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靜觀明原
  • 33759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捨文言 棄中文 未來何去何從

教育部計畫於九十五學年度開始實施高中國文科暫行綱要,國文授課時數將由每周五節減為四節,文言文平均比例由六五%調降為四五%,另外中國文化基本教材則由必修改為選修。許多憂心國文教育的藝文界人士組成「搶救國文教育聯盟」發表共同聲明,呼籲教育部能暫停實施這項錯誤的政策,他們認為在政治因素考量下,這樣的教育政策無疑只是迎合「去中國化」的政治目的。

 

廿一世紀中文的重要性

 

從國際趨勢來看,顯然中文在廿一世紀將會暴紅。過去半個世紀,台灣一直是中文學習的推廣中心,相反的,大陸則如火如荼進行「去中國化」的文化大革命,現在大眾常見的「去中國化」一詞,大陸應該稱得上是創始鼻祖。中山大學余光中教授表示,馬列思想根本上是外國的東西,中共立國以後所興起的各種運動,到文化大革命可說是最高潮,其對中國文化的影響等於是在「去中國化」,中國的倫理道德、尊師重道及慎終追遠等傳統思想,在文革期間皆一概遭到無情的破壞。

 

當年,台灣位居全球中文教育的領導地位,許多優秀的中文名作家都出自台灣。大陸因各項條件不佳,並與美國等西方國家呈敵對關係,所以世界各國想學中文的人士都會到台灣來,比如台灣師範大學就設有國語教學中心。曾前後兩次至美國任教,余光中對美國人學習中文的情形頗有經驗,他指出近十年來世界局勢叵測,大陸經濟快速發展,社會逐漸富裕,大陸挾其經濟力量與各國互動愈來愈頻繁,加上冷戰結束、蘇聯解體,大陸於世界的地位提升,並且與美國的關係大幅改善,帶動了中國文化對西方人的吸引力,因此,造成近年西方人蜂擁至大陸學中文的熱潮,原居中文學習主導地位的台灣,雖仍有不少外籍人士前來學習,但比例上已嚴重下降。

 

目前,到大陸學習中文的潮流風靡全球,光是去年就有六萬五千人到大陸學習中文,卻只有七千多名外籍學生選擇來到台灣,可見將來到大陸的外籍學生會越來越多。由於中文學習的發展大陸領先台灣,書寫簡體字又相較容易,海外華人使用簡體字的情形亦日漸盛行。雖然正體字是正宗中華文化的載體,悠久的中華文化必需靠這種語文來傳承,但是學習起來,簡體字無疑是筆劃少、容易認、容易寫,余光中說:「一個字多種用途,是長處也是短處,一個字可以幾用是靈活,可是要分門別類講得細膩又是一種缺點。像我的『余』字是有『餘』不盡的簡寫,大陸人寫信給我,也有人還原成正體字,這種誤解與困擾,也是一種缺點。」

 

簡體字不僅造成字意的謬誤,也形成文化的破壞。余光中表示,多數書法家因簡體字缺乏對稱美感,而不喜歡寫簡體字,以致影響傳統文化的傳承。而台灣因意識形態及本土化的關係,目前閩南語、客家話都成了學校鄉土教學的主軸;另外,還有為了與國際接軌的英文學習熱席捲全台,這種後有方言,前有英文的情形,都得花很多精力去學習,中間這塊中華文化賴以傳承的中文,相對的注意力必定會減少,若還有政治力的介入,中文勢必更形削弱,其後果是中華文化將無法與英語文化相抗衡。文化內涵跟語言兩者的波道要同時保持才能與英文周旋,中文在廿一世紀的重要性,即是藉由中文的流傳廣布,達到中華文化的發揚與創新。

 

從「刺秦王」看國內中文隱憂

 

