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靜觀明原
  • 33759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舞台燈光照不到的地方

表演藝術類的學生不論是音樂、舞蹈、影劇…,多數是因對表演感到興趣才去學習,以往社會價值是用就讀明星學校來肯定學科成績優異的學生,但無法否認的是每個人小時候都有表演特質,只由於學習過程中的各種因素而被埋沒,因此選讀表演科系的學生,大都是藝術性向濃厚、表演興趣特質明確,或認為藝術教學比體制教學活絡的學生。
大幕拉起之前
學習表演藝術的學生既然具備表演的特質與潛力,師生在教學上就容易有良好的共識,其中大部分音樂及舞蹈科學生過去曾有術科學習的經驗,戲劇科的學生則有些對演藝事業懷有夢想,有些對幕後工程如攝錄影、剪輯、化妝、燈光、音效…等感到興趣。
表演人才培育從早期師徒相授到成為正規教育,學校自然是背負了文化傳承的十字架。雖然政府為了保存傳統戲曲文化,特別設立戲曲藝術學校,但學習表演能否成為耀眼的明星,全憑個人的努力與耕耘。表演藝術科學生學科成績通常不如普通科的學生好,在目前升學制度下,若學科成績不如普通科學生,就算術科實力好,尋求升學的機會照樣出現排擠現象,這對表演藝術科學生未來的發展,無疑是極不利的影響。
「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各行各業皆有成功的卓越人士,表演藝術似乎也不該例外。表演藝術不是民生問題,是較高層次的文化表現,因此往往要在民生富足時才有蓬勃發展的可能,若在民生凋敝的環境底下,必然很難會有好的成績。台灣戲曲專校鄭榮興校長表示,政府之重視傳統戲曲這個文化區塊,那是要避免傳統文化因缺乏傳承而消失,但有了傳承工作以後,則讓戲曲表演於民間接受社會與時代的洗禮,並藉由市場需求和自我調整的機制,使傳統戲曲適應環境變遷「活」在當代,否則民眾最後只能到博物館去憑弔。
「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表演藝術人才需要長時間訓練及專業的培育,特別是培養傳統戲曲人才的學校,除了要有傳統的基礎,同時也要有創新發展的能力。不過國內並沒有完整的藝術表演人才制度,易與時代脫節的傳統藝術表演若得不到妥善的保護,最終將無聲無息的自然流失。環顧國內傳統表演戲團,現只有戲曲專校附設的國光國劇團、綜藝團及少數地方扶植團隊享有國家經費補助,其他藝術表演團隊若沒有任何企業的贊助,都只能各顯神通自謀生計。
傳統表演藝術需要扶植,眾多的現代表演藝術也一樣期盼社會大眾的眷顧,表演藝術能否有燦爛的未來,鄭榮興認為這是整體大環境的問題,而不是哪個單位應負起的責任。以目前的情形,傳統戲曲的演出空間越來越有限,但戲專訓練出來的學生除了傳統以外,還能適應時代脈動與潮流,從事許多相關領域的表演工作,事實上戲專就培養了無數主持、歌唱、戲劇、特技…等方面的表演人才。
舞台燈光亮晶晶
雖然國內有幾所成立表演藝術科系的大學院校,但國小、國中、高中公立的藝術類學校並不多見,且多數是屬於資優班、實驗班的形式,高中、職部分只有「中華藝術學校」及「華岡藝術學校」兩所私立的純藝術學校,唯一採十年一貫制的戲曲專校「國立台灣戲曲專科學校」則是由「國立復興劇藝實驗學校」與「國立國光藝術戲劇學校」於八十八年合併升格而成。
目前,戲曲專校設有京劇科(含豫劇)、傳統音樂科、綜藝舞蹈科、歌仔戲科、劇場藝術科、客家戲劇科等。招收的學生除劇場藝術科高中一年級入學外,其餘學生皆自國小五年級入學,接受國小兩年、國中三年、高中三年及專科兩年的戲曲養成教育。由於專科開放一半的名額給甄選考試入學,並非所有學生都能直升專科,因此有些學生會轉讀其他科系,另外也有其他科系的學生投身戲曲學習。戲專現有高中以下學生享有全額公費教育,專科部則比照國立專科學校收費,但校方還是提供了優渥的獎助學金。
