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靜觀明原
  • 339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甄選面試考驗臨場反應

 對多數學生來說,甄選入學面試是他們人生中第一次的正式面試,為了在面試過程有漂亮的演出,同學們皆積極投入這次的面試準備,他們花費大量的時間與精力製作個人備審資料、自傳及小論文,並參加學校特別為他們舉辦的模擬面試,但是最後成績如何,可說一試見真章,當同學踏出考場,對自己的臨場表現多已心裡有數。

 
上台較量,報上名來!
 

 參加台灣大學面試,自認喜歡大自然的屏東高中許盈展表示,從小自己就愛爬山、愛看花花草草,寒假期間亦曾到森林遊樂區擔任志工,因此甄選入學推薦部分選了台大園藝系,另外又個人申請台大森林系,選擇這兩個科系全因個人興趣。

 與許盈展同班的徐立衡個人申請了台大園藝系,他表示個人的興趣可以概括成生物領域,園藝系也算是生物研究的一環,但真正讓他選擇園藝系的原因,其實是學校一位台大園藝系 畢業的 老師給他的影響,他心虛的說,園藝並不是從小就有強烈的興趣,由於學測成績符合資格,加上學校老師的鼓勵,經過對學系的了解後,才因此決定報考。

 就讀屏東女中的陳佳筠,有活潑的個性並曾擔任班上康樂及風紀股長,屬於動靜皆宜的搞笑型學生,她報名的學校眾多,包含六甲、清大、交大、中山、成大、政大的外文系,平時喜歡聽英語歌曲及看外國影片,而她選擇外文系的理由竟是因為喜歡足球,想以流利的外語能力更了解足球運動,算是這年頭另類的選擇方式。

 常被同學推出去當擋箭牌,頗有領導氣質的陳珮如,歷任過正、副班長,喜歡主動代表他人發言,主要休閒運動是打籃球,對美式文化頗感興趣,她報考的方向明確單一,只選擇參加推薦甄選彰師大英文系。

 張嘉靜似乎較勇於自我挑戰,雖然生性害羞不擅表達,平常除了喜歡唱歌、聽音樂,一向安分守己的她,可能是受到其他家人學習戲劇的影響,因此個人報名台大與台藝大兩校的戲劇系,而推薦報名的彰師大企管系卻不是特定想考的科系;同時,她還報考台北師大公民與教育系,屬於多元報考的學生。

 
蓄勢待發  背水一戰
 

 沒有三兩三,怎敢上梁山?考場如戰場,沒有充分的準備只能陪考當炮灰,因此參加面試之前,即使是臨陣磨槍,也得磨到光芒耀眼。許盈展收到學測成績,知道可能被學校推薦參加甄選,便立即著手把高中三年來參加過的活動簡章、照片全部集中到一個袋子裡面,然後依學校社團、校外活動、學習過程等進行分類,接著就開始製作備審資料;正式通知面試之後,並參加學校的模擬面試。許同學認為模擬面試最大的功用是讓自己安心,因為自我介紹或抽問的問題,都不見得切中面試教授想要的答案,他說:「學校是給我們一個安心,但是正式要參加面試,自己的臨場反應也是滿重要的。」

 備審資料的準備有學校輔導,基本上每個學生大同小異,模擬面試與實際應試卻有極大落差,因為臨場反應在面試過程中有著重要影響力,學生要如何應付突如其來的考驗,許盈展表示,如果面試教授提了一個自己不知該如何回答的問題,臨場反應就是要能轉個角度去思考和表達,那反而 能讓 教授了解自己的思考方式。

 面試測驗的基本專業知識必須提早準備,如報考經濟系的同學,可能要說明何謂「金磚四國」?報考園藝系,則要能回答「京都議定書」規範的是「二氧化碳」還是「臭氧」?但真正分出高下的關鍵,還是學生的口語表達能力。為此,學生在加強表達能力上無不各出奇招,有學生將模擬面試的過程,用錄音機錄下反覆聆聽,以便揣摩面試教授想要的答法,並同時修正自己的表達方式;也有學生回家對著鏡子不斷的自我演練,其目的都是希望在面試時,能自然流暢的應答。

 同樣都必須以英文全程應試,同班又坐在隔壁的陳佳筠與陳珮如,她們的英文口語表達能力更形重要,所以平時只要逮到機會,她們就會使用英文交談;其次是參加模擬面試接受考驗。陳佳筠表示,為應付面試需求,學校英 文 老師除幫忙寫推薦函、提供英文自傳的修飾,並建議她到補習班加強英語會話,以快速提升口語表達能力。再者,持續收聽英文廣播、上網查看系所資料,也都是她考前努力準備的功課。

 對一般高中生而言,面試的確是很大的挑戰,覺得可運用一些策略的徐立衡說:「我們要想教授會根據備審資料問你問題,所以在製作備審資料的時候,一定是要準備自己很能夠答,而且是能答得很漂亮的東西。」現場提供個人履歷也是策略運用的方法之一,當教授手上有學生的履歷,往往會參考裡面的內容提出問題,這時小小的一張履歷就具有引導教授提問的功能,既然教授的問題是自己十分熟悉的內容,當然就能遊刃有餘的好好表現。