現在,中國大陸有十三億人口,任何一個正式的集會場合,所使用的語言都是普通話,余光中舉他到四川大學講學的例子說,他四川話講得很好,想用四川話對學生演講,但四川大學說學校有一半的學生來自各省,許多都聽不懂四川話,最後還是請他用普通話演講。因此,他認為在大陸並不是哪一種方言就壟斷一切,普通話早已行之多年,溝通上很方便也不強調為國語,各地都願意把方言擺在一旁,而共同來學普通話。反觀國內各級教育,學生中文素質普遍有衰退的現象,二○○五年國中基測就因余光中的「刺秦王」究竟是文言文,還是新詩的問題引發學界軒然大波,學生無法分辨新詩的語法,不了解歷史的典故,在在突顯學生中文學習上的隱憂。

 

余光中表示,他所寫的詩約有一千首左右,其中也有很淺顯的白話詩,比如他寫小女兒夏天穿著木屐在巷子裡走來走去的景況—「踢踢踏」,就是很白話的詩句,「踢踢踏/踏踏踢/給我一雙小木屐/讓我把童年敲敲醒/像用笨笨的小樂器/從巷頭/到巷底/踢力踏拉/踏拉踢力」。這首詩不僅饒富童趣,並被譜上曲成為傳唱一時的校園民歌。他也曾為屏東海生館寫過「推開玻璃門」一詩,「你知道山高不及海深嗎/你知道地廣不及海闊嗎/海藻的草原,水族的牧場/波下的風景無窮無盡/你想做人魚來窺探隱秘嗎/浪花的玻璃門一推就開了/向陸地請個假/下來吧,來海底」。這些都是為小朋友量身訂作的白話詩,用語極為淺顯易懂。但是,「刺秦王」這首詩是取材自史記的歷史事件,詩中詞句出現古代的稱呼多與文言有關係,因此,是一首較為文雅的現代詩。余光中說:「學生說這是文言文,是裡面有文言文的成份,不過主要還是白話文的基調。」

 

學生的中文能力不佳,是社會大眾普遍的看法,但要不要學文言文,各界意見卻也極為分歧,支持學生要學文言文的余光中強調,「搶救國文教育聯盟」並不是要增加文言文的比例,而是教育部要將文言文的比例降低,並且一降就是百分之廿,聯盟的訴求是希望能維持原來的比例,而不是外界誤解的提高比例。其次,文章若避免選讀深奧、冷僻的文言文,文言文一樣是很容易讀,許多古典詩詞都不是那麼文言,但精簡的句子卻對學生語文能力大有幫助。

 

即使是文言文,句子的使用也分為多種層次。中文的發展自文言文到白話文,過程出現了小說這種過渡性的文體,余光中表示,像三國演義就是很淺的文言,另外如西遊記、水滸傳、儒林外史、聊齋誌異…等等,都代表不同層次的文言,這些古典小說的語言都是介於文言與白話之間。他說:「讀儒林外史好幾句話都沒有出現一個『的』字,可見古人不用『的、了、嗎、耶』一樣能講話,仍然很通順,是不是需要這麼多囉唆的『的、了、嗎、耶』,這個問題是真正有學問的人才能想得清楚,並不是把文、白對立起來,一刀兩切那麼簡單的問題。」

 

古典小說用不同層次銜接文言、白話兩種文體,但別以為我們今日慣用的白話裡全無文言,事實上文言的身影處處可見,如簡單扼要、對仗鏗鏘的成語,即是文言去蕪存菁留傳至今的精粹,凡是學過中文的人,每天都會脫口說出一串的成語,這些成語多半是文言沉澱下來,只是轉化成另一個身分,現在依然留在白話的主流裡面。同樣一句話,「不要隨便胡來」與「不可兒戲」兩相比較,文言顯得簡練、工整、還有美感,因此文言在白話文中是很難完全排除掉的。

 

能我手寫我口就好了嗎?

