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靜觀明原
  • 339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全球學中文 搶進大宅門

全球中文學習正如火如荼的進行,除歐美國家學習人口大幅增加,亞洲各國亦不遑多讓,過去韓國學習中文的學生如鳳毛麟角,現今則是一夕暴增;另外如越南中文系的學生,在越南就業市場簡直供不應求,學生往往還沒畢業,就已被企業預約一空;其他像泰國、馬來西亞等國,中文系同樣是炙手可熱,很多人都趕著學中文,學生對中文也非常有興趣,據當地教授表示,學生大都覺得,學中文未來會很有前途。

 

中文學習熱浪來襲

 

現實世界向「錢」看齊競爭激烈,各國看到中國這塊經濟大餅,人人皆想捷足先登。然而一旦進入中國,不管從事經濟、政治、外交等各方面活動的人才,許多機會都須使用到中文,未來中文必將成為強勢語言,若是晚人一步學會中文,市場商機就不知流失多少,根據經濟學家預測,到二○四一年中國經濟將超越美國,成為世界第一經濟強權,就因這種經濟趨勢催化,各國正掀起一股中文學習熱潮。

 

過去中國大陸是個封閉國家,開放以後即積極開展對外關係,經濟發展非常迅速,加上國家大、市場大,經濟實力雄厚自然無庸置疑,尤其生活費用比台灣還低。大陸因有這些先天優勢,近年吸引成千上萬外籍人士到大陸學習中文,明顯的例子如韓國以前學中文是到台灣,現則多數跑往北京、上海。

 

其實,中文教學在台灣起源甚早,半個世紀前,財團法人中華語文研習所(Taipei language Institute,簡稱TLI)成立第一所民間漢語教學機構,創辦人何景賢偕同「台灣基督教外籍傳教士協會」以「基督教語文學院」名義在台北設校教學中文(國、台、客語),一九五八年改名為「台北語文學院」,一九七五年原外籍傳教士董事功成身退,由華籍學術菁英張建邦、陳履安、謝孟雄、何景賢等重組「中華語文研習所」,繼續推動對外漢語教育。近年TLI更將教學領域延伸海外,除在北京設立對外漢語培訓中心,並在東京、上海、天津、深圳、蘇州、紐約、舊金山等城市設立分校。

 

同樣成立於一九五六年的「國立台灣師範大學國語教學中心」,是大學院校中歷史最悠久的國語教學中心。創始人是當時台灣師範大學人文學院院長梁實秋,開辦之初只有美國、日本及韓國十二位學生,四十八年來,學生人數成長了一百一十六倍。目前,每學季(三個月)約有一千四百位來自世界各國的學生,其中不乏知名外交人員或傑出人士,如駐華使節、國際銀行董事、大學教授等等。未來「師大國語教學中心」計畫成立對外漢語學院,並增設e-learning及境外國語教學分校。

 

教老外學中文

 

第一套中文學習教材是由語言學泰斗趙元任向先總統  蔣公推薦,由教育部邀請TLI創辦人何景賢編製,於一九七三年完成一套分初、中、高三級的「中國語文」,加上教師指引共十二冊。其後,一九七九年應美國東西岸四十所著名大學,四十三名中文系教授推薦,希望台灣能為美國大學編製一套專屬的中文學習教材,因此TLI兩度派員隨「葉公超五人小組訪問團」訪美,並於一九八一年完成全套含教師手冊共十二冊的「中國語文─美國大學版」。

 

一九八八年,TLI又接受行政院僑委會委託,執行編撰中英文對照版的「兒童華語」讀本,內容包含課本、教師手冊及作業簿各十二冊,完稿後僑委會以彩色印製,大量分發至海外僑校,廣受各地僑界的讚譽。何景賢表示,國內外編撰中文教材,忽略了中文對學習者而言是「外語」的認知,所以常造成學習效果不佳的情形。他認為中文教材要以應用會話為主,並採取輕薄短小的課程內容,那比較能為學習者帶來學習成就感,因此他強調必須以外文教材的理念,編輯中文學習教材。

 

大陸封閉的年代,台灣於海內外中文教學發展極為蓬勃,除了教材的編撰,並於蔣經國總統任中國青年反共救國團主任期間,即開辦「海外青年暑期返國研習營」,期間TLI教師編寫過許多融入中華文化、倫理及民族意識的生活趣味性會話讀本。研習營參加人數從第一期的一百人,逐漸增加到六百人,十五年裡共讓僑居海外六千多名華裔青少年,在中華文化薰陶下輕鬆學華語,也開啟了海外華語的學習風氣。

 

各國學中文的成效若單以會話來論,美國有高效率的教學方法,透過密集學習能有不錯成績。但是語言學習必須同時了解該國文化,東方國家如日本、韓國都有漢字,甚至連越南在內,有些生活用語發音與中文都很接近,所以他們學習中文有其相似性,對中華文化也比較熟悉。

 

