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吹動的風

關於部落格
靜觀明原
  • 3314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全民的繪本樂園

貓頭鷹飛進美術館是什麼樣的情景?國立台灣美術館就曾發生這樣有趣的事情。一隻不知從何而來的貓頭鷹,或許想欣賞國美館裡的藝術珍藏,於是一頭飛進國美館,在眾人驚豔之餘,卻又神不知鬼不覺的消失無蹤。
 
看插畫說繪本
因緣巧合國美館辦了以貓頭鷹為主題的繪本版畫展,那不是一場以藝術家為角度的策展,而是從繪本如何誕生,巨細靡遺的展出繪本草圖、分鏡、雕刻、拓印……等,木刻版畫繪本製作過程;配合主題還有相關演講、繪本DIY、主題書展及各種素材製作的貓頭鷹造型。這場貓頭鷹主題展引起社會廣大迴響,促使國美館續辦了格林童話及安徒生童話展,民國九十四年秋季再推出「魔幻彩筆」英國插畫展,目的即是希望藉由國外插畫家的作品,使民眾能更深入認識繪本原貌。
 
繪本與插畫關係密切,在繪本中文字說的是故事,圖畫則讓故事有了表情,單純的文字書因加進一些圖,而增加書的精采度。早期,插畫在書本裡只扮演次要角色,慢慢才發展成以圖為主、以文為輔。國美館圖書資訊組長邱明嬌表示,若以視覺傳遞而言,圖像的傳遞大於色彩、色彩大於數字、數字大於文字,圖像的傳遞最為快速。她說:「我們現在看到很多的繪本,裡面幾乎都沒有文字,有文字也是只有幾句,為什麼它會吸引人?其實它每一個圖與圖環環相扣,有它的邏輯性在,甚至比較高明的繪本,第一頁的時候就有個訊息在裡面,剛開始可能沒意識到它,當看到後面就會發現,每一頁都串聯在裡面。」
 
繪本中的文字與圖畫在讀者面前同時發聲,卻又不互相干擾。但是繪本發展到現在,圖畫扮演的角色不僅與文字同樣,甚至更為重要。相對的,插畫家地位也逐漸被肯定。過去插畫難以登上美術館殿堂,然而觀察近十年圖畫書在台灣的發展,大家過去對它陌生,現在則已變成一門顯學,尤其幾米的繪本成功攻佔市場,帶動一波成人繪本出版的興起,形成繪本收集風潮。邱明嬌認為,他們可能被簡潔的文字吸引;可能被來自創作風格、幽默內容或色彩鮮明的圖畫吸引,插畫家不管是構圖、筆觸、媒材都蠻多元,這在藝術教育裡面,可以讓小朋友用easy的方式去接觸。
 
彩筆下的無限可能
文字是抽象的思維表達,圖像閱讀才是兒童認識世界、進入文字閱讀的最佳橋樑。因此,繪本很自然成為床頭書的最佳選擇,孩子可以躺在床上或媽媽懷裡,聽媽媽透過圖畫書講故事,如果是沒有文字的繪本,還可以看著同一本書,每天說不一樣的故事。繪本具體的創意展現包括文學的創作、思維的創作、美術的創作……,在這個區塊裡面,孩子從小就能得到很多生命體驗,並成為日後生命印象的啟發。
 
寬廣的面向讓繪本產生無限可能,形式內容不只有文字故事表現,也有結合音樂、歌劇的音樂繪本或歌劇繪本。繪本用音樂故事把文學、美術、音樂融合在一起,使小朋友可以一面看圖畫書、一面聽著歌劇,在毫無壓力的輕鬆體驗中留下記憶,長大以後若有機會接觸歌劇,便能帶著兒時印象再作一次完整的重現。
 
知識的吸取應是無所不在,不應只為了考試才存在。當系統教育做了分科之後,我們遺忘了知識彼此間原有的聯繫。邱明嬌認為,各專業領域本是關係密切,如沒有思考到這個層面,人與人之間就會變得冷漠,區隔就會產生。比如太專精在美術這個領域,遺忘了美術與其他領域的相關性,那麼藝術會變成只是美術館中的藝術品而已。我們發現繪本不以威嚇的命令語氣,可用輕鬆的馬桶圖教導孩子學習生活技能;或親友離異透過繪本舒緩情緒,達到生命教育的作用;即使是科學知識的蘋果加香蕉,相對也能讓孩子學到量的概念。
 
兒童魔幻樂園
國美館兒童繪本區收藏中外繪本三千餘冊,自今年元月底啟用後即呈現人聲鼎沸的景象。設於地下室的兒童繪本區除陳列一般圖畫書,每季定期推出一檔主題展覽,並展示與主題相關的繪本圖書。此次「魔幻彩筆」英國插畫展,主題書展區即同步展出十三位作者出版的八十一本圖畫書,提供參觀民眾現場閱覽對照。
 
