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吹動的風

關於部落格
靜觀明原
  • 3261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海外放光皮影薪傳─許福助

 皮影戲——中國式的傳統電影,俗稱「皮猴戲」。復興閣皮影戲劇團團長許福助,三十歲開始學習皮影戲,累積近四十年的演出經驗,終於在民國九十四年榮獲第十二屆全球中華文化藝術薪傳獎地方戲劇獎。雖然,許福助直到四十九歲才開始學唱歌,但是,卻贏得了包括十八座冠軍盃在內的八十餘座歌唱獎盃。職場生涯中曾獲頒優良職業車駕駛人榮譽證的許團長表示,歌喉是父母生成,不是學習或教導可得,即使他期望「復興閣」能由後代子孫永遠流傳下去,同時他也用樂天知命的態度說:「寸氣存在千般用,一見無常萬事休。」在此,我們則看見許福助那生命豁達的另一面。
學習皮影三十年
 演出足跡遍及歐美、日本、東南亞……世界各國,復興閣皮影戲劇團是全台唯一維持師徒傳承的皮影戲團,由於繼承的成員多為許家成員,因此也被譽為「許家班」。現任團長許福助表示,自己的上一輩並非戲團背景,五哥許福能十八歲跟隨「新興皮戲團」創團藝師張命首學習皮影戲,並且娶了張命首之女張月倩為妻。當許福能接掌戲團之後,皮影戲團便改名登記為「復興閣」。

 許福助在家九個兄弟姊妹中排行老么,十一歲時父親過世,當時與尚未結婚的五、六哥同住,至十七、八歲,他到糖廠擔任農場工人,廿一歲進入唐榮鐵工廠,隨後考取駕駛執照。開過五、六年的大卡車,漸漸覺得日以繼夜的工作環境,實非長久之計,正想找一份穩定的工作,恰巧遇上建台水泥公司招考司機,他很順利的成為廠長座車駕駛,等工作一切就緒後,三十歲時正式跟著兄長學習皮影戲。

 與年紀相差十四歲的兄長學習皮影戲,過程十分與眾不同。許福能先把皮影戲的潮州調錄在卡帶上,再把唱詞的內容抄寫給許福助,許福助就如此聽著錄音、看著歌詞學唱潮州調。心想兄長的皮影戲技藝成就非凡,但生了三個全是女孩,日後若沒人繼續傳承將十分可惜,因此許福助運用開車的空檔學習唱曲,經過一段時間之後,接著並學習皮影戲偶的雕刻,而當時五哥即已賦予他未來接掌戲團的使命。

 五哥許福能演出經驗豐富,皮影戲劇目「上四本」——《蔡伯喈》、《蘇雲》、《割股》、《白鶯歌》精通,曾任國立藝術學院兼任講師,及獲得教育部頒發的民族藝術薪傳獎,生平除了致力於皮影戲的推廣外,亦屢次受邀至全省及歐美各國巡迴演出。許福助自嘆學不齊許福能的曲調,他自謙的說:「那真是一件困難的事。」

 民國八十六年建台水泥公司退休之前,許福助一直擔任兄長許福能的助演,其時間長達二、三十年,退休隔年他參與法國亞維濃藝術節的演出,回國後即接手主演工作,並於民國九十年正式接任團長重責。廿六年次屬牛,天秤座的許團長自認,自己的個性像牛一步一腳印般踏實,雖然擔任兄長的助演長達數十年,卻沒有急於躍上主演舞台的想法,歷經三十年的默默耕耘,從沒人發現他用鴨子划水的方式學習皮影戲唱曲,及利用晚上、假日時間學習皮偶的雕刻製作。

熟能生巧 慣者為師
 許福助站上主演位置已經六十多歲,他表示演藝人員好不容易經營起來的舞台,通常比較難割捨主演這個位置,往往是要演到不能再演了,才願意下台放棄,許團長語氣堅定的說:「在我想,我會放!我不趕快培養人不行,等到我不能演了,接手的人一下就能學得起來?難道有那麼簡單嗎?」現在,許團長已經著手培養自己的三兒子,正積極準備把「復興閣」的光影延續下去。