學習表演藝術的學生在學、術科必須兼顧的情況下,付出的努力幾乎是普通學生的兩倍。戲專鄭校長表示,一般學校授課的時間為六到七個鐘頭,但戲專的學生卻長達十二個小時,課程上學科部分跟其他學校沒有兩樣,術科部分就比別人超出許多。因此,戲專畢業後升學相關科系的學生大有人在,鄭校長自豪的說:「學音樂的學生去考台灣藝大、台北藝大傳統音樂科,我們的術科比人家強,學科還可以,一去就過了!像體院就很喜歡我們綜藝舞蹈科的學生,而且原本去考體院的學生學科就都不是很強,我們的學生去了也都能勝任,基本功又都很強。」
中華藝術學校研發推廣中心執行長張志鵬表示,國內長久以來缺乏一貫的表演藝術人才培育計劃,在中國大陸則會由國家提供經費資助,當發掘到具有表演藝術資質的孩子,他可能不須擔心未來升學或就業發展的問題,所以國家可以從一群人中挑到很適合、很優秀的人才,相對培養後的藝術表現就會非常突出。張執行長說:「我們目前這樣的體制,要成就一個很好的藝術人才,有時候會覺得說,哇…!能出現幾個真的是很難得、很不容易,因為這個路的規劃並不是很順暢,也不能從小就發現他的天賦,逐層的培養他,讓先天的天分加後天的培養都很優秀,最後呈現出很精采的藝術成就。」
支持藝術表演團體存在的力量永遠來自觀眾,而民眾願不願意買票看戲則與文化教育有關。在國家兩廳院行政法人化之後,現有表演團體亦逐漸轉為財團法人型式,未來藝術表演人才的培育多元化發展必然成為趨勢。故有的傳統文化必須世代傳承,將來學習表演藝術的畢業生可在民間發展,政府文化單位則擔負起輔導的機制,如此國家的表演藝術文化,既可不斷傳承,也能持續發展。鄭榮興指出,台灣一年到頭有許多廟會,凡是廟會多少就有演戲、扮仙,早年廟裡酬神總會演出三、五天戲,但是現在廟會卻因各種理由不一定請戲酬神,以前生活娛樂項目較少,閒暇時大眾喜歡到廟口看戲,現在視聽娛樂多得令人眼花撩亂,廟會也改以電子花車、鋼管秀娛樂大眾,社會風氣與價值因此被扭曲改變,正因民眾缺乏欣賞表演藝術的基本涵養,在在突顯我國對文化藝術教育的不足。
工尺工尺鑼鼓點不停
當現代藝術表演團體四處尋求企業贊助時,年輕人覺得看不懂、聽不懂,與現代生活有些隔閡的傳統戲曲,能演出的機會更是大幅減少,劇團為求生存削價競爭,相對無法製作精緻好戲吸引觀眾,惡性循環的結果是劇團沒有了表演機會,看藝術表演人才站在縮水的舞台上演出,在政府無法短時間扭轉社會風氣、提升全民表演藝術欣賞水平時,我們不禁要問傳統戲曲的表演舞台在哪裡?
傳統戲曲種類繁多,京劇、豫劇、歌仔戲、客家戲、南北管、布袋戲、皮影、傀儡……,許多戲種現僅能在特殊場合得見,那些曝光量愈低的戲種,正意味其表演人才的落沒與凋零,即使有機會躍上檯面的劇團,也常是大眾熟悉的明星劇團。他們雖然有心於文化的傳承,但實際擁有的資源非常有限,除非有良好的行銷和包裝,加上有力人士的推薦背書,否則很難登上國家劇院的大舞台,成為民眾追逐的「流行文化」。
「舉香跟拜」是現今欣賞表演藝術的普遍現象,貧乏的文化素養遇上表演藝術,民眾只能以商品消費的心態來處理文化消費。哪個品牌夠響亮、達官名人都喜愛、能彰顯個人社會地位……,不管個人懂不懂得表演內涵,自然有一群附庸風雅的追隨者。反之,若是名不見經傳的廟口演出,就算台上使出渾身解數,台下看戲的觀眾恐怕只有小貓兩三隻。面對如此懸殊的對比,已經嫌小的傳統戲曲表演舞台是否會形成寡占局勢?鄭榮興樂觀的表示,全省宮廟無數,若平均每年演個三、五天戲,劇團可演出的機會就難以勝數了,只不過是有沒有人把欣賞的水平提升或整合。
劇團有沒有能力製作吸引人的精采戲碼,與表演人才素質高低都是影響演出機會的關鍵。民國四、五十年代,傳統內台戲紛紛轉型成為野台戲,戲曲表演人才出現後繼無人的情形,有些戲曲表演者選擇轉行,有些無力推陳出新只好持續唱著舊曲,尤其是內台戲到野台戲的巨大轉變,使得劇團經營日漸困難,劇團無法再像內台戲時一樣培養表演人才,之後唯有麥寮拱樂社歌劇團及電視歌仔戲團以補習班或訓練班的方式培養出不少新秀。