知識原本就應該被拿來分享,而圖書館正是扮演這樣的平台。圖書館要發揮的功能,是讓讀者喜歡進來查閱資料,成為知識流通的地方,其中書是最重要的主角。邱明嬌表示,國美館資料中心原本只是提供內部查詢之用,後因收藏的圖書具有相當規模,於是開放給一般民眾也能進入查閱。由於在圖書館通常只能看到書背,在善加利用資源的概念下,她希望把一本書用展示的思維來呈現,以吸引更多讀者翻閱,甚至是用主題展示的方式,把相關圖書一起陳列出來,方便讀者從人文、社會、哲學、科學等不同領域獲取知識。除此之外,營造舒適的閱讀空間與場域氣氛,也是她認為資料中心要不斷努力的方向。
 
為了維持良好的閱讀品質,資料中心採取十二歲以上才可入場的年齡限制。但他們同時發現,許多父母帶著國小以下子女無法入場享受閱讀樂趣,因此產生開闢屬於兒童閱讀空間的想法。由於國美館緊鄰台中市文化局,文化局原已設有兒童圖書室,如何與其作出區隔?國美館最後決定,以能帶動親子互動並和美術館屬性相近的繪本,作為兒童閱讀空間的收藏圖書。邱明嬌說:「從這樣的角度切進來,相對提供十二歲以下孩子的歸屬空間,同時我們也在培養未來資料中心的讀者,使它變成一個未來讀者的養成中心。」
 
想要提供那麼多服務,一定有些人力、物力上的困擾。邱明嬌從圖書資訊管理角度說:「其實一個圖書館相對是個博物館,美術館是一個博物館,我們算是一個館中館,在美術館下的定位角色,不是那麼的核心,相對資源不是那麼多,因此在人力、物力有限資源下,要做一些人家可以感受得到的工作,同仁是滿辛苦的。」
 
在原有編制下成立兒童繪本區,國美館圖書資訊組同仁的用心,因民眾熱烈的參與而得到回饋。繪本區啟用至今已有三檔精采的主題展示,第一檔格林童話展,介紹格林兄弟收集民間故事,成為今日大眾耳熟能詳的格林童話集,屬於德國文學的古典繪本展示;第二檔安徒生童話展,適逢今年是安徒生誕生二百週年,並在時間點上配合四月份兒童節,推出安徒生自行創作的現代繪本展;第三檔「魔幻彩筆」英國插畫展,藉著國外插畫原作展出,讓民眾更清楚繪本創作的基本元素。兒童繪本區階段性推出各時期的繪本發展,無形中已引導民眾接觸那樣一個過程。
 
彩繪自己的天空
現代繪本最早是由英國發展起來,而英國也一直具有繪本的領導地位,許多繪本類大獎都以英國早期推動兒童文學的功臣來命名。接著,因二次世界大戰與印刷術的進步,繪本發展的重心才轉向美國,從此造就了許多傑出繪本作家,使得美國躍升繪本出版量最大的國家。亞洲方面以日本起步較早,也最為用心,內容以生活經驗與知識教導為主。
 
不同文化背景會產生各自的繪本風格,一般讀者很容易便感受到其中的差異。邱明嬌認為,日本繪本有較多生活面的人性關懷,並常用親切、細膩的表現手法,娓娓道出讓人感覺平淡卻動人的故事。台灣繪本經過這幾年的蓬勃發展,雖有不少人才投入,但與西方國家繪本相較,感覺台灣繪本中的圖畫各自獨立,圖畫與圖畫間缺乏彼此呼應,前後畫面串聯性似乎較弱,未來成長的空間還是很大。或許是台灣起步較晚,因此素材的使用也不若西方國家多元,西方繪本除了利用現成實物做為素材與許多立體作品外,版面構圖亦常跳脫習慣性視角,採用俯視、仰視等非邏輯性角度觀看世界,使人耳目一新又充滿驚奇。
 
目前,國內繪本在創作者及出版社共同努力下,出版的成績其實值得大家肯定,尤其民眾願意花錢購買,更是對繪本最具體的支持行動。但是,國內似乎缺乏培養插畫人才的專門學科,有心從事創作者亦必須擔心未來的出路問題。過去國內不乏優秀插畫人才,只是一直為國外代工生產動畫,缺乏屬於自己的原創性。邱明嬌充滿期待的說:「台灣已經過了代工階段,再過來要做創新與研發,才能夠跨到下個階段繼續往前走。」自創品牌不但可使繪本出路寬廣,後續的附加價值更是可觀,重要的是內涵要有台灣生命力在裡面,那是現今國內繪本最需突破的瓶頸。
 
我說故事你來聽
有人寫故事,也有人畫故事;有人畫故事,便有人說故事;當然有人說故事,就要邀請大家一起來聽故事。國美館兒童繪本區為配合魔幻彩筆英國插畫展,特別安排一系列的「說故事時間」不只有故事志工說各種趣味的故事,還推出繪本講座、英文說故事、讀書會、DIY動手做、與作家有約及故事劇場表演等活動。兒童繪本區活動承辦黃孟怡說:「繪本區成立前,去年貓頭鷹主題展就已辦了二十幾場的活動,我們為這個說故事辦了很多場義工培訓,請到各方面的老師來教導我們義工媽媽,怎麼去說故事、怎麼跟小朋友互動、怎麼運用說故事的技巧等等。」
 