來自美國的吳馬太原本完全不會中文,英文姓氏的音與「吳」相近,牧師幫他取了個聖經中的名字,到台灣只有四個月,就已經能用簡單的中文跟人交談。問他最喜歡台灣什麼?他幽默的回答說:「最喜歡在師大學中文。」

 

印度藉的馬諾基中文學了兩年,接觸過正體及簡體中文,目前中文說得頗為流利,他申請到教育部的語文獎學金,不必邊學習、邊打工,覺得在這裡生活沒壓力,可以專心的看書和學中文。問他對正簡中文的看法,馬諾基說:「正體中文很有意思,每個字都有歷史,很像一個圖案,可以了解中國的文化,因為那是由圖寫出來的,你一看正體字就能知道是什麼意思,可是簡體字太簡單了,有時候你無法了解字的意思,一定要看正體才能了解是什麼意思,那個文化都在正體裡面。」正體保有圖像的感覺,能夠讓人了解文字背後的意義,簡體字由於簡化或替代,無法藉由文字本身了解深刻的內涵,所以馬諾基認為學正體字還是比較有用,只是筆劃較多。

 

傑利不曾學過中文,十個月前從斐濟共和國到台灣,現在除了中文說得好,也能把自己的名字寫得很端正,問他為何想要學中文,得到的回答是因自己的政府需要他會中文,所以他才有機會開始學中文,現在領取教育部獎學金到台灣來,未來還要再到大陸學簡體中文。

 

外籍學生沒到台灣以前,對陌生的台灣充滿恐懼,來了以後卻很希望繼續留在台灣,因此四處申請學校博、碩士班的獎學金。「師大國語教學中心」宋之菡表示,我們有很多的優點,因為台灣很小,外交空間受到打壓,沒有辦法讓世界各國的人認識台灣,當外籍學生到我們這裡學中文,對各方面來說都是加分,無論是外交、觀光、旅遊、探視、住宿…等等,都能讓更多人了解台灣,同時可帶動經濟的附加效應,政府如加強推廣經營,華語這個領域還是大有可為。

 

兩岸中文優勢比一比

 

全球興起華語熱,相較於大陸積極推廣簡體字,我們擁有的優勢便是使用正體字。站在國語教育的角度宋之菡說:「我們會告訴他們,你使用正體,可以看到更早以前中國歷史的東西,因為簡體看不到,而且如果你先學簡體再碰正體,正體必須重新學,可是如果先學正體,猜都猜得出那個簡體字是什麼。」其實,台灣的優勢還包括生活素質較高,民主、自由、多元…更是大陸所不及,儘管大陸的學費、食宿、各項消費都比台灣便宜,不少外籍學生還是選擇到台灣學中文。

 

外籍學生願意到台灣的原因,其一可能是宗教問題需要作禮拜,而在台灣隨時都可以上禮拜堂,大陸則是宗教不自由;其次是衛生問題;另外是仇視對立問題,例如之前大陸各地爆發仇日抗議活動,那段期間到台灣學中文的日籍學生人數,就突然明顯的增加。

 

師範大學國文系主任王開府表示,因為政府強調台灣主體或本土化,而把華語教育視為大陸要發展的工作,以致將這個與世界接軌的領域拱手讓人。他樂觀的說:「其實,台灣的優勢在於我們學正體字,有人說簡體字比較好認,寫起來比較便利,可是未來的趨勢可能相反,因為簡體字簡化了以後,反而在閱讀方面有時不好辨認,不像正體字每個字清清楚楚。尤其我們現在使用電腦,簡體字筆劃少,要選的字多,正體字筆劃多,打幾個鍵就是那個字,不須特定的選字。」

 

師大目前正積極招收外籍學生,未來並計畫爭取成立對外漢語系,甚至培養外籍學生成為中文師資,讓他們可以回國後成為華語教師。另外,僑教也很值得政府重視,如華僑子弟能到台灣接受中文師資訓練,當回到僑居地就可以成為推展中文教育的種子。早年政府非常重視僑校,曾協助各地僑校辦理中文教育,華僑對台灣也都很有向心力,可是最近這方面似乎沒有開展,反而萎縮。

 

置身事外的中文角力戰

 

政府推動華語學習是台灣過去的優勢,如果我們忽略既有優勢,當全世界都開始重視中文,我們反而忽略退守沒有新的開展,在這個領域等於沒有我們的空間。因為藉著語文的學習,世界可以認識台灣這個國家,並進而跟台灣發展關係,這部分如果我們棄守了,其他國家就很難透過語言認識台灣或建立各方面的關係。王開府表示,這點政府應該加強拓展海外及國際的華語教學,特別是正體中文。由於大陸致力推行簡體字,正體中文反成了我們最大的特色,想深入了解中華文化的外籍人士,也是得先學習正體字,才能直接閱讀古典文學及中國哲學思想著作。

 

