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靜觀明原
  • 3375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美學飛進尋常百姓家

 沒有任何文字的繪本,讓一般人用看圖說故事的方式,結果能說出什麼樣的故事?答案是十個人有十個版本的故事,一百個人有一百個版本的故事,這種高度的可能性,正是繪本充滿趣味變化的地方。
 
繪畫是人類共通的語言
 當書只有圖、沒有文字,即跳脫了國界的囿限,非洲土著可以用他們的生活經驗、信仰、文化、習俗……來詮釋;紐約都會時尚男女可以用流行、快速、商業、人際互動……等角度去認知;東方國家有東方的解讀方式;西方國家有西方的分析評論,無數的閱讀看法與樂趣,自然而然的並存於同一繪本當中。
 
 十九世紀開始,繪本逐漸進入西方幼兒認知學習世界。經過一百多年的發展,繪本已成為世界性的學習「語言」,不僅是孩童成長的精神食糧,也是成人從簡易創作中獲得快樂、感動的一種生活記錄形式。
 
 中央大學兒童文學講師林真美認為,在創作場域中,藉由圖像與文字的巧妙結合,以達成傳遞感覺、思想、情感……的目的,正是「繪本」所以為「繪本」之處。這樣的形式特質,讓閱讀平添了趣味,也讓我們的美感觸鬚更為多元、豐富。從創作的角度來看,繪本的大小不受限制,也全無拘束,如此自由,亦即暗示繪本的發展充滿了無限可能。
 
 「繪本」顧名思義是繪圖加上文字的書,最早的歷史起源可追溯至史前人類洞穴壁畫,實際運用也有悠久的歷史,並且東西方皆然,如敦煌石窟中的「經變圖」,羅馬西斯汀教堂天花板上的「創世紀」,都是藝術價值極高的經典繪本。繪本開始是以版畫的型態運用在記錄、地圖、解說等方面,古早的繪本文多圖少,漸漸發展成為圖文並重,當進入兒童閱讀世界又變得圖多文少,近年繪本作家更朝無文字繪本創作,直接用世界性的「語言」與讀者分享與溝通。
 
風起雲湧說台灣繪本
 新莊社大林春華老師是台灣第一個繪本團體「圖畫書俱樂部」成員,據她表示,成立九年的「圖畫書俱樂部」每年固定舉辦聯展推廣繪本,約四十名的成員,每月還在台北長安西路「波西米亞人咖啡」輪流個展。他們以展出累積的經驗,不斷的透過教學培育,終於造就今日繪本開枝散葉的繁茂景象。
 
 談台灣繪本發展就一定會談到陳璐茜老師,她是首位將繪本技法從日本引進國內教學的人,現在各地的繪本教師幾乎都是她的徒子徒孫;另一位讓繪本興盛起來的關鍵人物,則是大量引進國外繪本到國內來的格林文化出版社總編輯郝廣才,在他們個別努力推動下,除了舉辦國際插畫展、國際書展設置繪本專區外,近十年來繪本團體如雨後春筍的成立,吸引各領域從事創作的人也越來越多。
 
 繪本在被出版之前,手工書是許多繪本的原始型態,而單幅插畫則是手工書的基礎呈現。由於繪本、手工書、插畫三者之間息息相關,因此相關領域工作者便成了繪本最佳推手。永和社大儲玉玲老師表示,陳璐茜老師剛把手工書帶進國內時,並不是那麼引人注意,她覺得近幾年造成風行,跟出版界大量出版圖畫書有關。她認為過去漢聲雜誌社、台英社等以套書方式銷售,阻礙了一般人看圖畫書、接觸繪本的機會,當林真美老師與遠流出版社合作推出非套裝回饋本,特別強調單行本的作法,對帶動繪本的流通功不可沒。另外,前教育部曾志朗部長任內推動兒童閱讀,造成圖畫書閱讀旋風,許多原本不是創作繪本的人,亦紛紛加入繪本創作行列。
 