 
平常心笑看面試
 

 甄選面試對多數學生來說是人生第一次正式面試,首次上舞台初試啼聲不免令人感到焦慮,這時各方的協助與加持,便是他們增加勇氣與信心的最大力量。徐立衡表示,如果與國外同年級的學生比較,國內的學生沒有什麼可以練習口語表達的機會,除了多參加演講比賽,也可以利用社團與人接觸的機會,增加自己發言表達的能力。徐同學認為,面對群眾講話,一開始會覺得是一種壓力、一種害怕,但久了就成為一種自然,把握在大眾面前開口講話的機會,就是很好的練習。

 平時積極主動尋找機會練習口語表達,是厚植實力的基礎,學校舉辦模擬面試,則是測驗表達能力的指標,學生可以藉此培養面對陌生人的經驗;有些學生覺得模擬面試只是讓人更為緊張害怕,但多數學生皆認為很有幫助。陳珮如充滿自信的說:「經過大風大浪後就都不怕了。」雖然,學校印製豐富的歷屆試題及備審資料備忘錄,甚至在心理層面提供學生個別輔導,但同學們還是很希望能與已就讀的學長聯絡,或邀請他們回學校作經驗傳承及提供意見,那麼心理上會更為紮實。

 面試需要學校提供協助的部分,除了基本準備項目之外,陳佳筠認為班上的導師也很重要,像經驗豐富的導師,會用積極的態度提供同學意見或諮詢對象,同學心理上比較不會慌,若有個依循的方向,他們的心底就比較安定。

 等待面試的過程讓人感到無限漫長,尤其看到其他面試同學個個胸有成竹,更是令人心生恐懼。徐立衡發現都市的學生與鄉下的學生在成熟度上有極大的差異,表達能力也優異許多,他舉同場面試的一位北一女同學,不僅主動與他交談,而且其說話的態度,如同認識多年的朋友一樣自然,這令他感到非常的詫異,為何同年紀的學生,應答能力卻是如此不同。

 等待面試的心情起浮不定,長時間的等待卻使人厭倦疲乏。許盈展表示,他參加園藝系面試等了三個鐘頭,從一開始很緊張,到最後麻痺掉沒有了感覺;參加森林系面試前則與學長交換過意見,心裡有個底,因此安心不少。真正令他不安的部分,是害怕在強敵環伺下失去面試機會,為了平撫恐懼的情緒,看書成了他最佳的鎮定良方。

 保持一顆平常心也是避免情緒不安的妙方,徐立衡利用正常作息來達到維持平靜的心情,他認為生活越平常,心情就越自然,情緒也就不會那麼緊繃;另外若有熟人陪同應考,親友團能發揮分散注意力及安定情緒的作用,同樣可以緩和患得患失的心情。即使個人作好日常情緒的調適,現場氣氛還是容易使人陷入緊張的氛圍,徐同學就因看到試場其他同學準備的豐富資料而膽顫心驚,他覺得沒事還是閉目養神比較好。

 模擬面試就已經很緊張,張嘉靜覺得自己表現不佳,根本不知道要說什麼,只能硬著頭皮答完模擬面試,這個經驗讓她感到非常的挫折。當參加正式面試,等待時腦筋只有一片空白,過程同樣是令她緊張得不知所云,她說:「很後悔為什麼沒有事先準備好自我介紹的內容,因為教授就是問我這一題。」

 緊張不能幫忙考生提升應答能力,反而是刪除了腦中所有的資料記憶,如何對治緊張的情緒?陳珮如採取與自己對話的方式緩和情緒,即使內心充滿害怕,也要強作鎮定,裝出一副泰山崩於前面不改色的神情,並不斷默默的告訴自己,甄選沒上榜還有七月指考,這不過是人生的一個小階段,教授怎麼問,自己就隨機應變。

 習慣嘻笑的個性也許有助於化解不安的情緒,陳佳筠表示,她的情緒是比較不會感到緊張,但當她覺得緊張時就會想要笑,也許是想用笑來掩飾不安,就算腦海一片空白,也還是能蹦出一兩句話,重點就是一定要笑,而不是去擔心考試的結果,反正都要上考場了,再緊張也都沒有什麼用。

 
當妙問遇上妙答
 

 經過漫長的等待,終於輪到正式上場,所有的準備功夫似乎全留在試場外面,幸好面試的教授從不按牌理出牌。許盈展形容園藝系面試教授坐成一個ㄇ字型,考生與面試教授相距甚遠,需要大聲回答才能聽得清楚,他沒被要求簡述自傳,而是從推薦函中詢問一些普通問題,感覺上像在確認與推薦老師間的熟悉程度,專業問題則詢問未來從系上畢業後的展望。森林系面試雖分為兩個試場,但問題與平時準備頗為接近,比如要回答三個說服教授錄取他的理由,及對「京都議定書」的看法,正因考前已有充分準備,回答起來格外得心應手。