 傳統戲劇無人傳承,最終勢必自然消失,因此必須儘快讓下一代有出頭的機會,新生代若有成就,「復興閣」就能繼續興盛;如果接不上手,相對就可能沉寂下去與越來越差。許福助正努力讓劇團的名聲保持不墜,他表示自己沒有丟兄長的臉,「復興閣」由許福能建立起國內外的知名度,但是他接手後同樣贏得大眾的認同,目前在既有的基礎上,國內外邀約演出的場次絡繹不絕,自己跑過的國家不比兄長許福能少,不但對得起已故的兄長,也對曾是教自己吹嗩吶的師公都有交代。

 年少曾學吹嗩吶,因覺得可能無法營生而放棄,繞了一圈輾轉又回到傳統表演藝術的行列。許福助說:「我有三支香下田府老爺的爐,沒有讓兄長失望的是,我也獲得了地方戲曲薪傳獎,如果沒有打拼、沒有資料,要怎樣去拿那個薪傳獎!」語氣中許團長流露出要為自己爭一口氣的決心;但是在台北偶戲館、屏東科技大學、縣文化局……等,北中南十三地的授課過程中,許多碩士、校長、老師身分的學生稱呼他為老師,總令他難為情的無法應答。他總是謙遜的跟台下學生說,自己只是師祖講的「慣者為師」,因習慣在戲棚裡,熟能生巧而已。

 三支香下爐拜過田府老爺,皮影戲的功夫得重頭學起。印象中最苦楚的事情,首推雕刻皮偶時不小心刻斷線條,因此每到下午三、四點鐘,看不見刀鋒就不敢再繼續雕刻下去,一旦失手戳斷線條,不只自己可惜痛入心扉,要是經常戳斷線條,師父也會不留情的賞以棒槌。許福助表示,兄長把期望全都寄託在他身上,因此對他特別嚴格,不過他也認為,不兇的老師教不出好學生。

 學習的過程一點一滴都須按照規矩來,皮偶的操作也不例外。師傅要求皮偶的動作必須像「人」一樣,尤其文戲皮偶的表演要求更高,男性得抬頭挺胸,女性則要稍微彎腰表現羞澀,身體動作細膩的仿若真人;最難表現的武戲動作,是一手拿著皮偶做「跳腳」,另一手則拿皮馬做動作,左右兩隻手必須同時做不同的表演。雖然那要花很多時間學習,但許老師毫不自誇的說:「藝術的事情絕對都學得起來,只看你肯不肯用心去練,但是你如果懶得把藝術練出來,你常常也都不會,要把偶的步數練出來,你一定要專心去練。」

嚴師出高徒
 師父怎麼教導,徒弟就怎麼學習,性格不同的師父,就有不同的指導方式,許福助認為師公的教學比較仁慈,其兄長師父對他的要求就嚴厲許多。至於該用什麼方式教導下一代,他說:「古早以前用嚴格的方式教學,現在的孩子看你能不能對他們兇,對他們太兇的話,青少年乾脆就不來學了!過去是因為有心要學皮影戲,老師對我們兇,為了他的藝術,我們還是忍耐,如果這不來學就無法成功,現在的少年人,比較不會感受到那種感覺。」

 雖然以前的師父教學要求嚴厲,但還是會盡心盡力傳授個人的獨門技巧。許老師描述他練習刻偶遇到困難處,請兄長指導技巧時,兄長就會用很兇的態度說:「都學那麼久了,連這個都不會刻,刀拿來,這就是看平了,刀拿穩,用心的刻下去。」過去的時代,即使是會罵人的師父,仍然是一邊示範、一邊仔細的解說,現今的孩子不能打、不能罵,學生不想學,不要說老師不敢要求,只怕老師早已心灰意冷不想多教。

 現代人不好學、也不好教,往往學習態度不夠踏實,看似簡單的皮偶操作,若沒有經過反覆的練習,當操偶棒拿在手上,絕對無法讓戲偶如真人一般活靈活現。許福助表示,有些人懶得練習操作技巧,平時要求練習時說已經會了,但實際上就是操作不來,經常需要在旁跟著提醒,並一再的給予指導。