 日本稱為えほん,在台灣我們叫作繪本,其實內容就是圖畫書。原來的本意是以圖為主,文字部分較少,主要提供學齡前孩童閱讀,因此裡面的圖呈現多種樣貌,讓孩童看圖就能認知與學習。後來不只是小孩愛看繪本,連成人都很喜歡,在日本的繪本書底,便可以看到特別標明○~99歲適讀的字樣。繪本不僅適合各年齡層閱讀,讀者看到的感覺也都不一樣。儲玉玲說:「繪本要給小朋友看,不需要特別強調什麼哲理、什麼意義,完全不需要,因為他會看到他想看到的東西,這就是繪本的魅力,每一個人看到繪本的詮釋,都會不一樣。」
 
 長鴻出版社執行主編陳德立表示,不管是任何人,都可以在沒有識字的情況下,看圖就能作自我的意義解釋,如國外有很多沒有對白文字的作品,現在國內也漸漸有人做這樣的嘗試。他覺得不同國度的人,可以在自己的文化背景下,用這種共通的語言去欣賞,正是目前圖文書風行的原因。其次,E世代文字咀嚼能力及耐性相較不足,圖文書興起以圖像替代文字的閱讀模式,使他們能吸收到一些東西,亦是繪本大受歡迎的因素。另外,讓漫畫作者跳進繪本領域的原因,大概跟幾米的成功有關,幾米首開先例把國內作品攻進日本市場,因此鼓勵更多人才轉戰繪本。
 
 一般認為插畫稱不上正統藝術,林春華認為需要加以澄清,事實上插畫的技巧很多元,什麼材料都可以運用,而且很人性化、很有故事性,可以把自己的生活全部帶入,它比一般的繪畫更好玩。插畫運用到手工書並不限定得是畫出來的圖,作者想用什麼材質、形式、質感或閱讀方式,以配合故事的內容展現,可能是照片、木板、剪貼、雕刻、圓形、三角形……甚至是立體造型,這是手工書與印刷型式最大的差異。
 
公民美學趴趴走
 民國九十四年文建會與社區大學全國促進會攜手推動「公民美學在社大」工作,八月廿一日在台北國際藝術村幽竹廳舉辦「繪本故事趴趴走」,正是四個系列活動之一。這系列活動由永和社大負責企劃執行,「繪本故事趴趴走」共匯集了永和社大、台南市社大、新莊社大、士林社大及北投社大等五所學校的繪本作品聯合展出。
 
 此次展出作品的取材極為貼近日常生活,我們發現藝術與美學正「飛入尋常百姓家」,並在民間形成一股熱力四射的美學運動。不管是哪種行業的大朋友,或各個學習階段的年輕朋友,都可以透過社區大學的繪本課程,啟發自己塵封已久的美術本能,讓隨手塗鴉的天性再度活化起來。
 
 人類的歷史是從有文字才開始,而記錄卻早在人類歷史之前。史前人類生活在洞窟遺留下來的壁畫,提供給我們的想像力與故事性,如今已成為全世界研究及思索生命的藝術瑰寶,這些史前壁畫堪稱是現代繪本的起源。文建會副主委吳錦發在「繪本故事趴趴走」開幕典禮致詞時表示,他以前在做田野調查工作,許多原住民老人家未受過教育、也不識字,但是可以發現他們的社區不可能沒有「畫」,尤其是在魯凱族或排灣族社區,家家戶戶門口都有屬於自己的畫,內容則多為房子主人的生命故事。除了生命故事,部落裡的社會階層也用畫巧妙呈現出來,現在我們用繪本說故事,其實原住民早在好幾千年前,就已經開始這樣的創作。
 