現實環境裡傳統戲曲表演者逐漸老殘凋零,現代藝術學校培養出來的學生卻並非沒有亮相的舞台,而是要看自己願不願意投身其中。以傳統歌仔戲為例,有些劇團還靠著五、六十歲以上的老演員支撐;或有劇團遇到公演人手不足時,請企管科、資訊科的學生一起跑龍套;即使如明華園那樣的大型家族劇團,也有不少戲專畢業的學生參與演出。鄭榮興認為,傳統戲曲目前仍有許多的表演機會,只是劇團如何站在文化與藝術的層次上,去搭建自己閃亮的舞台。
即使不在傳統劇團發展,戲曲人才還是有很寬廣的發展空間,螢幕上經常可見劇校出身的演藝人員亮麗的演出,走向幕後工作的相關人員也很多,另外像社區大學擔任表演課程教師、開設舞蹈教室或活動主持人等,展現表演才華的空間似乎無限寬廣,但根據戲專歌仔戲科畢業的同學表示,由於表演工作並不是很穩定,已經轉行從事常態工作的同學比比皆是,現在只剩下約三分之一還從事表演相關工作。
傳統表演藝術不是沒有舞台,但是「上台靠機會」,且需要觀眾的喜愛與認同,想讓傳統戲曲表演走進現代人的生活,可以透過校園巡迴的方式爭取年輕人的認同,用創新的戲碼及特有的身段引起學生的興趣,讓學生發現原來傳統戲曲是那麼的絢爛,藉由解說及推廣認識、熟悉、了解、喜歡之後,將來就可能成為傳統戲曲表演的欣賞人口。張志鵬分析傳統戲曲的發展環境說:「傳統戲曲如作一點改變迎合社會潮流,也許老一輩不見得是很能接受這樣的改變,但固守在那裡跟觀眾的距離越來越遠,傳統戲曲的空間真的會越來越小。」
說學逗唱上台亮相
大家都說「敢秀才會紅」,要秀出自己獨特的一面,才能在表演舞台上佔有一席之地。張志鵬表示,學習表演藝術的學生並不是每個都很外向,有些內向的學生是因為對表演藝術感興趣才學,剛開始學習上台表演的時候,外向的學生敢秀、大膽,比較取勝,內向的學生由於較為放不開,因此相形失色,不過學習一段時間之後,內向的學生或許學到一些表演技巧,在舞台上也同樣可以讓自己很盡情的釋放出來,雖然私底下還是一個內向的學生,但是舞台上呈現的一切,才是評斷表演藝術好壞的一個標準。
屏風表演班李國修基本上也是一個內向的人,而且還是一個悲觀的人,但他在舞台上是那麼充滿活力,一個悲觀的人演喜劇,竟可以讓台下的觀眾笑到流淚,或許是悲觀的人要引起對他人好笑的事本來就比較嚴格,樂觀的人隨便講兩句話就笑得嘻嘻哈哈,所以他對喜劇的要求都比較高。當然學生想走表演藝術這一行,必須把握能夠秀的機會,包含所有能讓外界看見個人才華的機會,否則縱有一身好武藝,千里馬遇不上伯樂終究是徒勞無功。
張志鵬對立志學習表演的學生說:「平時要增強自己的實力,可能機會來的時候一下就冒出頭,可是也不要好高騖遠,認為自己要成明星,就不腳踏實地去充實自己。當一個演藝人員應該具備更多的才華,越多才華對表演工作應該是越好的。表演工作者對人基本態度都是關懷的,去關心人所發生的事情,將來成為一個表演者,才會有比較豐富的生命內在,比較不會感覺很膚淺。」鄭榮興則建議,在學生時代一定要把基礎打好,其次是一定要把握機會。他說:「我相信每一個人活在世上都會有機會,很少人是沒有機會的,機會有老師給、朋友給,但看你怎麼把握、怎麼表現。有些人很快就紅,就是把握到機會,好好的把才華展現出來,並很快的溶入那個環境。」
不管傳統還是現代,努力做到最好就可能成功。劇校畢業的吳興國未必是最優秀的學生,但是他個人把所學跟舞蹈相結合,站在別人沒發掘的領域努力耕耘,最終成為享譽國際的表演藝術家。就算是堅持傳統路線,照樣能走出寬廣的表演之路,如唐文華、魏海敏、王海玲、劉同貴…等,他們一直秉持傳統文化的精緻美感,同樣成為家喻戶曉的戲曲名家。
幕後撿場誰來擔任
    文化保存是條長遠的路,落實保存則需仰賴完善的文化政策,戲曲人才培育除了公費補助,最重要的還是學成後就業的問題。有些學者認為,政府文化單位執行的人員不夠專業,往往編列的經費不是花在刀口上,做了一堆事情,卻感受不到該產生的效用,傳統戲曲看似有傳承,但看不出效果在哪裡?戲曲文化看似保存,卻也不知保存了什麼東西,如果只空有文物收藏,而看不到演出內容,那麼保存的意義何在?