台灣有中文學習內涵及環境品質上的優勢,但政府推廣華語的積極度則有待加強,目前國內各大學設立的語言中心共有十七個,而大陸教中文的學校卻多達兩百個。大陸為推廣漢語特別成立「國家對外漢語教學領導小組辦公室」,近年積極搶攻中文教育市場,不僅於大陸各地成立漢語學院,專門招收外籍學生,給予四年的漢語教育,甚至是研究所程度的訓練。去年十一月,大陸在韓國首爾成立全球第一所「孔子學院」,未來計畫在全球陸續設立一百所「孔子學院」,大陸當局不只看到中文教育的商機,也企圖把文化和意識形態一起輸出。雖然台灣政府提供外籍學生獎學金,一年期加三個月期總共一一五個名額,但那畢竟是少數,如何讓更多外籍學生願意到台灣學中文,政府還得用心好好著力經營。

 

早在一九九二年,中共國家教育委員會便已頒布「中國漢語水平考試辦法」,將HSK漢語水平考試(Hanyu Shuiping Kaoshi)統一由官方辦理,隨著「中國熱」的興起,HSK考試儼然成為全球漢語鑑定界的「中文托福」。目前,台灣中文能力檢定尚無統一版本,王開府認為,考試帶動學習,如果國內能盡快制定中文檢定考試版本,並與高普考等國文科考試結合,從教育系統逐步推動中文檢定,未來再進一步推動到國際,大陸發展簡體版漢語水平考試,我們則可以開發正體版中文檢定考試,這在語言學習上是很有賣點的區隔。

 

正體中文的未來角色

 

二○○五年美國大學理事會決定開放高中開設大學的中文先修課程(APAdvanced Placement),只要通過考試即可抵免大學學分,暗自較勁的正簡中文教學,戰火正式延燒到國外。日前美國大學理事會宣布高中中文教學將採正簡體字並行,國內中文教學機構紛紛把觸角伸向國外,「師大國語教學中心」自七十四年起即承辦教育部「華文教師輸出計畫」,代為培訓派赴國外任教的華文儲備師資,現在則爭取在AP計畫中搶佔先機。

 

我們經常在媒體上看到兩岸中文以「繁體字」、「簡體字」來區隔,但學術界卻有不同的看法。王開府認為,「繁體字」給人一種不便利的感覺,其實不該用「繁」跟「簡」來劃分,我們使用的是傳統中文,應該稱為「正體字」以正本清源,「繁體字」有負面的感覺,易混淆視聽,「正體字」才是正確的用法。過去我們說「繁體字」,現在看來並沒有那麼難,學「正體字」用上下文就能了解「簡體字」,但學「簡體字」卻不容易看懂「正體字」。「正體字」除具有閱讀上容易辨認、電腦輸入可以減少選字,在推展傳統文化上也是極佳的工具。

 

商品行銷強調產品的特殊性,正體中文與簡體中文最大區隔即在豐富的思想內涵,廿一世紀台灣應彰顯正體中文在文化學習上的優點,以吸引各國菁英學習正體中文,王開府認為,其實不必太排斥簡體字,正體字當中原就有許多簡體字,只要合乎使用習慣,不是簡化得沒有道理,為什麼不可以使用簡體字,像我們平時也會摻雜使用英文一樣,簡體字不是洪水猛獸,正簡體字的使用是比例多少的問題,而非以意識形態來看待。他說:「中文的運用必須是正簡體字交融,常用的字我們可以採納一些,就像日本人採用很多漢字,結果他們也沒有變成中國人,並不是因為使用漢字國家就被統一了!」

 

正簡體字只有融通才有發展,如果一昧的堅持壁壘分明,外籍人士想學中文就會思考到底該學正體?還是該學簡體?王開府表示,政府可以專為外籍人士編撰中文學習教材,並且若站在吸引外籍學習者的立場思考,甚至須考慮採用漢語拼音法,畢竟注音符號拼音只有我們在使用,外籍人士辛辛苦苦學了以後到其他地方無用武之地,中文對他們而言是第二外國語言,如果學的拼音方法其他地方用不到,相形之下就會降低他們來台學習中文的意願。

 

TLI何景賢持相同的看法表示,倉頡造字本來就是如此,不該用「繁」來表示。他說:「英文complex character老外一聽當然不要,當然要simplified,正體字我用original,用complex character是醜化我們,應該是原體字與簡化字。」學習中文的外籍人士質疑,正體中文與簡體中文差異在哪裡?這個問題就像英語和美語的關係。何景賢說:「英語和美語通不通?通!有沒有小差異?文字上有小差異!但這不影響大局,只是枝葉的問題,樹幹、樹根是沒有問題的。」

 

時代的變化是一種趨勢,語言詞彙的簡化也不僅發生在中文,英文也是如此。既然正體、簡體不是問題,在台灣學中文或到大陸學中文,若不分是與非,國語、普通話就應該融通並進。(原文刊登於「百世教育雜誌」16620057月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