 文建會吳副主委說:「有位朋友在社區裡教六、七十歲以上的阿婆作畫,他們每禮拜有三、四天創作,而創作是他們最快樂的時間,他們都把自己的生命故事畫在畫布裡面,像是有人把轟炸機畫得特別大,記錄他在二次世界大戰的情形;另外一位阿婆把絲瓜畫得非常大,從瓜棚上一直碰到地面,吹牛說全村莊他的絲瓜種得最好,這些畫實際上蘊藏了無限的語言在裡面。現在台灣社區把房子蓋起來,把所有的美學都交給建築師,住在房子的人卻沒有參與社區『美』的部分,這樣反而離社區人文的本質越來越遠,社區大學與文建會一起推動繪本故事書,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一個老人家無法跟自己的孫子把故事講百遍、千遍,但是透過繪本,他們可以很輕易的把想法畫下來。吳錦發說:「我非常尊敬的大港口部落老頭目,時常吟唱一些很有意義的詩歌,比如『海邊的蘆葦越長越高,已經遮住海的地平線,我痀僂的身影走在蘆葦裡面,你也看不到我的身影,孩子你再不回來,你連我的腳印都找不到。』意思是年輕的阿美族流落在都市裡面,空有阿美族的血統,已經沒有那個文化,但是我要傳承給你們的東西很多,你們再不回來,連我的腳印都找不到了!像這樣的感嘆,在社區裡應該可以變成很好的繪本,甚至是雕刻。我認為社區運動最重要的東西,就是社區裡的美學都要大家來參與。」
 
社大就是要與你分享
 永和社大特別助理周怡萍表示,由曹瑞芝老師帶領的「繪本小舖」是一個發展成熟的社團,成員作品出版或參展都有很好的成績。由於繪本與親子的關係密切,各地區社大如經營得越好,就可以讓更多人從中得到幫助,因此特別邀集各社大參加聯展。她說:「我們並不想這個部分只有我們在做,我們希望這是個全國性的展覽,所以當初下至屏東、上至基隆都打過電話,只要他們願意參加繪本的展出、願意交流,具有親子教學經驗,在社區做過深入教學的活動,然後再展出他們的教學過程,這樣繪本才能深植到每一個人的心裡。」
 
 社區大學全國促進會北部辦公室主任高茹萍表示,全促會與文建會合作「公民美學」這個案子,就是希望提供一個平台,不管是繪本、文史工作或者座談,都能讓全國社大有展現跟交流的機會。」
 
 永和社大主任秘書周聖心表示,當回顧生命中甜美時光或深刻記憶,沉浸在那樣愉快創作經驗的時候,創作者會很樂於跟別人分享,她很好奇為何繪本透過社區大學的推廣,就能快速的在各社區進行,同時具有很豐碩的成果。這次參加聯展的作品有近一百本的繪本,而且每一繪本都有其獨特、獨創的精采故事,他們期望能把這種情緒,及生命記憶的溝通、表達方式,推廣到台灣的每一個角落。
 
 快速變化的現代社會讓人產生莫大壓力,而有些圖能使人有放鬆的作用。剛加入繪本創作不久的陳德立說:「每一個人都會畫,只要有手的人就會畫,畫是一種紓解壓力的方式,來到社大不管是做繪本、還是做圖畫的表現,我覺得都是很OK。」
 
 許多沒有美術基礎的繪本創作者,一段時間後會感到自己技法不足,於是再去學習插畫的繪圖技巧。對於畫得像不像、顏色好不好,「繪圖小舖」曹瑞芝常鼓勵學員的一句話:「你認為你的主角是什麼,就是什麼!」其實,每一個人心中都有自己的調色盤,只要自己覺得舒服就好;至於畫面的題材,不要畫你不會畫的東西,畫你會畫的部分也就可以。
 
一起用繪本寫日記
 透過繪本大家都可以表達出自己想講的話,這往往最令人感到心動。陳德立認為,在社大學習繪本創作,雖然每個人都是各自努力,但是只要有學員完成作品,便會激勵每個學員想趕緊完成創作的動機,他說:「那個感覺很棒!大家變成一個很好的互動,會感覺自己不是孤單的一個人,感覺真的很好。」
 
 台南社大紫喵「小水滴的ㄧㄣˋㄨˋ」採用拓印的方式創作,她用一些碎布拼貼出小水滴的封面,內容描述一顆小水滴的旅行過程,途中遇到白鷺鷥、魚、城裡污濁的水等等,最後化成雲與太陽快樂的過日子,內容隱含對環保議題的關心,卻是一個文字也沒有,但令人留下的印象,遠勝教條式的反覆宣導。
 
