽媽是怎麼教的!」
 
時代轉變為追求聲光娛樂,青少年沉溺在虛浮的表象世界,他們真正需要的東西不多,但是想要的東西太多。王錫坤感嘆的說:「以前哪裡有婚喪喜慶,北管樂團都是相互幫忙支援,現在功利的社會,凡事都得用錢聘請;過去北管樂師是真的有實力,出去都是秀自己的才藝,現在則是不同,用錢請來的樂師,一支鼓吹會吹,剩下的三、四支都不會吹,只是在那邊晃,欺騙的社會。」
 
社會環境逐漸演變,從單純到複雜,王師傅個人堅持的信念是一步一腳印、築夢踏實,從父親製作鼓吹的過程學習到,用心、耐心、不覺厭煩。從沒有心理準備,到成為自己生命中的最愛,王錫坤認為「鼓」是有空間的,他說:「鼓桶的空間越大,它的音感就比較好、比較純,延伸到人與人的相處,人在彼此之間需要留有空間。」
 
在鼓的製作過程中,他還學習到有努力就有收穫,從什麼都不會開始學習,為求突破不斷的探討,反而學到的知識更多;學而後知不足的情況下,會覺得跟前人比較起來自己很丟臉,而很丟臉的感覺更讓他產生再追求的原動力。王師傅認為,一個人若感覺自己已經滿了、飽了,就會停止追求與學習,並因自滿而產生自傲,人應該要有一顆謙卑的心。
 
文化精神向下傳遞
對於製鼓技藝的傳承,王錫坤告訴自己的孩子始終要知道,那是祖父養育大家,家族賴以維生的技藝,並且在那時期台灣有許多人肯定他們,製鼓是值得自己驕傲的行業。至於是否繼續傳承下去,就看因緣是否具足,像他自己當初從沒想過會接下「响仁和」,未來只要能把「响仁和」的精神傳遞下去,不一定要自家人,其他的師傅也是可以。
 
傳統工藝是勞累的工作,無法與高報酬的行業相比擬,王錫坤懷抱著傳統工藝是光榮的行業、驕傲的行業,如日本重視木屐製作等傳統工藝一般。他認為文化的保存要靠政府與人民的素養,希望利用「响仁和鼓文物館」進行教學解說與活動推廣,讓小朋友嘗試動手製作簡單的鼓,建立他們欣賞傳統工藝的文化觀念。
 
任何一個世代與行業都有其發展的空間,同時也都有認真用心的人。王錫坤說:「認真!認真的態度很重要,無論你處在哪一個行業,扮演什麼角色,不管在什麼位置,都是要認真做好自己應該作好的事,總而言之,不要迷失在金錢遊戲的漩渦裡面,因為那會使人貪婪。」他最後表示,傳統的思想觀念並不是每個人都會接受,但是家庭影響社會、社會影響家庭,最重要的事,還是上位者的上行下效。(原文刊登於「百世教育雜誌」170期2005年11月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