從教學推廣的角度,表演藝術的學生需要有實際展演經驗,學生從製作一齣舞台劇、舞展、音樂展…幕前、幕後的準備工作,到實際上場與觀眾面對面互動,包含行銷、宣傳都是整體教育的過程,實際展演對學生不只是一個歷練的經驗,同時也是驗收學習的成果。然而學生的創作展、畢業展不僅不賣票,還要自付服裝、道具、場租、宣傳等費用,這對表演藝術發展無疑是一項沉重的壓力,藝術學校在艱難的經營環境下,期望政府加強重視藝術表演人才的培養,可以提供學生更多公開展演與經費補助的機會。
學習表演藝術的學生選擇繼續升學或就業,對藝術表演人才發展環境貧瘠的南部,更是他們學習過程中難解的習題。中華藝術學校吳梅嵩校長表示,想學表演藝術的人都是有興趣、有性向、有天分、有潛能的學生,表演藝術所包含的音樂、舞蹈、戲劇、劇場…都整合在藝術學校當中,可是當前教育政策出現的問題是各地都有資優藝能班,這些資優班享有藝術教育的資源,學生畢業後卻不一定往藝術的方向發展,吳校長打抱不平的說:「照道理講,接受前階段的栽培,就應該繼續往這條路走,但是他如果考上公立學校、明星中學等,就馬上改變唸普通科系,無形中在前面階段,因資優班名額有限,有興趣的人反而擠不進去。」
學習核心課程是表演藝術教育面臨的另一個問題,對藝術性向與數理性向的學生要求同樣的數學成績,吳梅嵩認為那是一種齊頭式的不合理要求。避免有心學習表演藝術的學生受到僵化教育制度影響,經過研究終於達成台灣戲曲專校、中華藝術學校、華岡藝術學校可以不受課程規劃的限制。雖然課程彈性自主,表演藝術人才的培養較不受政策侷限,中華藝校吳校長說:「說實在我還想繼續爭取,就是讓這些小孩子,將來在考試方面或其他方面,有個特殊管道可以來支持。」
既有的教育政策很難更動,加上資優生家長要的不是藝術教育,而是充沛的教學資源,因此制定新政策時便不願碰觸這種惹人嫌的議題。同樣的,文化單位找許多專家為文化政策背書,卻常因不具備表演藝術實務,而常成為表演工作者批評詬病的對象。更有甚者,與政府關係良好的學者、專家,可能一方面擔任政府諮詢的對象,一方面各自忙著承攬政府文化工程,在這種自顧不暇的情況下,誰還有空站出來替藝術表演說話?最後只見藝術戲劇學校每年培養一批藝術表演人才,至於畢業以後到民間發展的情形如何,只能任憑個人造化了。
掌聲中下台鞠躬
政府經常花大錢推動文化保存,卻很多時候讓表演工作者感到是曇花一現,究竟藝術表演能不能跟現代生活建立起普遍關係?能不能發揮文化的影響力?都是藝術表演向下延續的重要課題。以傳統戲曲表演與現代人的關係,或許大眾存有戲曲是上了年紀才會去欣賞的藝術,但事實上國內多數布袋戲後援會成員是七、八年級生,歌仔戲fans成立的寶貝家族也都是年輕世代,尤其中年事業有成的人因緬懷過去,更是吹起一股懷舊復古風,紛紛走進劇院欣賞戲曲表演。
欣賞藝術表演不應是有錢有閑才做的消費,藝術表演人才希望演出時座無虛席,演出後獲得觀眾的滿堂喝采,因此演出前用心的準備,加上一次又一次的演練,目的就是等待觀眾的到來。但有時候用了很多心思及氣力,並且發傳單、上電台宣傳,真正走進劇場的觀眾卻寥寥無幾。張志鵬指出,我們的民眾沒有從小就讓藝術、文化與生活結合在一起,當藝術與生活分得太開時,變成有些人從來不曾走進劇院或文化中心,安靜的坐下來欣賞一場藝術表演,而是覺得待在家裡看看電視就可以了。
要讓表演藝術成為民眾生活的一環,這是一個有文化使命政府應該做的工作,如何使大眾真正懂得欣賞表演藝術,學者認為應落實校園推廣工作,培養中、小學生對表演藝術的興趣,從校園巡演中增加文化的接觸機會,雖這如同鋪設下水道工程不易引人注目,但對基礎文化素養的扎根絕對有重大影響。單點式大型活動就像放煙火,亮麗耀眼卻極為短暫,片段的時空裡大眾是看見了,放完煙火之後,要如何延續熱情?才是藝術表演人才下一步想要走的路。(原文刊登於「百世教育雜誌」167期2005年8月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