 不同試場的安排讓考生產生不同的感受,徐立衡幾乎是與面試教授面對面的交談,被大會審的感覺相對減輕許多,他被詢問的仍是基本及專業性題目,那原本都在預料之中,但面試教授可能是看了履歷上的中級英檢資格,突然要求用英文方式問答,他覺得頓時手足無措,回答得並不是那麼漂亮。

 緊張到不行的去參加台大戲劇系面試,看她緊張兮兮的面試教授問張嘉靜為何選讀戲劇系,並請她自我介紹和從備審資料中提出一些問題,感覺上一點都不難,可是她依然無法自然順暢的應答,張同學說:「面試就不過是如此,也不知道自己為何要那麼的緊張?」

 參加面試的同學表示,基本上自我介紹會先說明自己的家庭背景、個性與興趣,以及選系動機與加強專業知識的方式…等等,介紹時並用謙虛的態度,表達自己想要用心學習的渴望。但是各路英雄進到考場,都想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現出來,即使過程中對答如流,最後能否獲得面試教授的青睞,任誰也沒有把握。有些學生因此會特別察言觀色,謹 慎回答 教授的每個提問,如發現教授們表情凝重、眉頭深鎖,就趕緊轉移話題;若是笑顏逐開,當然趁勝追擊再下一城。尤其面試的時間極為短暫,好好把握時間充分表達,是面試時比較務實的作法。

 對於自己的臨場表現,學生總希望好、還要再好,尤其擔心發生當場「凸槌」的情形。許盈展笑著表示,在森林系面試時,可能是受到前一天園藝系面試的影響,說著說著便說到園藝去,在尷尬之餘趕緊把話題轉回森林系,事後心中只能充滿萬分遺憾。

 徐立衡覺得表現不佳是受了其他同學的影響,北部的同學準備了三大本彩色資料,愈看愈是緊張,其實那些資料對當天的面試並非必要,當時只是庸人自擾,造成不必要的壓力,他懊惱的說:「當天我最大的敗筆,就是在等待時看到他的東西,我覺得面試那天表現不是很好,我沒有把自信表現出來。」

 張嘉靜一面試完就很後悔,只給自己打了不及格的五十九分,她覺得過程中一直沒有笑容,即便學校在考前有替同學加強美姿美儀訓練,但實際進了試場仍是面無表情,一點笑容都沒有。對於面試時的自信心,南部學生都提到城鄉差距的問題,南部學生覺得北部學生臨場表達能力較強,自信心可以毫不保留的自然展現,而他們似乎很難做到這一點。

 
一回生  二回熟
 

 面試的機會只有一次,臨場表現是勝負的關鍵,許多人認為如果重新作答,一定可以答得更好!參加英文面試的陳佳筠說:「有時候緊張造成想講什麼就會脫口而出,畢竟不像是中文。」陳珮如也表示,緊張會使她語無倫次,不斷重複說同樣的句子。面試真正的考驗,正是那第一次的回答,考場外無壓力的情況下,即使能表達的再完美,畢竟木已成舟,也是無濟於事。

 對人生第一次的正式面試,同學們大多留下深刻的印象,雖然面試過程緊張萬分,卻有同學很喜愛當時的感覺,他們了解這或許是生平第一次面試,但絕對不會是最後一次,因此都抱著學習的心態應考,過程中有些面試教授還會當場提示或指導,也增加不少人生經驗的學習。尤其見識到其他同學的準備功夫,同樣的時間內,竟能有不凡的穩定表現,真是大大開了眼界,這可說是他們參加面試的最大收穫。

 透過面試能讓不少同學清楚確定自己喜歡的科系。許盈展表示,如能順利進入感興趣的科系就讀,未來需要再準備哪些功課會比較容易,因為面談中部分教授已將不足的地方提點出來。另外,同學也感受到多元入學的優點,如有些學生學測成績優異,但就是不擅於表達,因此不參加甄選入學,而選擇參加指定科目考試;相對表達能力較好的學生,就偏向選擇甄選入學。徐立衡認為,同學要考量自己的能力,下定決心選擇對自己有利的入學方式,避免三心二意,造成顧此失彼。

 陳佳筠覺得甄選入學只要面試就好,而不需要送備審資料,她舉清大教授的話說:「其他學校都會要求英檢的成績,那只是增加負擔,他們要的是可以吸收的學生,不是懂多少的學生。」然而,準備資料的過程,還是讓她學習到很多事情,雖然是很累,但對以後上大學,會有滿大的幫助,並有一種提早出社會的感覺。

 經歷這次甄選面試的同學表示,想要成功秀出自己還是要有充分的準備,面試問題不能分主要或次要,更不能覺得能夠應答而輕忽,不管未來要面對升學還是就業的面試,以自信展現勢在必得的決心,自有一股莫名的力量讓人成功上壘。(原文刊登於「百世教育雜誌」16420055月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