 有人問:「我不會畫圖,可不可以也來學做手工書?」繪本老師林春華說:「手工書跟一般出版品並不一樣,出版品著重商業性,手工書完全是抒發情緒的東西,今天高興很快速就可以做一本書,像捲軸書或八頁書。可能現在想到一件什麼事情,就很快的馬上完成一本書,甚至根本不需要用畫圖的方式,你只要隨性的塗鴉,加上你想要的照片之類,就可以做成一本很可愛的小書。」作為生活記錄的手工書,只要幾張孩子的生活照片,簡單的素材如成長照片、剪貼、塗鴉、孩子成績單……,把所有材料拼貼成故事性架構,最重要它是放入個人情感的記錄,它就能成為一本獨一無二的精緻手工書。
 
 手工書其實很容易親近,有人將全家出遊的照片集成一本,寫上一段段心情感言,配上親手製作的封面,就成了全家人的「幸福寫真集」;有人整理父親過去跑船事蹟,配上當時年輕的照片,便是一本很有意思的「大船環港」。更簡單點就是自己的生活雜記,不同於出版品既有的形式,同樣都能讓人看了以後發出會心一笑,產生好想趕快自己動手做一本的衝動,這正是手工書迷人的所在。
 
 用地圖、機票、地鐵票……等旅行資料做出來的記錄手工書,沒有任何手工繪圖算不算繪本?繪本老師的回答:「當然是!」只要有圖像在書裡頭,不管用什麼方式展現出來,都可以被視為繪本。陳德立站在編輯的角度說:「手工書是每個人都可以做的事情,如果要像幾米那像出書,才需考慮出版社要不要看,你的圖如何?大眾的接受度如何等市場問題。」
 
我思故我畫繪本
 什麼樣的人會為了一張圖或一塊布創作繪本,答案竟然是很多人都如此。一般人如何開始繪本的創作?已經出版多本圖畫書的創作者童嘉表示,有些人可能先想到一個畫面,然後由這個畫面前後延伸出來,她自己的經驗通常是先有一個簡單概念,然後把故事想完整了之後,再開始動手去畫。繪本作者以個人經驗表示,每個人製做繪本的方式都很不一樣,但用繪本傳遞情感、記錄生活的想法卻是完全一致。
 
 動手做一本書並不需要考慮太多。儲玉玲表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繪本只不過是用書來展現他們的故事。另外,有部分從生活中發掘某種想法或點子,並用原創的故事把它表現出來,像這樣的例子也是不少。繪本創作有極高的自由度,生活週遭任何隨手可得的素材,不管是報紙、月曆、碎布、雜誌、樹葉、光碟、手提袋、T恤、牛奶盒、馬克杯……,都可以拿來創作成為繪本。繪本作家一致表示,只要願意動手做做看,一定可以做得到。
 
 現在你已經知道什麼是「繪本」,或許你曾經讀過繪本,或甚至收藏一、兩本的繪本,永和社大「繪本小舖」邀請大家親手製作繪本,而且沒有任何年齡限制。已退休中文系教授周碧珊的繪本,用色鮮明、色彩豐富多變,她說自己接觸繪本的動機,剛開始只是想畫些童書留給孫子看,但當她的作品呈現在大家眼前,卻是令人感到萬分驚豔。
 
 大人、小孩都可以動手創作繪本,如果沒有創作的動力,也可以藉由欣賞繪本來認識同好。林真美表示,日本報導文學作家柳田邦男鼓勵現代成人要「三讀繪本」,其意為幼兒階段是當然的讀者,育兒階段是與孩子一同成長伴讀,以及在人生後半階段重新品味繪本故事。換句話說,不論老少,繪本都可以成為我們的終生伴侶,除了讓我們返老還童,也讓我們學習用不同角度去看世界。「只要有手就能夠畫」,在我們生活中充滿無數趣味題材,想為這些精采生活留下珍貴的記錄嗎?現在就動手創作屬於你自己的塗鴉精裝本吧!(原文刊登於「百世教育雜誌」169期2005年10月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