什麼動機使人想要說故事與大眾分享?國美館導覽兼故事志工朱靜容表示,最主要還是繪本吸引人,她個人在學校擔任故事媽媽已有六年的時間,當知道國美館成立繪本區,想到第一個好處就是可以大量接觸又新、又多元的繪本,那是志工可以比人先享受到的好處,雖然也要有所付出,但那是個很快樂的付出。因安徒生童話展才加入導覽、故事志工行列的何美嬌說:「我本來就很喜歡看圖畫書,現又在美術系進修,可以進來看大量的免費圖畫書,尤其配合主題展就蠻有興趣,我覺得說故事給小朋友聽是個很大的樂趣。」
 
小朋友喜歡聽大人說故事,然而喜歡聽故事並不是小孩子的專利。朱靜容覺得,大人同樣很喜歡聽故事。有一次她在兒童繪本區說故事,發現幾個大人從樓梯走下來,便不由自主停下腳步,專心的在聽故事。故事志工一致表示,愛聽故事的對象也包括老人家、特殊教育兒童、安寧病房的患者與家屬,只要針對不同對象選擇適當的題材,繪本故事可以帶給人的功能,不光只是聽故事而已。
 
通常孩子無聊時要求家長說故事,家長總會在說故事過程教孩子認識一些國字。其實,若有好的引導技巧,說故事可以延伸出更多學習內容,並提高孩子閱讀興趣,家長想培養孩子的創意與想像力,繪本正是比較容易帶領孩子進入魔幻故事的工具。
 
具有說故事技巧能影響多少導讀效果,何美嬌表示說:「差別很大!以前只是針對故事性來敘述,圖畫上可能就是沒有,但事實上我覺得圖畫是很重要的一環,在這邊我除了引導小朋友文字、故事部分,也會引導他們看一些圖,看作者要表現的是什麼?像色彩、構圖、場景…,這些都可以講,跟以前與小朋友在家裡完全不同。」
 
朱靜容本身是台中說故事協會會員,受說故事訓練是承襲毛毛蟲基金會的體系。剛開始說故事是以不用書的方式,但她覺得單純只用文字敘述,還是沒有辦法把圖像表現得很好,所以後來她自己找到繪本,把以前經驗的技巧綜合起來說故事。她表示,說故事很大的收穫,是認識繪本的多元面貌,像是雕刻、拼貼、攝影……,她說:「以前美術教育好像比較呆板,老師會叫我們帶圖畫紙、水彩,就很呆板的畫畫,可是看到圖畫書的時候,才知道說『原來畫畫有那麼多的方法!很自由的!』從那個地方讓人得到很大的拓展。」
 
看誰在聽故事
許多人看其他國家繪本,會產生不同文化的刺激。有時我們視為很嚴重的事情,國外繪本輕鬆就把故事說完了!國內故事裡面往往都要給一個教訓,似乎非得有教育意味不可,但是國外繪本不會有那種感覺,反而給人更多思考空間,使人發現圖畫是個很棒的聯想管道。到底繪本有哪些創意思考的可能性,黃孟怡表示,根據她辦理活動一年來的觀察,不論是演講、書面或肢體語言活動,小朋友的創造力確實會提高,有更多的幻想與聯結。尤其發現小朋友會主動要筆跟紙來畫畫,並且常畫出令人驚歎的作品。
 
可能只是一條線,孩子就能變化出很多東西;聽到不同鳥叫聲,就能想像出鳥類的樣子。具有創造力與想像力,孩子自然會談出很多東西,雖然可能只是一條線、一個聲音、一灘水漬,他們都會幻化出所有可能的圖像。朱靜容認為,孩子對圖像的敏感度遠勝過成人,她舉例說:「小孩很會發現圖畫,他們說『有一隻老鼠從頭到尾都在那裡面偷東西,到最後藏在牠們家!』那是我都沒注意到的地方,結果就是小孩負責發現圖,我負責發現文字。」
 
時下正流行一種用道具說故事的方式,朱靜容表示,過去她受的訓練認為,使用道具說故事會有一種危險,因為可能把內容思考焦點轉移到表演或偶具上面,過程或許令人開心大笑,但故事過後便忘了內容要傳達的部分。也使用過道具的她說:「教具跟道具在意義上很不一樣,可是現在很多人使用道具說故事。我覺得道具比較是增強說故事媽媽的光芒,它最後就變成所有的焦點,可是不管是閱讀或說故事,應該要跟別人互動,而不是自己表演。」道具表演使台下的人大笑,台上的人感到成功與滿足。但是,教具的重要性在於使台下有所獲得,兩者之間是交流狀態,彼此都很重要,甚至台下的聽眾才是主角。
 
若問什麼書籍適合○至九十九歲閱讀?繪本應是極佳的選擇。繪本以魔幻彩筆畫出幽默的故事畫面,並隱含發人深省的處世哲理,你可以單純享受精采畫面的驚喜,也可以與孩子共享交流互動的樂趣;你可以做一個聽故事的人,當然,也可以選擇做一個講故事的人。(原文刊登於「百世教育雜誌」169期2005年10月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