 另外,年輕人經常是嘻嘻哈哈,比較不懂得應對進退禮節,往往不知分際該如何得體拿捏。許老師舉例說:「好比劇團要到國外演出,需要聘請一位對傳統藝術、外語皆通的領隊,但年輕人認為只要找旅行社就可以了,他們不了解自己的身分是傳統藝人,劇團出國就是代表國家到外國進行文化交流,又不是出國觀光,應該要找藝術學者擔任領隊才是。」許福助告誡年輕一輩,每到國外就有文化局或文化團體來接機,那是觀光團不可能會有的禮遇,因此,到國外要特別注意人與人之間的尊重,即使平日已經喧譁慣了,在公共場合一定要小聲交談,尊重別人也尊重自己。

善盡一份社會責任
 當然年輕人也非一無可取,過去的觀念保守,現在的觀念開放,老一輩習於穩健經營,但不見得就能成功,年輕人大膽創新,成功的例子也是不少,甚至成就超越上一輩,許福助認為都有可取之處,只要是好的觀念與做法,都是大眾學習的對象。

 對於做人做事的信念,他堅持一定要帶好自己的小孩。許老師表示,人的一生如何艱苦奮鬥都無所謂,重要的是晚輩一定要堂堂正正的為人,那麼晚年的日子就會比較好過,如果晚輩不學好,甚至為非作歹,當自己年老了還要為層出不窮的問題奔波,那就真是老來悽慘,會很辛苦!

 許福助秉持以和氣為貴的人生觀與人相處,凡事皆往好處著想,說他人的好話。對於貧苦弱勢的人,則經常伸出自己溫暖的雙手,與慈善會的同事配合給予即時幫助,他引證嚴法師的話說:「四處修行是為了到西方排列,這個人不是菩薩。人必須替他人著想,當有人快餓死了,你有錢就拿一些給他,不要讓他餓死;當有人在雪中受風寒,你送他一些火炭,不要讓他凍死,這樣的人才是菩薩。」

 許多人感謝許老師的幫忙,他表示不敢接受感謝,要感謝,感謝社會上還有那麼一股熱氣,不過是有人在風雪之中,他去張羅一些火炭來讓對方溫暖。做這些社會公益能得到什麼?許老師感天謝地的說:「我得到全家大小都平安,等到那天我要回去的時候,不要讓我爬床摳蓆,讓我或坐或躺的回去,我的要求就是這樣而已。這不是為了能賺大錢,是以救人為目的,有力量幫助人,盡量幫助人。」

為傳統戲劇添「才」
 傳統戲劇內涵表現在忠孝節義的故事情節上,就算是神怪異變的故事,也同樣是在述說做人做事的道理。許福助覺得「李哪吒鬧東海」中,哪吒大鬧東海龍宮闖下大禍,但面對問題時敢作敢當,不拖累父母的精神,對時下毫無擔當的年輕人很具教育意義。

 「真武收妖」講述北極玄天上帝成道的故事,傳說劉真武從一個殺業深重的屠夫,到深深懺悔痛改前非,甚至為了成佛,願意犧牲性命剖肚洗腸來淨化自己,這種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精神,足以鼓勵一時犯錯的人,重新思考人生的方向。

 當許老師講到「華光找母——南遊記」時,眼中閃耀著對孝道的感動,他說:「華光十六年才找到母親,母親也說十六年才找到兒子,真的很感動,每次演到這裡我的眼框都會泛紅。」劇中華光為了尋母歷盡險阻,最後終於與失散的母親重逢,華光母子連心與找尋親人的決心,實在值得急功近利的現代人好好省思。

 傳統文化藝術要靠代代相傳才能延續生命,許福助表示,只要有人肯學,他絕對不留後步的傾囊相授。目前,許老師受邀指導各個學校與社團,他表示藝術表演須要受到尊重,對於優秀的表演人才,政府應該給予基本保障,這樣才會有人願意投入其中,並繼續為傳統文化技藝加火添柴。(原文刊登於「百世教育雜誌」170期2005年11月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