 

雖然我們平時經常使用文言而不自知,但對中文的學習態度,從中文能力低落便可窺見當中的警訊。最淺顯的例子就是錯別字越來越多,當諧音字多到一定程度,將會混淆視聽、以訛傳訛;另外是成語的誤用,類似「媽媽把家裡面打掃得『一絲不掛』。」類似的例子不勝枚舉。針對這種現況余光中說:「語言影響思想,你不這樣說,就不這樣想,你說得草率,就想得馬虎,語言精緻的人,思想也跟著精緻。我們的思想是不能脫離語言的,等到思想含混了之後,心智就有問題了!」由此可知,語言造句慢慢的惡化,對思想文化傳承是件很嚴重的傷害。

 

或許不是每個人都能出口成章,但也不該是出口成「髒」。余光中認為,「得隴望蜀」、「四面楚歌」這類語出典故的成語非一般人皆能了解,但許多常見的成語若都不會運用的話,那語言必定顯得囉唆。所以報章上的文章,每隔一小段會出現一兩句成語,文章自然變得緊湊一點,老練、鏗鏘的文章才比較有變化,如果把成語統統拿掉,文章便會索然無味。

 

自五四以降,「我手寫我口」已成為創作白話文學的基本原則,但這果真是一個正確、洽當的方法嗎?余光中斬釘截鐵的說:「這是不可能的!」他舉自己到各大學演講,學生把整理好的演講記錄給他看,結果發現自己說的話還是比文章囉唆許多,他說:「就算學者之口,也不如學者之手,還是有距離的。我寫過的文章,如果把成語及文言句法有關的詞藻拿掉,那作品一定變得鬆懈、冗贅、沒有文采。」

 

「我手寫我口」雖是寫白話文的方式之一,卻不是最好的方法。余光中建議,寫好文章要從模仿著手,多讀好文章、好的詩,所謂熟能生巧,如能掌握文章的基礎,然後就能夠變化。他進一步強調要見賢思齊,尤其是「取法乎上,僅得其中;取法乎中,僅得其下。」讀文章當然要讀千百年來經過淘汰的經典之作,不過現代白話文佳作,也是可以臨摹學習的對象。

 

該思考的中文認知態度

 

文言文因不是生活中可以經常接觸到,並且需要有老師的指導,因此,余光中認為國文課本的文言文比例應該要高一點。當然文言文不只是為了理解才學習,在文化層次上,要把文化內涵落實到生活層面,其中文言經典著作有許多為人處世的思想義理,是放諸百世皆準的道理,皆值得我們學習與保留。所以,不管是論語、孟子或老子、莊子的哲學,都帶給現代人極大的啟示,不管是半部論語治天下,還是西方企業爭相從孫子兵法中擷取企業行銷管理的智慧,東西方那麼多人向古籍經典中借火,其中必然有超越時代的功用和價值。

 

國內中文學習除了有文言文跟白話文的問題,另外還有國語及台語的意識形態之爭,這種壁壘分明的特殊情形,在全球掀起中文學習的熱潮中,顯得十分弔詭,這些正是提倡台語的人士及政府當局必須思考的問題。余光中表示,當我們離開台灣,就沒人會稱那是台語,而是會被稱為閩南語、河洛話,如住在福建省漳州或泉州的人,會認為他們說的是漳州話、泉州話、閩南話,卻不會自稱是台語。

 

一個有趣的現象是台語保有豐富的中原古音,在「去中國化」的意識形態下,反過來卻是「鞏中國化」,因為台語擁有的古老文言成份太多,這些問題研究台語的專家都能證明。國、台語要如何在現實環境裡取得平衡,余光中認為要因時、因地制宜,某些正式的場合講國語可示尊重,某些面對鄉親的場合講台語倍覺親切,要說什麼話應該是順其自然,而不要對立。

 

面對世界各國競爭激烈的中文學習版圖,過去台灣在大陸文革期間的主導權如今已經喪失,如果教育當局忽視風起雲湧的中文學習熱潮,台灣擁有的中文優勢將快速滑落。余光中表示,台灣新聞寫作曾經大幅影響香港、南洋等華人地區;台灣作家的著作也都極受華人地區讀者喜愛;時至今日,台灣人與大陸人兩相比較,也還能給人留下較文雅的印象,這正是我們的優勢。

 

如果得等到失去後才要珍惜,為什麼不在擁有時就好好珍惜?目前各國湧現的中文學習熱當然不是短暫現象,因為世界經濟未來的主戰場已經具體呈現,國內老生常談的世界接軌、全球競爭力,未來能不能有所作為?中文學習該不該置身事外,我們似乎得好好思考一番。(原文刊登於「百世教育雜誌」16620057月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